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正義的使命 > 第1875章 事故背后的故事(上)

會議經過一個小時的緊急部署,決定即刻啟動調查工作。
厲元朗走出會議室,已是夜里十一點多了。
他沒有回家休息,而是坐在辦公室里,時刻關注文光縣的救援進展。
同時,拿起手機撥打陳先的電話,心情沉重地說:“本來打算給你多放幾天假,可文光縣突發由燃氣管道引起的重大爆炸事故,造成多人死傷。”
“省里已經派出工作組現場指揮救援,但我不放心。陳先,我要求你盡快趕赴文光縣,暗中調查事故原因。”
厲元朗嘆了口氣,又說:“請你向徐小可同志解釋一下,事發突然,我身邊又急缺人手。算我欠你一個休假機會,日后給你補上。”
“領導,這是我的分內工作,是我應該做的。”
陳先表態完畢,第一時間訂好飛奐寧的機票。
按照厲元朗的部署,陳先這次仍舊以普通身份出現。
畢竟,省政府辦公廳還未正式下發文件,他還沒有上任。
如此一來,陳先的行蹤就沒人關注,更有利于他調查的真實性。
何況,陳先本就是記者出身,對于打探消息有自己的思路。
經過消防以及武警官兵夜以繼日的全力搜救,所有失蹤人員全部找到。
最終確定二十人死亡,受傷三十四人,其中重傷十一人,直接經濟損失五百萬元。
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文光縣燃氣公司,在對全縣燃氣管道改造升級過程中,沒有按照規定做好預防措施,工人違規操作,是導致這起事故的主要原因。
根據事故調查報告,對包括文光縣燃氣公司總經理在內的七人,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厲元朗是在事故發生的第五天,由常務副省長吳超林等人陪同,前往事故現場。
各種大型機械正在清理殘垣斷壁,工人們也都加緊施工作業。
在現場,厲元朗嚴肅指出,這起重大安全事故教訓深刻,發人深思。
要求奐寧市委、市政府全力救治傷員,做好傷亡人員的善后工作,以及親屬安撫工作。
并且一再強調,省委和省政府對這起事故非常重視,責令有關部門務必調查真相。
必須對所有違法分子予以嚴懲!
在市委招待所的房間里,厲元朗專門召見了市委書記馬宇和市長尤維根。
厲元朗直言不諱的質問道:“距離事故發生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你們市政府為何還不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事故情況?”
尤維根趕緊站起來,謹慎說道:“按照省委和省政府的部署,市委市政府正在加緊研究,已經敲定新聞發布會的時間,定在明天上午九點舉行。”
厲元朗臉色一沉,怒聲斥責,“明天?發生這么嚴重的傷亡事故,你們要拖到明天!你告訴我,定在明天的意義是什么!”
這句很重的話,嚇得尤維根臉色慘白,不由得偷偷瞄了瞄身邊的馬宇。
厲元朗立刻意識到,這里面有問題。
干脆直截了當的下命令,“晚上下班前,我要看到新聞發布會召開。”
隨即擺了擺手,打發走馬宇和尤維根。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響起一陣敲門聲,陳先推門進來。
見到陳先,厲元朗氣憤的心情略有緩解。
落座后,陳先向厲元朗匯報幾天來的收獲。
陳先做記者的時候,結識了省報記者張輝。
張輝脾氣秉性和陳先相似,嫉惡如仇,看不慣官場上的齷齪事。
把他掌握的許多不為人知的消息,透露給陳先。
勞敏為馬宇譜寫歌曲,靠阿諛奉承當官的事情,就是出自張輝之手。
