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災星寶寶算卦靈,皇朝團寵非虛名 > 第60章 希望汀汀能原諒我

在距離京城萬里之遙的多摩國邊城之外,豐和道長靜靜地站在隊伍中,等待著入城的許可。他原本精神飽滿,但就在即將輪到他的時候,他的容色卻突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他臉上那紅潤的血色,被一股無形之力瞬間抽離,他的面容霎時間變得青白無色。

隨著血色的消退,豐和道長整個人的氣息也迅速衰弱下去,好似馬上就要咽氣一般。

京城,虞汀汀在知道鄭國公和譚蕊為她做的事情后,為了感謝他們,在家里蹲了一天,畫了一大袋子的各種各樣的符。

她把符分成了兩份,讓星一幫忙送去給她們。

虞厲珩也鄭重的感謝老安寧侯和老安寧侯夫人:“多謝二老愿意讓人動你們的遺體。”

時下之人,對死后事情的在意程度比生前更甚。

且嚴格遵守,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損傷之言。

有夸張的,連手指甲和腳指甲都不會修剪。

那些人拿二老的死亡說事的時候,二老主動找了過來,讓虞厲珩找人去把他們的尸體翻出來。

雖然大理寺的人暫時還沒有查到安寧侯夫人身上,但他們是死于中毒的事情卻是可以查到的。

“平王殿下不必言謝,且不說汀汀是我們的孫女,我們也希望有人能揭露那毒婦的真面目。”

他們還是希望安寧侯看清楚安寧侯夫人的真面目過后,能恢復清醒,然后好好經營安寧侯府,把已經被教歪了的元鳩掰回來。

“王爺,安寧侯夫人來了,她帶了許多衣裳,說那些衣裳是她懷著小小姐的時候就開始準備的。”

“她還親自給小小姐做了一件衣裳,希望小小姐能收下穿上。”

虞厲珩可不覺得她有那么好心,但還是讓人放了她進來,想看看那衣裳有什么名堂。

老安寧侯和老安寧侯夫人都不想看到她,怕控制不住變成惡鬼,就帶著元睿離開了。

虞汀汀聽到安寧侯夫人來了,眼睛滴溜溜地轉。

等安寧侯夫人進來,她沒給安寧侯夫人開口的機會,率先道:“娘親,您是不是還沒有給我見面禮啊!”

安寧侯夫人被問愣住了,這還是虞汀汀跟著虞厲珩跑了過后,幾次見面中虞汀汀對她最熱情的一次。

虞汀汀見她不答,有些不高興,把蔡府給她見面禮的單子拿了出來舉起給她看:“娘親,外祖母家的人,每個人都給我送了見面禮哦……”

蔡家人多,沒人一樣都夠列個單子了,但蔡老夫人和虞汀汀的那些舅母哪里好意思只給一樣,因此才會有虞汀汀從蔡家走的時候,收的見面禮是用箱子抬的情況。

“你不會不想給,你不會比跟我隔了一層的外祖母他們都還不如吧?”

安寧侯夫人原本就因為蔡老夫人辦壞了事情而生氣,現在虞汀汀還把這事情拿出來點她。

讓她有一種要再回去把蔡老夫人罵一頓的沖動。

“娘這不是給你帶東西過來了么?”虞厲珩用那樣的方式給虞汀汀經營名聲,耗費很大,虞汀汀對她轉變態度,原來是想幫著外人訛她這個娘的錢。

她就沒見過胳膊肘往外拐到這個程度的。

外面那些說虞汀汀討人喜歡的,眼睛都是瞎的。

一沒見識的東西,給口稀飯就眼巴巴跑來給人當狗了。

虞汀汀臉上露出明晃晃的嫌棄:“就這些衣裳么?”

但她突然想起,她現在是要走好人路線的。

連忙換了一副面孔,茶言茶語:“得虧漂亮哥哥沒有在這里,若不然娘送的這些必定會被他直接扔出去的。先前漂亮哥哥給我送了兩套衣裳,我才知道,原來大家閨秀,受寵愛的小娃娃,都是穿那樣的。”

她現在也是見了好東西的人,安寧侯夫人帶過來演戲的這些,相較于鄭國公家的東西,簡直不要太普通。

“不過,我不會嫌棄的,只要是娘您送給我的東西,即便是別人不要的,我也都會奉若珍寶的哦。”

是的,安寧侯夫人為了襯托她給虞汀汀做的這件衣裳,臨時搜羅的其它衣裳,都是元苒穿剩下的。

星一嗤笑了一聲道:“侯夫人對我們家小小姐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她在說“家”字和“用心良苦”這幾個字的時候,刻意加重了語氣,宣告了主權又諷刺了人。

安寧侯夫人看向虞厲珩:“平王殿下就任由你府中的下人如此無禮?”

虞厲珩不屑跟安寧侯夫人這種腦子明顯有問題的人爭辯,但人家主動問到頭上了,他也不好不答。

“首先,本王也覺得侯夫人送過來的這些衣裳膈應人。”

“其次,星一不是王府的下人,她是本王的屬下,有官身的。”當年在邊疆的時候,星一也曾上陣殺敵,立過戰功,當時他放了星一的奴籍,讓她離開王府,去過她自己的生活。

但星一不愿意走,還是一直跟在他身邊,當他的暗衛、殺手。

“但侯夫人一片心意,汀汀會收下,畢竟她是個好孩子。”

“聽聞已故的老安寧侯和老安寧侯夫人對侯夫人視若親女,你也是因為二老的辭世才會對汀汀心有介懷。”

“如今大理寺查出他們是被奸人所害,但那奸人至今還逍遙法外,侯夫人聰慧,不妨仔細想想二老當年的人際關系網,看看有沒有什么線索可以提供給大理寺,協助查案。”

“也好早日抓到兇手,為二老報仇。”

虞汀汀驚奇的看著虞厲珩:原來爹爹也可以對除了皇伯伯以外的人,一次性說這么多話啊!

她還以為虞厲珩只有在皇上跟前的時候話多一些呢。

星一看著安寧侯夫人青紫的臉色,心情大好。

讓你問王爺……哈哈。

小小姐說話扎心,但咱們王爺也是不遑多讓的。

虞厲珩的話,可以說是把安寧侯夫人的里子面子都給扯下來踩在地上,還在點她。

星一想要從安寧侯夫人的臉上看出一絲慌亂,但對方竟然毫無破綻,還迅速的為她自己找到了臺階:“之所以沒有給汀汀準備太多好衣裳,是因為我想著親自給她做一些,以彌補對她的虧欠。”

“但她祖父祖母這邊又出了事情,導致我沒有心神為她做太多衣裳,只做了這一件。”

“外面的那些說法我也聽到了,也自省了一番,深覺都是我的錯。所以就第一時間倉促上門來找汀汀,希望汀汀能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