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重生后,我成了奸臣黑月光 > 第四章 要她大方

  夜里,孟芊芊將老太君哄睡后,動身回自己院子。

  剛出來,碰到了陸凌霄。

  陸凌霄是來找孟芊芊的。

  他白日里錯怪她,本就有點兒過意不去。

  后來他問了劉管事,才知她這幾年一直是很細心地照顧癡癡呆呆的曾祖母。

  他心有愧疚,回來的路上買了個簪子,打算給她賠禮道歉。

  可不待他張嘴,她先開了口:“曾祖母睡了,你明日再來看她,不過要晚些,曾祖母睡早覺的。”

  陸凌霄道:“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孟芊芊想了想,“桂花糕吃完了。”

  陸凌霄愣了愣,有些哭笑不得。

  這丫頭腦子里怎么全是吃的?

  他是那種會和他搶糕點的人嗎?

  不對,今早……他把她的桂花糕拿走送人了。

  陸凌霄有些訕訕,他握拳輕咳一聲:“你喜歡吃桂花糕的話,我下次去周記給你買。”

  孟芊芊道:“你找我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

  “我……”

  陸凌霄捏了捏手里的錦盒,正要拿出來送給她,綠蘿腳步匆匆地過來了。

  “將軍!”

  她給陸凌霄恭恭敬敬行了一禮,又轉身也對孟芊芊也行了一禮,聲音小心翼翼了許多,“少夫人。”

  孟芊芊沒理。

  陸凌霄問綠蘿道:“何事?”

  綠蘿看了眼孟芊芊的臉色,小聲問道:“林姑娘問您,今晚可還去楓院用晚膳?”

  “她還沒吃?”

  “一直在等將軍。”

  “胡鬧!”陸凌霄皺眉,邁步就往楓院去了。

  綠蘿邁著小碎步跟上。

  半夏氣得直跺腳:“下作東西!搶人搶到老太君院子來了!姑爺一共找了小姐三回,就被楓院叫走了兩回!姑爺是她家的呀?只許她一人霸著?想起那死丫頭方才在小姐面前一副戰戰兢兢的樣子就來氣,活像是咱們多容不下她家林姑娘似的!”

  孟芊芊神色平靜地往回走。

  李嬤嬤瞪了瞪半夏:“沒見小姐已經夠心煩了嗎?你少說兩句!”

  半夏哼道:“我有說錯嗎?娶為妻,奔為妾,我家小姐連她的妾室茶都沒喝,不就是肚子里有塊肉嗎?囂張什么!小姐,回頭你也給姑爺生一個!你生的才是嫡子!到時候,看她還能越過你去!”

  李嬤嬤雖不喜歡半夏的口沒遮攔,最后這個主意倒是說到了她的心里。

  在夫家,兒子才是一個主母一輩子的倚靠。

  “小姐,姑爺如今只是被外頭的狐貍精迷了眼,等新鮮勁兒一過,自然會回小姐身邊,屆時小姐與姑爺圓個房,再生個一兒半女的,后半輩子便也穩妥了。”

  卯正,孟芊芊起了。

  李嬤嬤打了熱水進屋,將帳幔掛起。

  見孟芊芊額頭滿是汗珠,寢衣也濕透,她忙問道:“小姐,昨夜又做噩夢了嗎?”

  半年前自家小姐被二房的陸小姐推下水,大病了一場,自那之后,小姐便落下了頭疼與做噩夢的毛病。

  “還是請個大夫吧。”

  李嬤嬤勸道。

  孟芊芊平靜地說道:“用不著。”

  老夫人在家時,孟芊芊每日都和陸夫人過去晨昏定省。

  孟芊芊若是不去,老夫人不會直接罵她,卻會訓斥陸夫人管教無方。

  孟芊芊到福壽院時,陸夫人已經在伺候婆婆梳頭了。

  大抵是陸凌霄死而復生,陸老夫人心里高興,換了一身鮮亮的衣裳,又讓陸夫人梳個精神點兒的發髻。

  “咝——弄疼我了!”

  陸老夫人皺眉。

  陸夫人忙歉疚地說道:“我再輕點。”

  孟芊芊來到她身邊:“母親,我來吧。”

  陸夫人淡淡說道:“你手重,湊什么熱鬧?仔細弄疼了你祖母,一邊兒待著去。”

  孟芊芊明白,陸夫人是不想自己被老夫人磋磨。

  給老夫人梳完頭,陸夫人又親自伺候婆婆洗漱。

  一切就緒,就差最后抹雪花膏時,二夫人笑吟吟地過來了。

  “大嫂!我來我來!”

  她風風火火地進屋,也不管陸夫人同不同意,搶了陸夫人手里的雪花膏,便將陸夫人擠到身后。

  她一邊給老夫人抹,一邊望著銅鏡里說:“哎喲,這真的是我娘嗎?”

  陸老夫人眉頭一皺:“怎么了?”

  二夫人夸張地說道:“年輕了十歲,我險些認不出了!果然啊,霄哥兒才是您的心頭肉,他一回,您白頭發也少了,褶子也沒了!”

  老夫人被她逗笑:“你這張嘴!”

  陸夫人習以為常,沒吭聲,轉身去布菜。

  孟芊芊和她一起。

  在陸家,任勞任怨的是大夫人,每每坐享其成的卻是二夫人。

  而明明陸二爺是庶出,大夫人才是陸老夫人的親兒媳。

  “玲瓏呢?”

  陸老夫人問。

  二夫人繼續給陸老夫人抹雪花膏:“她去找霄哥兒了,您是知道的,她最敬重她大哥了!霄哥兒是真有出息啊,在邊關立了大功,聽說是三品呢,這不得比他老子更厲害了!霄哥兒是您帶大的,早知道,我也該把老二、老三送過來給您帶的!我后悔了,悔死了!”

  陸夫人布筷子的手有些緊。

  陸老夫人道:“行了行了,少給我灌迷魂湯了,這回又想要什么?”

  二夫人抱住陸老夫人胳膊,撒嬌地說道:“娘,我看中了一副寶林記的頭面,手里的銀子不大夠。”

  陸老夫人不甚在意地說道:“這種小事,和你大嫂說一聲就行了,差多少讓庫房支給你。”

  陸夫人道:“寶林記很貴的。”

  陸老夫人板起臉道:“怎么?陸家如今連一副頭面也買不起了?”

  “娘,府上一直用的是……”

  “芊芊啊,你過來。”

  陸老夫人打斷兒媳的話,沖孟芊芊招了招手。

  孟芊芊放下碗碟走過去。

  二夫人識趣地把位子讓給了孟芊芊。

  陸老夫人握住她的手,一臉慈祥地說道:“霄哥兒回來了,最高興的人是芊芊吧?也是,從今往后,芊芊就是將軍夫人了,走哪兒,別人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一聲陸夫人。”

  說著,她嘆了口氣,“你祖父去得早,我是沒這福氣。可話又說回來,將軍夫人不是這么好當的。我聽說,昨日你因為一盤桂花糕,為難了楓院的林姑娘。”

  “芊芊吶,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一個幽州來的小商女,能嫁進我們陸家,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你的身份已經配不上了,為人處世別再上不得臺面,別給自己的夫君丟臉,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