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重生八零之辣媳超兇噠 > 第534章 為自己而活

醫院里,高大花是被摩托車撞斷了腿,需要手術。

高忠誠的面色極不好看,從高大花被推進手術室開始,他罵了王琴琴幾次。

“我姐是過來幫你帶孩子的。現在撞斷了腿,你讓我怎么和我姐夫交代。”高忠誠咬牙切齒地說著。

終于,一直沒有說話的王琴琴開口了。

“高忠誠,你放心,姐這事我會照顧。不過,事情我要說清楚。姐是因為救一個小男孩被摩托車撞的,和我沒有任何關系。其次,她來是給你帶孩子的,不是給我帶。我生的孩子是你高家的,不是我和野男人生的。最后,等你姐出院我倆就去離婚。”王琴琴說完,再也不想多看高忠誠一眼。

她早就對這個男人死心,可高忠誠總是能讓她一次比一次失望。

其實高忠誠對別人并不是這樣的。

他對姐姐很好,對姐夫很尊敬,就連對孩子都很有耐心,外人更不用說,只是對她這個糟糠之妻。

因為他打心眼里看不上她這個老婆。

高忠誠愣愣地看著王琴琴,想要開口,可王琴琴卻正眼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當高大花從手術室里推出來之后,被她救的那個小男孩的父母帶著小男孩過來感謝。

“謝謝,同志,要不是你,今天躺在床上的人可能就是我家兒子了。”男孩的父母不住地感謝。

高大花伸手摸了摸男孩的腦袋,笑著說:“以后小心一些,馬路上不能亂走了。”

小男孩乖巧地點頭。

王琴琴看著這一幕,轉身出去了。

等小男孩父母走后,高大花問高忠誠:“你和琴琴又吵架了。”

高忠誠沉默了一下,輕聲囁嚅:“我怪她沒照顧好你,我不好和姐夫交代。”

高大花失望地看著自己弟弟:“我一個成年人,我需要誰照顧。她是欠了我們家什么,你要這樣對她?”

最后,她沉默了一下,低聲說:“之前琴琴要離婚,我心里頭是有些怨她的。覺得以前日子不好的時候都沒離婚,現在日子好了她非要作。如今看,她這日子過得太憋屈了。”

她也是女人,明白女人心中想要什么。

高忠誠從未對王琴琴有過柔情,揮之則來呼之則去。

“她說等你出院就離婚。”高忠誠輕聲說道。

高大花點頭:“嗯,離了吧。”

高忠誠詫異地抬頭。

高大花不耐煩地招手:“離婚的事你倆自己商量吧,我要休息了。”

高忠誠走出病房,王琴琴冷漠地朝他說道:“你照顧姐,我去弄點飯菜。”

高忠誠伸手想要去拉王琴琴,卻被她躲開了。

王琴琴看高忠誠的目光再也沒有任何的溫度。

“對不起,我太著急了,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高忠誠解釋。

王琴琴只淡淡哦了一聲,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

王琴琴回到孫大夫的四合院時,碰到了高雯雯。

高雯雯忙完了過來看孫耀宗,順便看看朝陳青的事情如何了。

高雯雯看到王琴琴時,她明顯哭過了。

高雯雯愣了愣,詫異道:“王姐,怎么了?”

王琴琴沉默了一下:“我打算和高忠誠離婚了。從身上扒層皮,總要付出一點代價的。”

大概是因為她壓抑得太久了,她緩緩與高雯雯說:“能聽我說說嗎?”

高雯雯輕輕點頭:“好!”

她與王琴琴并肩坐著,王琴琴輕聲說:“我和高忠誠已經結婚十多年了。他是高中生,我沒上過學,他一開始就沒看上過我。他總覺得是因為家里窮,所以只能將就。”

高雯雯皺眉:“上沒上過學并不是衡量一個人的標準。”

王琴琴苦笑:“我聽姐說,他高中時與城里一個姑娘相愛過的。可對方嫌他家里窮,后來離開了。他因為這個沒考上大學。我啊,是家里多余的那個。所以嫁給高忠誠我以為抓住了救命稻草。以前他沒出息的時候,我就熬,覺得熬過去就可以了。后來,他跟著你賺錢了,我發現熬不出頭了。有錢之后,他只會更加嫌棄我。我其實是后悔生下妞妞的。沒有妞妞我早離婚了。后來我一直在熬,我想要等妞妞大一點,再大一點,再大一點。可是我真的熬不住了。”

她說著,伸手捂住了臉:“我總是告訴自己,熬一下就好了,等回頭看,吃過的苦都不算什么了。可是我也是人,當別人不把你當人看的時候,我也委屈啊。這些年,我太委屈了,我想要被人當人看,想要被人好好地對待。我從來不求我的男人多富貴,不求他能賺多少錢。我總覺得只要兩個人夠努力,日子總是能過下去的。

可是現在我和高忠誠真的過不下去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以前我都能忍,突然現在就不想要忍了。我也才四十歲,我也想要為自己而活。”

高雯雯看著王琴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輕聲說:“王姐,不要委屈自己。這個世界對女人本來就不公平,我們自己要愛自己。如果這個男人讓你不開心,就離開他。”

王琴琴看著高雯雯輕聲問她:“你和高忠誠是合作伙伴,你不勸我嗎?”

高雯雯與她說:“王姐,我與他合作的是生意,不是生活。這一年多,你們倆的婚姻我是能看到的。我覺得婚姻是相互付出的,可你們的婚姻里只有你一個人在付出。這樣不對等地付出早晚會出問題。”

王琴琴笑著與高雯雯說:“雯雯,有時候和你說話真不像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

高雯雯認真地看著王琴琴,笑著與她說:“王姐,前半輩子你都為別人活。后半輩子就為自己而活吧。”

王琴琴靜默了下,用力地點了點頭:“好!”

兩人相視一笑。

王琴琴又與高雯雯坐了會兒,與她說:“我要去醫院送飯了。姐對我很好,等她好了我再離開。我想要重新租個屋子,不想再和高忠誠生活在一起了。”

高雯雯點頭:“你怎么開心怎么來。”

這一刻,王琴琴釋然地笑了。

她放下了掙扎,放下了猶豫,徹底有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