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相親當天,豪門大佬和我領證了鄭汀淺 > 第48章 某人打翻醋桶了
鄭汀淺身體微僵,她下意識的轉身看向身后的人。
之前,傅聞深跟萬老過來的時候,她就看到傅聞深了。
只不過,等宋輝進了休息室,萬老還在跟傅聞深說話,她就沒有主動湊過去。
傅聞深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的,她一點都沒察覺到。
也不知道,她剛才跟葉星辭這幼稚的對話,傅聞深到底聽了多少。
葉星辭皺眉看著突然出現的陌生男人,對方一靠近,仿佛就有一種迫人的威壓降臨,讓他覺得矮了對方一截似的。
更令他不爽的是,這個男人好像還真比自己高那么一點點。
葉星辭正要問你是誰呀,結果,他還沒開口,就聽到鄭汀淺連忙道:“傅聞深,他就是胡說八道的,你別在意。”
傅聞深深深地看了一眼鄭汀淺:“是嗎?我看你們相聊甚歡。”
鄭汀淺眉頭忍不住擰了擰,她怎么覺得,傅聞深有點不對勁兒呢。
只不過,還不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就聽到葉星辭不悅的聲音:“鄭淺淺,他到底是誰呀,你干嘛對他那么好聲好氣的?”
對自己就那么不客氣,簡直就是區別對待嘛。
鄭汀淺這才意識到,旁邊還有葉星辭這個大燈泡在。
她無語的轉身看著葉星辭:“葉星辭,你在胡說什么,這是我丈夫傅聞深,好了,沒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你也去忙自己的事兒吧。”
鄭汀淺說完,就打算離開。
結果,葉星辭一臉吃驚又受傷的表情:“鄭淺淺,你居然結婚了?”
鄭汀淺沒好氣的看著他:“我已經到了法定結婚年齡,結婚不是很正常嗎?”
葉星辭像是買不到中意玩具的小孩,滿臉不高興的開口道:“我還想讓你以身相許呢!”
這話一出口,鄭汀淺還沒說什么,傅聞深周身的氣息就冷了下來。
他沉著臉肅聲道:“葉先生,請你注意言辭,不要再糾纏我太太。”
葉星辭不甘示弱,黑著臉瞪傅聞深:“我之前也不知道她是你老婆呀,再說了,既然她是你老婆,那她剛才差點被人算計的時候,你去哪里了呀!”
眼看這倆人劍拔弩張,鄭汀淺立馬開口道:“好了,葉星辭,適可而止,我的確很感激你救了我一次,但是,這不代表,你能隨意指責我先生,我都沒想到自己會被算計,更何況是他。”
葉星辭被鄭汀淺說了,頓時有些委屈:“我也沒別的意思,我就是為你不平嘛。”
看著葉星辭這般孩子氣的模樣,鄭汀淺也沒辦法板著臉了:“真的謝謝你的好意,只不過,這件事情跟我先生無關,不該牽扯他的。”
葉星辭悶悶不樂的點頭:“好吧,我知道了。”
鄭汀淺點了點頭:“那我們先走了。”
鄭汀淺說完,便挽著傅聞深的胳膊離開了。
葉星辭看著他們的背影,忍不住呼了口氣,把心里的郁悶甩到一邊去。
傅聞深自從聽到葉星辭懟他,說鄭汀淺差點被人算計之后,他就一直沒有再開口。
只不過,他周身的氣息卻冷的厲害。
鄭汀淺跟傅聞深走出一段距離之后,傅聞深突然開口:“葉星辭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鄭汀淺腳步微頓:“我想你應該也能猜到一些,宋輝原本是想算計我的,只不過,葉星辭幫了我,所以,才會有之前宋輝找宋嵐那一幕。”
聽到鄭汀淺這話,傅聞深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鄭汀淺人是他帶來的,結果,最后差點出事兒,卻是別的男人出手相助,傅聞深心里像是打翻的醋桶一般,酸到了極點。
可是,他自己卻沒有意識到,他心里到底有多酸。
鄭汀淺無奈的看著傅聞深:“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差點被人算計,還是葉星辭主動過來告訴我這件事,他跟我說的時候,宋嵐和宋輝已經被他反手算計了,說起來,我還得感謝葉星辭呢,要不是他,我今晚可能就要名聲掃地了。”
傅聞深眼底閃過一抹陰鷙,臉色沉的可怕:“怪我。”
鄭汀淺看出來傅聞深生氣了,她無奈的嘆了口氣:“傅聞深,你別這樣,你又不是神仙,不能未卜先知,怎么會預料到宋輝還想算計我呢?”
傅聞深搖了搖頭,沉聲道:“我們走吧。”
鄭汀淺的話,并沒有安撫到傅聞深。
傅聞深覺得,這就是他的錯,他帶鄭汀淺來的,葉星辭都提前察覺到了宋輝的陰謀,可他卻一無所知。
傅聞深眼底閃過濃重的陰霾。
好一個宋輝,看來,他是真的活得不耐煩了。
此刻,傅聞深根本沒意識到,他娶鄭汀淺,原本就別有用心。
聽到傅聞深的話,鄭汀淺有些意外:“宴會還沒結束,我們中途離開,沒問題嗎?”
傅聞深搖了搖頭:“沒事,走吧。”
回家的路上,傅聞深一言不發的開車,鄭汀淺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緩和氣氛才好。
回到家,傅聞深換了鞋,上樓,直接進了書房。
鄭汀淺想了想,覺得傅聞深應該只是一時情緒轉不過來,估計明天就好了。
鄭汀淺還要卸妝,她就先回房間了。
書房里。
傅聞深坐椅子上,他背靠著椅背,發絲在他的臉上打下一圈陰影,他伸手松了松領帶,眼底閃過一抹暗光。
裝溫柔裝慣了,他差點都忘記了,自己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片刻后,他坐直身體,對著鍵盤敲擊。
Rowland:【在不在?】
A:【嗯,在的,老板,有什么事嗎?】
Rowland:【幫我去接近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