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誘愛九爺占有她后上癮戒不掉了 > 第1086章 應該沒問題
南宮恒略思索了一下,隨即神色就變得嚴肅起來:“當時李靜彤信誓旦旦,我確實有些擔心。”
“你以為我真拍了?”林婉年微微一怔,看了南宮恒一眼。
南宮恒一邊認真的開車,隨即正色點了下頭,語氣和神色都變得嚴肅了兩分:“是,我以為你真拍了。”
林婉年還未說話,南宮恒卻立刻接著說道:“不過,我倒不是不信你,只是……我也不知道你跟周陽進行到哪一步了,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婚前住一起很正常,我又不是老古董。”
“李靜彤說的那么信誓旦旦的,我是怕萬一你真的不懂事被人給傷害被人給騙了……所以也不免有些擔心的。”南宮恒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原來如此。
林婉年的心里,不由滑過一絲的暖流。
聽南宮恒說這種話,心里莫名有一股溫暖的感覺,讓她暖暖的說不出話來。
南宮恒看著那么冷的一個人,沒想到……私下里會這么暖。
倒是讓她有些意外的!
南宮恒說:“不過那李靜彤既然是造謠,什么罪名都是她罪有應得。”
他說著,到了一個紅綠燈下停了車,不由轉頭,眸光深深看了林婉年一眼:“但你沒這樣做,很好,周陽是個不值得的男人,他沒碰你,那最好不過了。”
林婉年倒是沒想過南宮恒居然是這樣想的,心里不由感動。
卻又還是忍不住問:“假如我真的拍了呢?”
她倒是想知道,她如果真的拍了,南宮恒會怎么看她。
會瞧不起她嗎?
還是會怎么樣?
南宮恒見小姑娘狡黠的眼神看著他,恍惚之間,似乎也明白過來什么似的。
綠燈亮了,南宮恒車子往前開,他目視前方,對林婉年的話也沒質疑,而是認真的想了想之后,才說:“假如你真的拍了,我也只會質疑你的眼光,不會質疑你的人品。”
聽著南宮恒認真而又嚴肅的話,林婉年更是意外。
看著南宮恒的神情之中,帶了絲絲縷縷的溫馨和感動。
南宮恒表現出來的一面,跟如今的他,大不一樣。
這樣的南宮恒,讓林婉年感動的同時,也讓她十分的意外。
林婉年見南宮恒事事句句都回答的那么好,一時間起了捉弄的心思。
她看向南宮恒,不由再次問了一句:“假如……我成了你女朋友,是你女朋友拍了呢?然后又被李靜彤拿出來當眾威脅,你會怎么做?不會覺得很丟臉嗎?”
南宮恒的眸光閃過一絲陰霾,聲音也跟著冷了幾分:“那我會殺了周陽。”
林婉年一怔,她只是打個比方,沒想到南宮恒居然這樣說。
而且,看著他眼神里一閃而過的冷意,莫名的帶著一絲愕然,驚的竟是半晌都說不出話來了。
南宮恒開著車,認真的看著前方,但卻也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林婉年眼神里的視線。
心里不由好笑,到底還是個小丫頭。
但臉上卻絲毫沒表現出來,認真解釋說:“如果真是我女朋友,她的過往我不計較,我要的是現在和以后。”
“但作為一個男人,如果真的被人拿出這種東西來威脅,那就是對方的人品有很大的問題。”
“我絕不會容忍這種人,所以……只能讓他付出代價!”
林婉年看了看南宮恒,眨眨眼。
南宮恒見她不說話了,不由笑一聲,問:“怎么?被嚇到了?覺得我很可怕嗎?”
“那倒不是。”
林婉年忙回了南宮恒一句,遲疑了片刻后,忍不住說:“我只是覺得……當恒哥哥的女朋友,一定會很有安全感!”
“也更是沒想到,恒哥哥你這樣的男人……居然也會有這樣一面,若真的動了殺念,你不怕被追究嗎?”
畢竟,南宮恒這樣的人,代表的就是正義!
南宮恒一怔,隨即笑道:“當然不會凌駕在法律之上了,但周陽那樣的人,想要他死,有很多種合理的方法和理由,不是嗎?”
“況且,以我對安國的功勞和作用,如果有人威脅我的女朋友,還是以這種方式,我就算沖動之下做錯一點什么,懲罰也不會太重。”
“不過都是些無足輕重的錯誤而已,你不用為我考慮。”
林婉年好笑,兩人只是一個假設問題,怎么還認真上了?
林婉年鄭重的點了一下頭:“也是,他整天都想著投機取巧,以前是我錯看他了。”
南宮恒轉頭,眸光深切的看了林婉年一眼,不由笑了笑:“現在知道錯了?”
林婉年小嘴一鼓,無奈的點點頭:“是,我知道錯了。不過沒關系……我及時止損了不是嗎?”
南宮恒先是怔了一下,隨即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是,說的對。”
林婉年輕拍了下手,看著南宮恒的神色變得嚴肅了幾分:“還都得多謝恒哥哥。”
南宮恒皺眉,搖搖頭:“跟我還那么客氣?”
“恒哥哥不在意,可我道謝總是要說的。”林婉年正色說道。
南宮恒輕笑著點了下頭,也沒多說什么,只穩穩開車。
到了分叉路,南宮恒不由問林婉年:“回林家,還是你上次自己那個住所?”
林婉年說:“回我自己那兒吧,現在太晚了。”
爸媽前段時間剛回國,她這個點回去,怕是要被教訓的了。
南宮恒也沒多說什么,只問她:“你自己一個人住,安全也有保障?”
林婉年想了想,說:“那邊治安挺好的,物業也盡職盡責,應該沒問題。”
那邊畢竟是高檔住宅小區,安保沒問題。
“而且,周陽和李靜彤現在就被關進去了,不會有什么危險。”林婉年又說。
南宮恒想了想,隨即說:“我車上有一套新的監控設備,很容易裝,我等會送你過去,順便拿下去裝在你家。”
“啊?現在嗎?”
林婉年說:“恒哥哥,會不會太晚啦?”
南宮恒搖了下頭:“不會,很容易裝的。”
“周陽跟李靜彤雖然被關起來了,可是……還有你那個同學向前他們,向前被打了,我是不怕,萬一找到你,你一個人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