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妖孽仙醫 > 第64章 我滿足你

站在門口,李云浩看見房間里面堪稱奢華,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在門口猶豫了兩三分鐘,他才走進去。

要不是身上臟成這個樣子,他是不會進來的。

二樓有很多房間,根據林雨柔的指示,來到最大的那個房間,果然看見一側有一個浴室。

進了浴室,把身上臟兮兮的衣服脫下來扔到里邊的垃圾筐里,正要洗澡,這才發現墻邊的晾衣桿上掛著很多女人的小衣物。

有文胸,也有內褲,甚至還有絲襪。

每一件都是那么精致,那么可愛,特別是那條內褲,就跟幾條線似的,只在重要的地方,有一點點的透明的面料。

看到這些,他的心不由得一緊。

這是林雨柔的浴室,那這些衣物肯定是她的了。

這個高冷的女人,沒想到她的內衣竟然如此大膽,看來,她也有嬌柔嫵媚的一面。

管不了這么多了,還是先痛痛快快的洗個澡吧。

二十多分鐘過后,李云浩把全身上上下下,干干凈凈的洗了一遍,整個人頓時變得神清氣爽,可是洗完之后,他才發現事情有些不對頭,他沒有換洗的衣服呀。

還好旁邊有浴巾,李云浩急忙把浴巾圍在自己的腰上,這才從浴室里走出來。

臥室很大,很寬敞,右邊有兩個櫥子,旁邊有一臺電腦,正中間是一張碩大的床。

床上鋪著潔白的被褥,床頭照例放著林雨柔的文胸內衣什么的。

昨天晚上他跟顧若冰在一起,所以睡得不太好,洗完澡之后,覺得有些困了。

猶豫幾秒鐘之后,實在抵擋不了困意,便躺了上去。

心想反正這女人還沒回來,他躺一會兒也無所謂,等聽到樓下腳步聲的時候,他快些爬起來就是了。

被褥很柔軟,而且還帶著林雨柔身上淡淡的芳香,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運動量太大的緣故,躺下一會兒便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直到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傳來,他才醒了過來。

他茫然的睜開眼睛,看見林雨柔咬牙切齒的站在他的面前,手里還提著幾個袋子。

“混蛋,誰讓你睡我的床的?睡就睡了,竟然還赤身裸體。”林雨柔瞪著那雙漂亮的大眼睛,氣呼呼的說道。

“對不起啊,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洗完澡之后感覺有點累,就躺了一會兒,可沒想到竟然睡著了。”李云浩照實說道。

“臭男人,竟敢睡我的床,我被你氣死了。”林雨柔把手里的袋子啪的一下就甩到了他的身上。

“穿上這些衣服,立馬給我滾蛋,有多遠滾多遠。”林雨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轉身蹬蹬噔噔地下樓了。

李云浩把那幾個袋子拿過來,發現這女人竟然挺貼心的,外衣,內褲,甚至還有鞋子和腰帶。

他急忙把這些衣服穿上,這才從樓上走下來。

林雨柔坐在沙發上,氣的臉都紅了。

“林院長,對不起啊,我真不是有意睡你的床的,你要覺得我臟了你的床的話,你換一套床單就是了。”李云浩滿是無奈的說道。

“滾滾滾,不想看見你,立馬給我滾蛋。”林雨柔吹胡子瞪眼的,李云浩知道這女人的脾氣,急忙閃身走了出去。

大概走了五六分鐘,還沒打上車呢,電話就響了。

“林院長,你還有什么事嗎?”柳十三小心翼翼的把電話接了。

“你給我滾回來。”

“還有什么事啊?”李云浩頓時變得無奈起來,這女人長得漂亮,但是太兇了,所以他不想跟她有太多的交流。

“讓你回來就回來,立刻馬上。”那邊說完,立馬把電話掛了。

李云浩只好再次回來,看見這女人依然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

“你還有什么事兒?”

“把那些臭衣服拿走,放在我的浴室里算啥呀?這有垃圾袋,裝起來扔了,被你臟死了。”林雨柔說著話,身體微微顫抖不止。

李云浩這才想起來,快速的上了二樓,把那些臟衣服提了下來。

就在他往外走的時候,林雨柔又說話了:“等一等。”

“你還有事啊?”李云浩小心翼翼的。

“沒什么大事兒了,我問你一句,侯廣平的事兒,你有辦法沒有?”

林雨柔之所以這么問,是因為她爹曾經說過,這件事情李云浩能處理,雖然她不信李云浩有這本事,可她還是忍不住問一句。

“我哪有什么辦法呀?我就一個打工仔,還是個實習生,你們兩個大院長都不行,我更沒辦法。”李云浩雙手一攤,照實說道。

“好吧,那你走吧,今天讓你受委屈了。”林雨柔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是啊,我確實很委屈,我為了保護你才被人淋了尿的,你竟然還這么對我?”

“我對你怎么了?我的床都讓你睡了,我的浴室給你用了,我還給你買了新衣服,還不行啊,你還想怎么樣?”林雨柔的又生氣了,聲音都提高了幾度。

李云浩看著她生氣的樣子,心中突然間多了些快感。想想這女人剛才那兇神惡煞的感覺,于是嘻笑著說道:“也沒想怎么樣,就是你的腿太漂亮了,要是讓我摸一下的話就好了。”

林雨柔聽了他的話,緩緩的站了起來。

看著她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李云浩不知道這女人要干嘛。

林雨柔徑直走到他的面前,猛地伸出手捏著他的腰使勁一擰罵道:“臭流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都現在了還敢調戲我,我治不死你。”

李云浩萬萬沒想到,這女人來了這一招,疼的一陣呲牙裂嘴之后,伸手就把她的手腕抓住了。

“林雨柔,你再擰我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林雨柔冷笑一聲道:“就憑你,不客氣你能怎么樣?”

“你說怎么樣?這么大的房間里就咱兩個人,先奸后殺都有可能。”李云浩臉上露出一絲壞笑,有些得意的說道。

“先奸后殺是吧?好,我滿足你。”林雨柔眼神一斜,伸出另一只手,在他的胳膊上又使勁擰了一下。

李云浩嘴巴一張,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