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 第八章 乖乖的小奶包

  紫衣男子唇角笑意不變,越過孟芊芊徑直往前走。

  孟芊芊一手撐傘,一手抱孩子,乖乖跟在紫衣男子身后。

  二人出了胡同。

  一輛馬車冒雨停在了紫衣男子面前。

  車夫跳下來,不是拿車凳,而是跪伏在冰冷泥濘的地上,以背為凳,穩如磐石。

  紫衣男子踩著人凳上了馬車。

  車夫沒動。

  孟芊芊頓了頓,也踩著他的脊背上了馬車。

  車夫這才起身回到馭位上。

  孟芊芊將傘收好,放在門簾外。

  這輛馬車外觀看上去毫不起眼,內里卻奢華到了極致——黃金為壁,東珠為燭,沉香木所造的坐榻,金絲浮光錦為面的墊枕,就連車廂的地板上都鋪了一張極為罕見的白虎虎皮。

  與四處漏風的陸家馬車不同,這輛馬車的每塊木板都嚴絲合縫,銀炭也管夠。

  冰涼的身子瞬間暖和了。

  紫衣男子慵懶地半臥在正對著門簾的主榻上。

  他生了一張美到極致的面龐,膚色冷白到讓人想到陰森的骨,眉濃且長,斜飛入鬢,一雙好看的鳳眸噙著笑意,比女子更美艷的唇角微微勾起。

  但那笑意并未直達眼底,令人不寒而栗。

  孟芊芊抱著孩子在他身側的長凳上坐下。

  紫衣男子含笑看著她,玩味兒地說道:“有什么想說的?”

  孟芊芊瞥了眼他手邊散發著陣陣幽香的熏爐:“這種香,孩子聞不得。”

  紫衣男子無動于衷:“就這?”

  孟芊芊想了想:“有吃的嗎?餓。”

  紫衣男子冷笑,抓起一個包袱扔到了孟芊芊的凳子上:“換衣裳。”

  孟芊芊挽起被雨淋濕的袖子,露出一截清瘦的皓腕,凍僵的手指緩慢而笨拙地解開嬰孩的襁褓。

  紫衣男子淡道:“說的是你,一身雨,你想凍死她?”

  孟芊芊沒有說話,把孩子放在榻上,從包袱里取出了一身大人的衣裳。

  見紫衣男子非但不出去,反而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孟芊芊依舊沒吭聲,只默默地抬起手來,緩緩扯下了腰間的束帶。

  當她脫到白色中衣時,紫衣男子嗤了一聲,拂袖下了馬車。

  那個散發著幽香的熏爐也被他帶走了。

  “她哭一聲,就殺了她。”

  紫衣男子對錦衣衛吩咐完,便消失在了滂沱大雨中。

  第一個她是孩子,第二個她是孟芊芊。

  孟芊芊給自己換完衣裳,給孩子也換了一身。

  小家伙看上去只有八九個月大,白白嫩嫩,臉蛋兒軟乎乎的,小嘴兒紅嘟嘟的,眉毛細長,睫羽纖長,一看就是個玉雪可愛的小美人胚子。

  許是換完衣裳舒服了,小家伙揚起下巴,無比神氣地在孟芊芊懷里睡著了。

  馬車停在了一座府邸的后門外。

  絲竹管樂穿透厚厚的雨聲,若隱若現地傳來。

  孟芊芊掀開簾子。

  早有伺候的嬤嬤撐著油紙傘在等了,孟芊芊把熟睡的孩子交給她,伸手去拾簾子下的傘,卻發現早已不在。

  孟芊芊對錦衣衛道:“勞煩,借把傘。”

  一名錦衣衛問道:“真放她走?不滅口?”

  另一名錦衣衛道:“大人說了,小姐哭了就殺掉她,可小姐沒哭。”

  抓周宴設在都督府的翠玉閣,賓客們早已入席,觥籌交錯,推杯換盞,輕歌曼舞,鼓樂齊鳴,端的是熱鬧光景。

  陸行舟坐在自己的席位上,看著天色越來越暗,再看看身旁的空位,不由地皺起了眉頭。

  “武七。”

  他叫道。

  長隨躬身道:“老爺。”

  “去看看大少爺來了沒有。”

  “是。”

  武七立馬去了,很快便折了回來,身上濕噠噠的,“老爺,沒看見大少爺的馬車。”

  陸行舟眉頭皺得更緊:“這小子,怎么搞的?”

  “會不會大少爺忘記來都督府的路了?”

  陸行舟搖頭。

  兒子是武將,整個京城的布防圖他都背下來了,怎會不知來都督府的路?

  莫非是雨太大,半道上馬車壞了?

  可就算再雇一輛馬車,也早該到了。

  陸行舟一籌莫展之際,外面傳來了一道高亢的聲音:“大都督到——”

  歡歌笑語的宴堂剎那間一寂,歌姬舞姬停了下來,賓客們也紛紛起身,對著門口的方向躬身行了一禮。

  陸大都督含笑,邁步而入。

  他身著紫衣,頭束紫冠,青絲如墨,面如冠玉。

  天底下再沒比他更俊美的男子,也沒比他更心狠手辣的人。

  他風輕云淡笑了笑,說道:“殺了幾個人,讓諸位久等了,今日乃是家宴,諸位不必拘禮。”

  能把殺人掛在嘴邊的也只有這位大都督了。

  眾人面面相覷,敢怒不敢言。

  陸沅笑道:“落座。”

  眾人等此次軍功最大的韓大將軍落座之后,才心有惴惴地坐下。

  陸沅的目光掃過那些空置的席位,來到陸行舟的面前。

  陸行舟起身:“陸大都督。”

  陸沅笑道:“陸老太君身子可好?”

  陸行舟客客氣氣地說道:“母親身子安好,多謝大都督掛念。”

  陸沅看了眼席位,問陸行舟:“令郎呢?”

  陸行舟神色復雜:“犬子……”

  陸沅輕輕一笑:“該不會是令郎瞧不上本督,不屑賞本督這個臉吧?”

  陸行舟忙道:“大都督言重了,是內人受了傷,犬子留在家中給他母親侍疾。”

  “父親!”

  門口傳來陸凌霄的聲音。

  陸沅唇瓣一勾,眼神意味深長:“陸夫人好得真快。”

  陸行舟眼底掠過一絲尷尬,對兒子正色道:“凌霄,快來見過大都督。”

  陸凌霄冷眼看著面前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男人,不情不愿地拱了拱手:“大都督。”

  陸行舟小聲問陸凌霄:“怎么來這么晚?芊芊呢?”

  陸凌霄欲言又止。

  一個身著素衣的年輕女子,在綠蘿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女子蒙著面,只露出一雙我見猶憐的眸子。

  陸行舟一眼認出了她不是孟芊芊。

  他狠狠瞪向兒子。

  陸凌霄握住林婉兒的手,低聲道:“爹,我一會兒和您解釋。”

  陸沅的目光掃過二人緊緊相握的手,勾唇問道:“這位是……陸少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