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系統賦我長生我熬死了所有人陳長生李念生念慈 > 第823章 操控一切的送葬人,龐宏的賭約
    面對兩人的一唱一和,龐宏微微一笑并沒有在意。
    兩家歷來不和,要是這么輕易就把東西拿回去了,那才奇怪呢。
    “長生道友不知道沒關系,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下。”
    “你手中的法寶,乃是我合陽天遺失的至寶九天玄黃戰旗。”
    “四梵三界親如一家,為了合陽天和太明天的友誼,長生道友是不是該做點什么?”
    “帝子言之有理,回去之后我就撰寫一篇文章,專門歌頌合陽天與太明天的友誼。”
    “省的讓一些小人在背地里重傷我們兩家的情誼。”
    眼見陳長生還在和自己繞圈子,龐宏眼睛一瞇淡淡道。
    “既然我們兩家都已經親如手足了,那長生道友是不是應該把九天玄黃戰旗還給我們。”
    “不給!”
    陳長生直接拒絕了龐宏的提議。
    “這是為什么,難道長生道友想破壞我們兩家的友誼?”
    “并不是,我正是想維護兩家的友誼,所以才不能把這東西給你們。”
    “九天玄黃戰旗遺失,準確的來說應該是被我們曾經的敵人奪走了。”
    “這東西遺失之后,合陽天把這件事上報給了四梵天。”
    “既然已經上報了,那就說明這件東西列入了損失的名單當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件東西又被我們太明天從敵人手里奪了回來。”
    “所以說到底,這東西終究是我們太明天的戰利品,而不是合陽天的法寶。”
    “如果這東西被合陽天給要走了,天下悠悠眾口,將會如何談論我們兩家的關系。”
    聽到這話,太明天眾多天驕皆是暗自點頭。
    兩家的關系本來就不好,你現在上嘴皮子一碰下嘴皮子就想從我們手里拿走東西,天下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眼見陳長生這邊無法找到突破口,龐宏又看向苗石說道。
    “苗兄,這件事你怎么看?”
    “今天是賞花大會,其他事情稍后再說。”
    苗石不接這個話題,陳長生哪里又找不到突破口,龐宏的臉瞬間就耷拉了下來。
    “言之有理,在賞花大會上談論其他事情,確實有傷風雅。”
    “不過既然這是賞花大會,怎么能沒有一些看得下去的東西呢。”
    “我從合陽天帶來了一株奇花,請諸位品鑒品鑒。”
    說著,龐宏右手一翻,一株純白色的花朵出現在眾人面前。
    看到這白色的花朵,苗石和姜伯約瞬間凝重了起來。
    察覺到外界的情況,神識空間的小木頭隨口問道:“這是什么東西?”
    聞言,陳長生一邊吃靈果,一邊說道。
    “優曇花,世間罕見的至寶,通常生長在泰坦巨獸的身上。”
    “泰坦巨獸實力強悍無邊,非絕世大能不可力敵。”
    “另外泰坦巨獸還是你們四梵三界的底牌之一。”
    得到這個回答,小木頭不解道:“泰坦巨獸是四梵三界的底牌,那我怎么沒有聽說過。”
    “都是底牌了,能讓你這種無名小卒知道嗎?”
    “當初攻打紀元的時候,你們的泰坦巨獸為我們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擾。”
    “等到你們進入紀元之后,泰坦巨獸就被隱藏了起來。”
    “萬余年的時間過去了,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陳長生給小木頭普及一些知識,苗石則是冷著臉說道。
    “前段時間就聽聞合陽天的泰坦巨獸有異動,現在看來恐怕是因為龐兄取走了優曇花吧。”
    “一頭畜生罷了,不值得關注,只要能讓諸位高興我就心滿意足了。”
    “不過我聽聞,兩朵優曇花聚在一起會迸發出世間奇景。”
    “這種東西在下從未見過,不知苗兄能不能滿足我這個小愿望。”
    龐宏的話讓苗石猶豫了起來。
    這時,姜伯約開口道:“龐公子想看,我們太明天自然會盡力滿足。”
    “但這件事情就這么弄多少有些單調,不如我們立個賭約吧。”
    “大家一起去取優曇花,先得優曇花者獲勝。”
    “沒問題,不過有賭約就要有彩頭,就以長生道友手中的九天玄黃戰旗為彩頭如何?”
    聽到龐宏提出的條件,苗石平靜道:“可以,但如果你輸了,我要‘萬法回春’。”
    “一言為定!”
    爽快達成約定,大家也都沒什么心情賞花了。
    很快賞花大會匆匆結束,現場只留下了苗石三人。
    “伯約,你給長生介紹一下泰坦巨獸,我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
    說完,苗石匆忙了離開了。
    等到苗石離開之后,姜伯約遞給陳長生一個玉簡說道。
    “長生,泰坦巨獸的消息都在里面,你仔細看看,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話音落,姜伯約也匆匆離去。
    兩人全部離開,陳長生咧嘴一笑,慢悠悠的吃起了會場上遺留下來的果盤。
    “小木頭,你功法要來咯!”
    “什么意思,難道‘萬法回春’就是適合我的功法?”
    “是的。”
    “不是,這事情有這么巧嗎?”
    “想什么呢,世上哪有這么多巧合,我故意安排的。”
    “至尊骨太過剛猛,需要一門柔和的功法才能讓其發揮最大的功效。”
    “縱觀四梵三界,唯有合陽天的‘萬法回春’最合適。”
    “所以只要給苗石提條件的機會,那他一定會索要‘萬法回春’。”
    面對陳長生的話,小木頭的思緒開始有些混亂了。
    送葬人說的輕描淡寫,可自己總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準確的來說,自己還沒有找到整個布局的關鍵。
    突然,小木頭猛然抬頭道:“龐宏拿到優曇花是你的手段?”
    “可以呀!”
    “居然能猜到這一步。”
    “你什么時候又和合陽天勾搭上了。”
    “這話說的真難聽,什么叫勾搭,我這叫從旁協助。”
    “四梵三界雖然能驅使泰坦巨獸,可泰坦巨獸一旦發起狂來,縱使是天帝也會頗為頭疼。”
    “為了了解清楚這種生靈,我研究了很長時間,終于讓我找到了一點點竅門。”
    “我把這些竅門留在了一處據點當中,然后又讓合陽天順便撿到。”
    “如此一來,他們便有了對付泰坦巨獸的方法。”
    “太明天死抓著九天玄黃戰旗不放,走投無路之下,龐宏一定會用泰坦巨獸來打賭。”
    “同時為了得到‘萬法回春’和太明天的臉面,苗石也一定會接下這個挑戰。”
    “等到關鍵時候,泰坦巨獸牽制住西鄉侯張志以及虎侯許褚。”
    “沒有了護道人,這群小娃娃,我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