這次陳先秘密來到文光縣,調查爆炸案幕后真相,張輝給他提供了調查方向,才讓陳先不虛此行。
據他所述,燃氣管道爆炸案,燃氣公司違規操作是主因,但當初興建燃氣管網的過程中,存在以次充好的現象。
文光縣燃氣管道的施工單位,是漢林市的新邦燃氣工程公司。
這家公司成立五年,老總名叫高千林。
陳先調查到,高千林在獲得文光縣燃氣管道施工權之后,分三次打給摯友咨詢公司七十萬。
而摯友公司老總文煥山,本身就是文光縣人,他還有個身份,是馬宇妻子的表哥。
轉來轉去,竟然牽扯到馬宇身上,厲元朗感覺這里面大有文章。
而且,陳先還透露,文煥山和文光縣委書記尹東關系密切。
“果然有問題。”厲元朗背著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種種跡象顯示,文光縣這起事故,并非表面上那么簡單。
于是,厲元朗叫來王若勛,讓他馬上組織燃氣方面的專家,等他回省里要見這些人。
王若勛嘴上應承著,可對于陳先出現在厲元朗房間,卻頗感意外。
走出厲元朗的房間,正好迎面撞見吳超林。
“吳省長。”王若勛主動打起招呼。
吳超林鼻子里“嗯”了一聲,算是做了回應。
并且問王若勛,“厲省長方便嗎,我要見一見他。”
“這……”王若勛面露難色。
“你這人,方便就說方便,怎么支支吾吾的。”
王若勛趕緊解釋,“吳省長誤會了,厲省長房間有人,是他從京城帶來的秘書陳先,他們在里面說話。”
“哦?”吳超林眉頭一蹙,剛準備去厲元朗房間,旋即收起腳步,躊躇一番,還是轉身走了。
回到自己屋里,吳超林抽出一支香煙,剛打著火,身旁的電話驟然響起。
吳超林沒有急于接聽,點燃香煙深吸一大口,這才慢慢悠悠的抓起話機,問了聲:“喂,誰啊?”
“領導,我是馬宇,您方便嗎?”
聽到馬宇客客氣氣的恭維聲,吳超林平和說:“方便,有話你說。”
“領導,我想向您單獨匯報,我現在可否去您那里……”
吳超林點了點頭,“半小時后你過來。”
這就是吳超林的政治手腕。
他的房間沒有別人,又不忙,按說馬宇什么時候來都可以。
但他偏偏延后半個小時,就大有門道了。
一來,要體現尊貴之分。
你是市委書記,我是常務副省長。
不是你想見就見的,上級就是上級,不是你馬宇呼來喝去的小跟班。
二來,馬宇迫切想見吳超林,肯定和爆炸案有關。
吳超林正好借助半個小時的時間,分析應對策略,以便使自己站在有利一方。
還有第三點,馬宇越是著急,吳超林反而不急。
借此提高自己,在馬宇心目中的地位和重要性。
吳超林全身放松,灌坐在沙發里。
一支煙抽完,又拿來文件翻閱。
隨著一陣敲門聲,他抬眼看了看時間,不多不少,正好半個小時。
說明馬宇本人就在招待所,估計他是掐著時間等候。
曬晾一會兒馬宇,吳超林感覺差不多了,對著門口應了一聲,“進來。”
果然,秘書領著馬宇走進房間。
馬宇滿臉堆笑,沖著吳超林躬身問好,“吳省長。”
“坐吧。”吳超林看都沒看馬宇,眼神依然盯著手中文件。
這副態度,馬宇怎好真的會坐。
尷尬的搓了搓手,站在原地略顯局促不安。
這會兒,秘書的作用便體現出來。
“馬書記,您請坐,我給您泡杯茶。”
“不用麻煩您,我自己來。”馬宇連忙取來熱水壺,先給吳超林的保溫杯續滿水,才給自己倒了一杯,恭恭敬敬坐在吳超林對面。
秘書走后,又過了幾分鐘,吳超林放下文件,摘掉花鏡,右手捏了捏眉宇,感嘆道:“到底歲數大了,只看了一會兒東西,就感覺眼睛累。”
馬宇趕忙說:“吳省長年富力強,正值壯年,是干事業的黃金年紀。你才不老呢。”
“呵呵。”吳超林臉上由陰轉晴,端起保溫杯吹了吹,慢條斯理的說道:“馬宇啊,你來我這里,不會只是單純的奉承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