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災星寶寶算卦靈,皇朝團寵非虛名 > 第59章 煞神護女

虞汀汀回去之后,就把今天得的東西全部都交給了虞厲珩。

爹爹和皇伯伯這么為了她著想,她也不好一毛不拔。

鄭國公這才知道虞汀汀為何今天茶茶的,感情是為五斗米折腰了。

他回去后,大手一揮,貢獻一萬匹布,讓手下的人以虞汀汀的名義送去京城幾京城附近的幾處善堂。

虞厲珩的行動,引起了很多人的圍觀,譚蕊知道后,跑去采購了一大批布鞋,用虞汀汀的名義擺在城門口,讓有需要的人去領。

謝氏知道后也想用虞汀汀的名義去城門外支個什么攤子,張二妮建議道:“夫人,平王殿下和譚小姐把最適合的兩個已經做了,我們去支攤子,擺重復了不合適,可若是弄些普通人不怎么需要的更不合適。”

“你有什么好的想法?”謝氏溫和的問。

張二妮道:“人在絕望的時候,若是有人能伸出援手,必定會感恩戴德一輩子,不會被輕易動搖。”

“夫人您名下不是有幾個藥鋪么……”

謝氏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含笑道:“你倒是聰明。”

藥鋪門前,常有因為買不起藥而只能悲嗆等死的人,若是她以虞汀汀的名聲幫他們付要錢,這就是精準給虞汀汀刷名聲了。

她道:“這事就交給你去辦。”

她也想看看,張二妮的能力如何。

當時買了她,也是動了惻隱之心。

她想著,若是她早些發現女兒的不對,她若是在細心一些,或者女兒若是能大膽一點早點跟她說,或許就不會走上那樣的絕路了。

算算時間,淳國公那老東西,也該下黃泉了,屆時她必定要去給嵇家送上一份大禮。

張二妮看著謝氏露出這種悲中帶恨的神情,就知道她又在想念已故的小姐了。

這世界怎么就這么不公和殘酷呢。

虞厲珩的陣仗本來就搞得大,鄭國公、譚蕊大張旗鼓一加入,一時間京城全部都是在討論虞汀汀的聲音。

又有人聽說虞汀汀去了蔡家,受到了蔡家上下的熱烈歡迎,蔡老夫人很是喜歡她,一點都不在乎他災星的身份,還讓她經常出去玩兒。

而這個時候,蔡枓又升官了,災星上門,咋還升官了呢?

在加上那些吃人嘴軟,那人手短的也都開始為虞汀汀說話,大家慢慢得出一個結論,災星之言,或許真的是無稽之談。

平王是煞神,至少還有人命擺在那里呢,虞汀汀可沒沾人命。

然后就有人說了,安寧侯夫人懷虞汀汀的時候,身體健康的老安寧侯和老安寧侯夫人死了啊!

但又有人將鄭國公那套:難道誰家晚輩懷孕的時候,長輩死了的,那個被生出來的孩子都是災星嗎?

其實這種懷孕的時候家中有人去世的情況,海了去了,也是經不起推敲的。

但又有人說了,那元鳩差點溺死的事情怎么說?

這個就不太好辯駁了,就在那些為虞汀汀說話的人為難的時候,大理寺那邊查出來驚天大秘密。

說是有一伙盜賊去盜了已故的老安寧侯夫妻二人的墓,大理寺最差盜墓賊的時候發現二老當年并非猝死,而是中毒而亡。

就有人說了,當年老安寧侯他們是中毒而死的,跟虞汀汀沒有關系,那元鳩落水的事情跟虞汀汀更沒有關系啊!

就算虞汀汀要克,被她危害最慘的難道不應該是懷了她的安寧侯夫人么?

可安寧侯夫人是誰,那是整個京城人人羨慕的對象,出了名的過得好啊!

是擁有神仙愛情,被安寧侯寵上天,只她一人,后院空置的人啊!

一時間,虞汀汀風評徹底扭轉,她甚至可以出去唱一出竇娥冤了。

安寧侯府內,安寧侯夫人聽著外頭的這些消息,氣得腦殼陣陣發昏,甚至想沖出去揪住那些為虞汀汀說話的人的衣領,讓他們閉嘴。

但她終究還有幾分理智,頂著發暈的腦殼去了蔡府。

蔡老夫人也聽到外面的那些傳言了,見到安寧侯夫人的第一句話就是:“囡囡啊,當年豐和道長是不是看錯了?”

因為虞汀汀上門過后,蔡枓升遷了,她也不那么討厭虞汀汀了。

安寧侯夫人像是受了大刺激一般,聲音尖銳的道:“才沒有錯,她就是個災星!”

她還反過來質問蔡老夫人:“我只是讓你幫忙把她籠絡著,好哄著她聽你的話,沒有讓你幫她洗名聲啊,你讓人傳出去的那些話干什么?”

蔡老夫人先前因為幫她,喊了虞汀汀進門,在蔡枓沒有升職之前,她被家里的孫子孫女各種冷待,兒媳們雖然看似跟過去一樣,但那其中微妙之處,她還是有所察覺。

但因為她理虧,她也不好找兒媳婦和說孫子孫女,憋屈了好長一段時間。

女兒不感謝她也就算了,竟然還幫來質問她。

她當即也是面色一沉:“那些話并不是我讓人傳出去的。”

“還有,你就是這么跟你母親說話的?”

“這些年真的是元烠把你寵得不成樣子了。”

安寧侯夫人被蔡老夫人冷臉一吼,也稍微冷靜了一些,她深吸一口氣,嬌聲道歉:“娘,我錯了,我也是太生氣了。”

“王爺這樣子做,現在外面的人都如何說我,如何說安寧侯府啊!女兒以后還要不要出門了?”

虞厲珩強勢為虞汀汀洗白,不僅讓她“沉冤昭雪”,還彰顯出他的一片護犢之情,讓不少人為之動容。

很多人都說:“平王雖然是個煞神,但寵女兒是真的寵女兒。”

越是有人夸平王寵女,安寧侯府對虞汀汀災星名聲聽之任之,甚至前段時間安寧侯夫人代替虞汀汀上門給人道歉的行為就顯得滑稽可笑。

而譚蕊站出來,大家也都大贊其懂得感恩。

鄭國公送布,更是讓人覺得,或許虞汀汀真的不是那么讓人討厭的孩子,若說譚蕊是虞汀汀幫過的人,但虞汀汀可沒有幫過鄭國公的忙。

那就只能是她自己招人喜歡了。

還有人說:“肯定是她招人喜歡,要不然煞神怎么對她那么好,皇上也認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