海荒文學網 > 重生七零再高嫁 > 第437章 這就是個明局

何蘇看著縮在沙發上麻桿兒似的女孩,眼底閃過厭惡:“我像她那么大的時候,早就是文工團的臺柱子了,而且都找機會嫁給她爸爸,有了向東了!”

她拿手狠狠地戳榮朝北的頭:“你看看她想什么樣子,長得也不好看,還沒遺傳到我的舞蹈天賦,一個舞蹈生,腳背都壓得不好看,身材比例也不好!”

何蘇越說越氣,美麗的臉孔都有點扭曲:“一天到晚唯唯諾諾的,哪一點像我!你看看她那不聰明的廢物樣子,幫不到我一點,怪不得她爸不喜歡她!我跟你說,你的哥哥只有向東一個,他還被榮昭南害得前途都沒了!你清楚不清楚!”

榮朝北嚇得縮在一起,瑟瑟發抖,眼淚巴巴。

徐秘書趕緊把何蘇給哄走了,趕緊把門關上。

榮朝北一整個細細瘦瘦瑟縮在一起,抱著胳膊掉淚。

……

徐秘書把何蘇給哄回了自己房間,皺眉:“蘇蘇,你冷靜一下,讓老榮知道你這樣,不好!”

何蘇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老榮平時沒空管孩子,他每次教孩子都跟詐尸一樣,只會指指點點,他哪里有空去看我怎么管孩子,我整不明白,我一世聰明,怎么就生了那么個沒用的廢物!”

徐秘書嘆氣,有些不贊同地說:“朝北也是你親生的,別這么說她!”

蘇蘇一向自傲于她的美麗、身段、舞蹈天賦,還有極其厲害的心機和手腕。

向東從小就長得比較像她,嘴甜又聰明,所以蘇蘇很寵愛的向東。

但是朝北呢,長得不夠好看,舞蹈天賦差,還是蘇蘇靠著關系把她塞進央舞附中的。

甚至蘇蘇的腦子不像媽,也不像爹,有點一根筋。

蘇蘇也不是不愛女兒,但是偏疼兒子很多,畢竟哪怕是十根手指都有長短,大人總會偏疼聰明的那個。

何蘇冷笑一聲:“你看看她剛才在老榮面前居然說葉冬的不是,幫著榮昭南說話,拆自己親媽的臺,就知道是個實打實的蠢貨!”

徐秘書苦心地勸慰:“你也知道老榮這幫當兵的,一起扛過槍,一起打過仗,一起流過血,生死依托,老首長在他們心里地位永遠不一樣,加上葉秋那孩子的情分,朝北的話也改變不了老榮肯定會對昭南發火的事實,你就別罵朝北了。”

那孩子從小就被何蘇嫌棄到大,她看著也心疼。

何蘇深吸一口氣,坐下來,冷冷地笑了——

“是啊,這幫打過仗的男人們最重情義,只要葉冬不干什么傷天害理和犯法的事兒,在糙老爺們眼里看來最多就是小女孩鬧脾氣的任性。”

她太了解榮文武這一類的糙爺們了,所有的耐心和智慧都給了工作。

處理個人生活上的“小”事兒簡單直接粗暴。

說白了,一幫糙老爺們天天忙工作大事都忙不完,只要不犯罪,誰有閑心去管這些小年輕的破事兒具體發生了什么。

就算是葉冬任性自己摔的,如果周圍沒人就算了。

但一幫大院的哥哥姐姐們都在場,居然沒有一個管得住妹妹的安全,這就是錯。

大人們早就習慣一幫孩子一窩長大,那大的就得管小的!

“你說他那個伶牙俐齒的小知青,能忍這種戳心窩的鈍刀子多久?”何蘇輕笑。

她這一局,進可攻——

榮昭南護著寧媛對葉冬和葉元不好和疏遠,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對他恩重如山的葉家都不顧了,忘恩負義。

退可守——

榮昭南忍著葉冬“不違法犯罪”的作妖,寧媛看似伶俐溫軟的臉皮,實際驕傲的性子,又能忍這種情況多久?夫妻翻臉也快了。

徐秘書輕聲說:“這才回到京城第一周呢,向三那邊的消息,今天榮昭南抱著葉冬去醫院,那鄉下女知青的臉色難看得要命,但是榮昭南只怕不會真一直容忍葉冬和葉元。”

何蘇拿了指甲銼慢條斯理地修指甲:“說白了這就是個明局,我巴不得我漂亮的繼子如果能把葉冬和葉元都打一頓,我會幫他這里頭好好加把火,讓榮昭南和葉家決裂。”

徐秘書遲疑:“這……”

何蘇頓了頓,忽然溫柔地彎起眼睛:“你猜,葉冬突然死掉的話,你猜榮昭南會是個什么下場?一個向家加上一個葉家,撲哧!老榮都保不住他吧?”

徐秘書看著何蘇瘆人的笑,即使身為親人,她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這太危險了,蘇蘇,你從來不輕易干冒險的事啊!這輩子你就冒過兩次大風險,上次葉秋那事……”

何蘇瞇了瞇眼,捏緊了手里的指甲銼,目光冷厲地說:“閉嘴!”

徐秘書一個瑟縮,不再說話。

何蘇慢條斯理地看向窗外:“徐姨,別生氣,我就是想起我的向東,就是不甘心……我輸給那個女人,向東輸給那個女人的兒子哪里了?”

她深吸一口氣,恢復了平靜:“放心,我的優勢在于我永遠能拿捏人心不在意的漏洞,低風險地達成我的目的,我不會隨便對葉冬動手,可惜,朝北太蠢,接不到我的天賦。”

徐秘書看著她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沉默地嘆了口氣。

榮昭南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讓蘇蘇一直都不安,她不會坐以待斃,這次一定要按死了榮昭南,讓他永遠起不來!

至于那個小知青,不過是個可以利用的炮灰罷了,誰讓她看上不該看上的人。

門外,一個麻桿兒似的人影瑟縮著,渾身發抖地捂住了嘴蹲在了地上。

……

榮昭南面無表情,大步流星地進家門的時候,差點撞著個人。

但他迅速地一閃身,避開。

但他一低頭就看見一個瘦瘦的姑娘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上。

榮昭南蹙眉看了地上發呆的姑娘一會,忽然伸手把她拽起來:“你怎么回事,榮朝北?”

榮朝北呆呆地抬起頭看著他:“哥……”

榮朝南看著面前麻桿兒似的少女,冰冷眼里閃過一絲復雜,他淡淡地“嗯”了一聲:“摔著了,讓劉大夫給你看看。”

說完,他也沒有理會麻桿兒少女,直接向樓上走去。

榮朝北忽然呆呆地猛一扭頭,喊了他一句:“大……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