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重生八零:我被老公寵成了祖宗! > 第110章 黑色印記
  面前這個人徐瑤見過,還是兩次。

  “你還認識我啊,說起來我們見過兩次,你的確讓人過目難忘。”

  男子大方的承認自己的身份。

  “糖糖呢?”

  徐瑤慢慢冷靜下來,試圖和男子談判。

  “放心,在外面沒死。”

  男子不耐煩的開口,“都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你還有心思關心別人,我要是你的話,就多關心關心自己。”

  男子的話里有話。

  他前兩天接到任務,目的就是徐瑤。

  他們這個小團伙什么都干,憑借著膽大妄為的作風,到現在為止警察都還沒有找到他們。

  他就是其中一個人,很小的時候被帶到這個團伙里面,為他們做事。

  男子想著,最后干脆扯了一把椅子,坐在徐瑤對面的位置。

  兩個人面面相覷。

  徐瑤能夠看得清他的長相。

  男子長得實在算不上好看,他的臉上有好幾個疤痕,不大不小,在臉上充斥著。他的瞳孔很黑,如墨一般死死的盯著她。

  對方的眼神太滲人,最后徐瑤還是轉移視線。

  “我不相信你說的這些話,讓我見糖糖,你要什么東西都可以開口,只要我給得起,我都可以給你。”

  徐瑤逐漸找回自己的理智。

  對方大費周章的那么做,目的也很簡單,怕是想要錢或者有別的需求。

  錢這方面徐瑤能夠滿足,至于別的要求,那就要看對方需要什么東西。

  發現徐瑤這么冷靜的談條件,男子輕笑一聲。

  “一個小孩子,剛抓來的時候又哭又鬧的,你難道還害怕我殺了她不成?她可是我們剛哥需要的貨物,我們手底下的人不能殺,頂多玩玩而已。”

  男子說的很隨意,仿佛是什么稀松平常的事。

  “你們……”

  徐瑤震驚。

  要是林糖真的發生什么,她絕對不會放過這群人。

  “我知道你要錢,我可以給你,你讓我見見她。”

  知道硬碰硬沒有用,徐瑤干脆用他們在意的東西來引誘他。

  “不需要。”

  男子散漫,想起上次跟在徐瑤身邊的人,男子忽然笑起來。

  “我有點好奇,上次和你一起的男人,要是看見你被侮辱,你覺得他會怎樣?”

  男子忽然湊近,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徐瑤。

  他的話語輕飄飄的,看起來像是隨口說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樣?我按照你的要求來到這里,你的目的也達到了,我沒有別的要求,我就想見見那個孩子,就有那么難嗎?”

  不管對方說這些話是真的,還是在開玩笑,徐瑤都是承擔不起這個風險的。

  要真的像對方說的這樣,她不過就是一死,又有何懼!?

  “嘖,沒意思,你放心,在上面命令沒下達之前,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至于那個小孩子,你要是想見的話,那我就把人帶過來給你看看。”

  男子站起來,看起來沒有再繼續和徐瑤說下去的意思。

  留下這句話,男子就朝著外面的位置走去。

  離開的時候,徐瑤聽見落鎖的聲音。

  對方怕她離開,把門給鎖上了。

  徐瑤沒說話,確認他不會回來后,這才慢悠悠的站起來。

  她的手腳都被捆住,行動起來不方便。

  她只能慢慢的移動,慢慢的朝著窗戶的位置靠近。

  窗戶明明距離不遠,可徐瑤還是花費九牛二虎之力才來到窗邊。

  窗邊的情況和徐瑤想的差不多,她現在還在城南舊區,只是周圍的房子太多,她也不確定哪里安全。

  至于她的手機,再來的時候早就被對方拿走,現在根本就不在。

  徐瑤就算是想利用手機聯系江寧之,這也不太可能。

  徐瑤觀察半天,忽然間,門口傳來走動的聲音。

  察覺到是對方回來了,徐瑤立刻朝著原來的位置走。

  下一秒,房間的門被人粗魯的從外面推開。

  徐瑤順著視線看過去,她發現這次進來的不是剛才那個人。

  “你是誰?”

  徐瑤大聲質問。

  “喲,還這么有力氣啊,你長得可比上次那個娘們好看多了,滋味肯定也比她要好。”

  此時進來的這個男人長相丑陋,說話粗鄙不堪。

  他說話的時候,視線還在徐瑤身上打量著。

  面對他的視線,徐瑤并不是很喜歡。

  就這樣的人,渾身上下都充滿危險。

  “剛才那個人呢?”

  徐瑤詢問。

  和前面那個男子比起來,眼前這個人反而更加的可怕。

  徐瑤害怕的很,她面上卻沒有過多的表現。

  “你說時賀啊,他把你丟給我,讓我隨便玩。”

  男人從外面走進來,隨手把門給關上。

  徐瑤打量著他。

  也聽明白他剛才嘴巴說的那個人應該是剛出去的那個。

  “你不能亂來,我有錢,可以給你錢。”

  發現對方越來越近,徐瑤的身體也在不斷的后退著。

  她到底還是失算了。

  “錢這個東西我可不稀罕,和美人你比起來,我還是更想嘗嘗你的滋味。”

  男人說完,立刻就撲過來。

  他一上來就撕扯著徐瑤的衣服,徐瑤掙扎,卻沒什么用處。

  她眼里淚水彌漫,腦海里想著的全部都是江寧之的身影。

  到底重來一世,還是不能改變自己的結局。

  徐瑤迷糊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身上聚滿力量,胸口的玉墜有些發燙。

  她掙扎著,下一秒,一腳就把面前的男人踹開。

  在掙扎的過程中,束縛在徐瑤腳下的繩子也松開。

  剛才這一腳下來,男人暴怒。

  他立刻站起來,抬手就準備要扇徐瑤。

  動作還沒有下來,門口的位置就被人一腳踹開。

  “孫橫,你他媽給我住手。”

  時賀手里牽著林糖。

  他剛才去找人的功夫,回來就聽見房間里傳來的動靜。

  察覺到時賀回來,孫橫不自覺的舔著嘴唇。

  “時賀,你裝什么?這里就我們兩個人,我勸你別壞老子好事。”

  孫橫不喜歡時賀,兩個人雖然都是剛哥的手下。

  但很多時候,時賀這個人都油鹽不進。

  “那你也別忘記我們的目的,你現在趕緊給我滾出去,別逼我動手。”

  時賀絲毫不謙讓,他朝前走幾步,語氣充滿威脅。

  孫橫本來還想行動,最后只能無奈的離開。

  時賀回過神,盯著地上的徐瑤,最后把自己的外套丟在徐瑤的身上。

  外套丟下,他身上就剩下一件短袖。

  在他丟外套的時候,徐瑤看見他脖子上面黑色的印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