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養鬼為禍 > 第八千六百九十六章:插花
    “這有什么膩的,還能這樣的享受,說明是好事。”我回答道。

    “除此之外呢?”肆小仙蹲了下來,用盤子撥了撥水,魚兒立即游了過來,任由她摸著頭。

    “沒有除此之外了,有些事,順其自然就好了。”我笑了笑。

    “這時間一到,你可就要走了,確定不需要暗示一下我,亦或者提醒一下我?”肆小仙笑了起來。

    “對神女而言,只可遠觀之,不可褻玩焉,我只要投其所好就好,至于得到什么結果,其實并不重要。”

    “哼,好吧,我看你還能忍著多久。”肆小仙站起了身,牽起我的手,飄然到了桃花林中。

    把我留下后,她拿出了修枝剪,截取了好些花枝后,又帶著我回到了一處閣樓中。

    站在窗前,看著她在剪枝插花,我并不覺得無聊,甚至偶爾還會上手幫幫忙。

    人總有點興趣,仙子也是一樣。

    雖然變出來的東西一樣漂亮,但要是總靠著仙術去做出來,就失去了動手的意義了。

    人生有時候也需要平平淡淡。

    “夫君是個妙人。”肆小仙端著做好的插花,一邊看一邊稱贊。

    “那當然,要不然怎么是你夫君呢?”我恬不知恥的笑了起來。

    肆小仙忍不住笑著搖頭。

    我當然不能保證女子軍團的成員都喜歡我,畢竟這世上不同的人千千萬萬,總有一款是對自己契合度最高的。

    跟著我,其實也只是因為我擁有足以保護她們的能力而已。

    如果我弱小至極,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未嘗沒有脫離之人。

    很多也只是建立在需求關系上。

    “夫君,怎么露出如此憂郁的表情來?是在想什么事情么?”肆小仙好奇道。

    我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到了今日的境地,本來就是有話說話,面子這東西,在特定的時期是不需要的。

    果然,肆小仙一聽,頓時眼眶微微一怔。

    “你怎么會這么想?”

    她說完,手輕輕拍了拍我的胸膛,幽怨的說道:“都是我這些日子下來,都一味的讓你陪著我了,卻讓你生出了這樣的想法,簡直是罪過了,其他姐妹知道了,豈不是要怪我不懂事了?”

    我抓住了她的手,柔聲說道:“其實我也沒那么悵然,只是看著這插花,思緒飄遠了而已。”

    “唉,其實我對夫君又何嘗不是日思夜想?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在見到你后,同樣患得患失起來,畢竟承歡簡單,真 單,真心卻難知,以至于我才如此怠慢了夫君……”肆小仙說完就靠在了我是懷中。

    我輕撫她的后背,笑道:“要求高點很正常,一點要求都沒有,我才應該感到害怕吧,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聽完我的話,肆小仙急忙解釋道:“哪有,其實這段時間里,我都有好幾次忍不住了,都是硬生生忍了下來的。”

    肆小仙不像是韓珊珊,本來就是正兒八經的人,要是和對待韓珊珊一樣對待她,那是進不了她內心深處的。

    正所謂壓得越低,炸的時候威力越大。

    打開了心扉后,肆小仙也有些不及不顧了,態度很快從被動轉為了主動。

    在離開的時候,大有要我開后門加時間的暗示。

    我并沒有開這先河,這要是超了時間,其他的女子軍團成員總有背后傷心的,而且還不會告訴你。

    所以我已經被逼成了時間管理大師了。

    離開后,我就先行去了李念君那邊。

    畢竟先去荊小蠻那邊,她肯定會不高興的,但先來她這兒,荊小蠻不敢說什么,畢竟先來后到,我畢竟先認識的李念君。

    挽著我手,李念君一身的雪白,美得如夢似幻。

    不得不說,她已經不再可以保持幼態了,模樣拉開后,畢竟是美人坯子,妥妥的大美女一枚。

    “夫君,怎么了?”

    “我在想,你和荊小蠻真是對歡喜冤家,你自己大變樣就算了,連這次我見她,她也形象大變了。”我摸了摸下巴,一副思考的架勢。

    李念君掩嘴輕笑,說道:“萬年過去了耶。”

    “嗯,是萬年過去了,難為你們對我的心都沒變。”我笑道。

    李念君詫異的看向我,問道:“夫君怎么會有如此疑問?天地再變,此事斷不會變,這不該是我們的共識么?”

    “呃……當然是。”

    “不對,夫君有心事。”李念君陷入了思考,很快說道:“按照時間來看,夫君從小仙姐那邊過來的,可是小仙姐姐怠慢了夫君?”

    “那倒沒有。”我心道李念君這小姑娘,還是那么的敏感。

    “那就好,小仙姐姐其實挺好的,做事一絲不茍,只不過不如我們那般,喜歡開玩笑。”李念君說道。

    為了防止李念君繼續查下去,我只能岔開了話題。

    “修為?我修為一向極好的,十二戰神,那都是虛名,實際上,我和小蠻可厲害了。”李念君也不裝了。

    “有多厲害?”我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