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葉楚月夜墨寒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 第3383章 好畫當賞

第3383章好畫當賞
第3383章好畫當賞
“災禍祥瑞與否,就不勞煩骨武殿主關心了。”
楚月將卷起兩側的畫軸收起,置放于神農空間之中。
畫軸在神農空間打開。
小狐貍用爪子痞里痞氣地打了個響指。
只見畫軸由上至下徐徐地展開。
小黑和破布從左右兩個方向不約而同前來盯著畫卷看。
軒轅修瘦長瓷白的手摸了摸下巴,“是有功力的。”
“好畫當賞!”小黑激動道。
破布幾不可見地翻了個白眼,“賞何物?賞些詛咒過去嗎?”
“未嘗不可,她命硬,詛咒乃是錦上添花呢。”小黑眼睛發紅好似在釋放貪婪的光。
當詛咒的,就對紫憐心這類人心動,乃是世上罕見不可多遇的命格。
小黑咧著嘴笑,就要把這幅畫收起來留作紀念,嘴里還不忘念叨:“留著傳宗接代也是極好的。”神農空間的人與獸們也不知小黑一坨詛咒能有什么子孫去傳宗接代,只覺得此刻小黑的率真純粹惹人笑。
然,一道風勁閃過,直接將畫軸收起。
小黑瞪著眼睛看過去,瞧見小狐貍話不敢多說什么,卻是滿眼的怨言,恨不得找主子告狀說這只臭狐貍搶他的好寶貝,淚眼汪汪的破布見了都覺得滑稽。
“我先看上的。”
小黑弱弱地開口,聲若蚊蠅,有種充滿窩囊勁的不服。
“我媳婦。”小狐貍理直氣壯道,倒是和小黑較勁上了,看得軒轅修忍俊不禁只得拼命憋笑到臉紅臉又抽抽著。
小黑聽到這話,蔫了吧唧。
小狐貍又道:“我兒他娘。”
“?”小黑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是?”小狐貍又問。
“……”小黑欺軟怕硬,委屈的只敢去瞪破布。
破布則是一臉迷茫。
楚月見狀,唇角是不自覺地笑。
怎會有人九萬年的歲數了,還和小詛咒較真,甚至莫名攀比上了。
血海的論劍換了一批又一批的人,亦是如火如荼,雖不如楚月的賭道和《凡人道說》
,卻也是精彩紛呈,目不暇接。
現下最精彩的一場論劍,則是大炎城的次子炎如墨。
占據上風,有一夫當關之勇。
俊美無儔,讓許多少女心如擂鼓。
大炎城主望著自己的兒子情不自禁地點頭。
幼子炎梟正沉浸在兄長的論劍比試之中。
望見紫憐心將畫作送給了楚月,皺了皺眉頭。
楚月和炎家兄弟也算是冤家路窄的老熟人了。
曾經于無上殿考核歸墟入冊之時,和炎家兄弟倆有不少過節。
她和藍雪姬博弈,后者慘死于大炎城,正是炎如墨的心上人。
炎梟更是在無上殿言語幾番開罪過。
“憐心仙子倨傲如月,冷清冷心,她為葉楚王作畫,豈非是玷污了自己作畫的手?”
炎梟甚是不悅,眼睛微微發紅。
須知。
他曾求過幾次紫憐心的畫,都被拒之門外。
那年,也是大炎城上古遺跡開啟之日。
爍金流石的熱。
紫憐心坐在輪椅之上,被人推著從長街走過。
所過之處,有一陣清香冷風,沁人心脾。
不管過去了多少年,炎梟都久久難忘。
然而他登門多次紫憐心都不愿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