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相親當天,豪門大佬和我領證了鄭汀淺 > 第66章 這女人腦子不正常
鄭汀淺腳步一頓,有些吃驚:“傅聞深?你還在樓上?”
傅聞深靠在墻上,目光有些虛空,似乎是在想事情。
他手里夾著一根煙,煙是點燃的狀態,只不過,他好像沒怎么抽。
看到鄭汀淺,他隨手將煙滅了,這才開口:“嗯,等你。”
“你怎么不下樓呀?我還以為,你這會在樓下呢。”鄭汀淺道。
傅聞深看了她一眼:“樓下太吵。”
鄭汀淺眨了眨眼:“哦,那我們現在……”
傅聞深抬步往樓梯口走去:“現在下去。”
鄭汀淺連忙跟上,她想到自己之前狼狽的模樣,心里還是有些不自然。
她腳步突然一頓,因為意識到,她似乎在傅聞深面前,莫名開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傅聞深見她突然停下來,轉身看了她一眼:“怎么不走了?”
鄭汀淺連忙回過神:“沒,就是突然想問你,你原來還抽煙呀,我之前都沒見過。”
傅聞深眸光微閃:“你不喜歡,不是嗎?”
傅聞深的確抽煙,只不過,在他查到的資料中,鄭汀淺似乎不喜歡抽煙的男生,所以,他跟鄭汀淺結婚后,有意識的不在她面前抽煙。
鄭汀淺心臟微微一悸,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包圍了她的心房,讓她一顆心仿佛沉浸在溫水里,說不出的溫暖。
她沒想到,傅聞深居然連這種細節都注意到了,她的確不喜歡煙味,因為她對煙味過敏,聞到煙味,就覺得整個人喘不上氣兒。
她語氣不由的認真了幾分:“傅聞深,謝謝你。”
謝謝你這么為我著想。
傅聞深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鄭汀淺,語氣柔和:“不用跟我客氣,淺淺,我是你的丈夫。”
每當傅聞深用這種溫柔的語氣跟鄭汀淺說話,鄭汀淺都會想到他對旁人冷漠疏離的態度。
每當這種時候,鄭汀淺都會覺得,自己對傅聞深是與眾不同的。
這種感覺,讓鄭汀淺的心里多了一種說不出的雀躍。
她見傅聞深轉身繼續下樓了,立馬跟了上去。
他們一下樓,就看到顧行舟和蕭奕歡,還有阮思思坐在一處環形沙發上。
他們面前站著兩個女人,一個是性感漂亮的大明星韓雪珊,另一個則是之前出手給鄭汀淺潑臟水的女生。
這女生這會已經不哭了,可是,她臉色慘白,一副驚恐至極的模樣。
至于之前別墅里的其他人,其他人這會功夫,已經不見了。
很明顯,顧行舟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后,直接清場了。
傅聞深拉著鄭汀淺走過去,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他神色冷淡的看了一眼顧行舟:“都查到了些什么?”
顧行舟輕咳了一聲,如實道:“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韓雪珊,她跟柳雪兒說,只要柳雪兒能把那一盆泥水潑在鄭小姐身上,她就答應給柳雪兒一個女三的角色。至于其他人,都是跟著起哄看戲的,并沒有做什么。對了,柳雪兒就是之前對鄭小姐動手的人。”
顧行舟說著,還抬抬下巴,指了指站在一邊,努力縮小存在感的女生。
傅聞深的眸子閃過一抹冷光:“所以呢?韓雪珊為什么要針對淺淺?”
傅聞深從來不信,這世上有什么無緣無故的恨。
聽到傅聞深喊鄭汀淺淺淺,顧行舟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叫的還真親密呢。
只不過,想到韓雪珊對付鄭汀淺的原因,他頓時有些尷尬:“那個……韓雪珊誤會,鄭小姐想勾引我,所以才……。”
結果,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傅聞深黑著臉打斷了:“勾引你?”
顧行舟頓時不自在的移開目光,不敢跟傅聞深對上:“這不是誤會嘛,韓雪珊這個女人腦子不太正常,所以才會多想。”
結果,他這話一出口,蕭奕歡突然冷笑:“難道這不是你自己拈花惹草惹出來的事情,到頭來還要淺淺給你背鍋!”
顧行舟被兩頭針對,他頓時欲哭無淚:“這……我也不想這樣的呀,我也沒跟韓雪珊說什么呀,誰知道這女人腦子里裝的到底是什么。”
傅聞深也沒想到,韓雪珊居然是因為這么無厘頭的原因對付鄭汀淺。
他轉身看向鄭汀淺:“淺淺,你說怎么辦?”
鄭汀淺想了想,開口道:“之前揍了柳雪兒一頓,我的氣也出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你看著辦就好,我沒意見。”
鄭汀淺說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連忙問:“對了,之前在我身上潑的到底是什么水?”
聽到這話,傅聞深也看向顧行舟。
顧行舟連忙解釋:“就是簡單的泥和水混在一起的泥水。”
鄭汀淺有些不解:“這么短的時間,他們在哪里弄到的泥水?而且,他們這么大的動作,別墅客廳里都沒有人發現嗎?”
城市不比農村,到處的地板水泥路,想找到土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