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相親當天,豪門大佬和我領證了鄭汀淺 > 第159章 書架旁的吻
傅聞深低垂著眸子,看著眼前的女人。
她微微后傾,身體緊挨著書架,仿佛被剛才的事情給打蒙了一般。
傅聞深早就知道她長得好看,可是,此刻看著她精致的小臉,烏眸雪膚,眼神懵懂水潤,無措又驚慌,簡直像是一只無辜的羔羊。
傅聞深只覺得,心臟狠狠的顫了一下,心跳似乎都不受控制的加快了幾分。
他忍不住抬手,摩挲唇角,像是在回味著剛才那一瞬間的感覺一般,想到之前兩次跟鄭汀淺接吻的經歷,傅聞深的眸色又暗了幾分。
他深邃的眉眼緊盯著鄭汀淺,喉結微微滾動,那眼神,仿佛在看自己的獵物,要將她整個人攝入他的眼中一般。
被他這樣盯著,鄭汀淺心里有種說不出的緊張。
唇上的觸覺猶在,鄭汀淺的臉滾燙的厲害,她咽了口唾沫,想假裝若無其事,問傅聞深,你怎么會突然過來。
結果,她剛剛張開小巧的檀口,還沒說出一個字,傅聞深的薄唇便直接壓了下來。
傅聞深自認為,他向來不是什么好人,在一些事情上,他自然也不會委屈自己。
之前沒有嘗過某些滋味,可是,一旦品嘗過個中滋味,讓他再繼續委屈自己,那恐怕也不太現實。
可能是倆人之前已經發生過更親密的關系了,所以,傅聞深這次根本不曾有多少猶豫。
唇瓣相觸的瞬間,鄭汀淺的身體似乎都微微輕顫了一下。
鄭汀淺原本要張口說話,但這卻是方便了傅聞深深入攻城略池。
鄭汀淺被傅聞深霸道的壓在書架上,傅聞深的唇很快封住了她所有的呼吸。
傅聞深吻的兇猛而又熾烈。
他這次的吻,早已不像第一次那么毫無章法。
鄭汀淺感覺自己像是溺水而亡的人,快要失去所有的呼吸,仿佛她的生死都掌握在眼前這個男人的手里一般。
傅聞深松口,給了她幾息喘口氣的機會,可是,她剛緩了一口氣,傅聞深的唇又落下來,相似又讓人渾身發麻的感覺再次兇猛的襲來。
鄭汀淺的鼻翼間,都是傅聞深身上好聞又清冽的氣息,這種氣息中似乎還夾雜著淡淡的煙味,莫名的帶著幾分纏綿和繾綣。
鄭汀淺只覺得雙腿發軟,雙眼也不自覺迷離起來,就連她手里的書也不知什么時候掉在了地上。
傅聞深似乎感覺到她身體軟的快要滑下去了,他的長臂一撈,緊緊鎖住了鄭汀淺的纖纖細腰。
傅聞深一邊加深這個吻,一邊單臂摟緊她的纖腰。
他的動作強勢又溫柔,手指摩挲著她腰間的阮柔,仿佛對她的腰肢愛不釋手一般。
傅聞深早就不是第一次知道鄭汀淺的腰細了,可是,這次仍然覺得,她的纖腰細的過分,讓他愛不釋手。
這個吻,似乎過了很長時間,鄭汀淺感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一般久,直到她感覺到傅聞深身體的某些變化。
鄭汀淺盡管被親的渾身酥軟,但她的意識終于回歸了幾分。
她紅著臉,努力睜開眼睛,忍不住伸手去推傅聞深。
傅聞深的眸色深的嚇人,突然被她推開,他的目光像是要將鄭汀淺拆吞入腹一般。
鄭汀淺忍不住咬了咬嘴唇,不自然的移開視線,不敢與他對視。
看著鄭汀淺紅撲撲的臉頰,淺櫻色的嘴唇像是鍍了一層蜜一般,柔軟又清透,又仿佛水蜜桃一般,鮮嫩且多汁。
傅聞深呼吸有些重,他也意識到,再親下去,他可能就要失控了。
他原本也沒想在書房里亂來,他的手指重重的在鄭汀淺柔軟的唇上摩挲了兩下,這才將臉埋在鄭汀淺的頸窩,呼吸粗重的有些嚇人。
鄭汀淺當然知道傅聞深這是怎么回事,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像是要燃燒起來了一般,臉頰燙的厲害。
傅聞深灼熱的呼吸灑在她的頸肩,他長長的睫毛貼著自己的脖頸,睫毛一閃一閃的,弄得鄭汀淺有些發癢。
只不過,盡管鄭汀淺有點癢,她卻絲毫不敢亂動,生怕又惹得傅聞深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