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相親當天,豪門大佬和我領證了鄭汀淺 > 第35章 他長得丑不丑
傅聞深突然踩了一下剎車,鄭汀淺因為慣性,身體不由自主的晃了一下。
她猛地伸手按住后背靠椅,扭頭看向傅聞深:“傅聞深,你怎么突然剎車?”
傅聞深的眸子有些晦暗不明。
只不過,在昏暗的車子內,鄭汀淺并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他聲音聽不出什么情緒:“突然想起一件工作上的事情,下意識的踩了剎車,沒嚇到你吧?”
鄭汀淺搖了搖頭:“我倒是沒被嚇到,就是你開車得小心點,以后可千萬別這樣了,萬一后面有車跟著,容易造成追尾事故。”
傅聞深淡淡的“嗯”了一聲,突然語氣不明的問:“你怎么知道我們集團換CEO的事情?”
鄭汀淺實話實說:“上午跟同事聊天的時候,聽他們說的,我們電視臺財經部的同事,都想要采訪這位新總裁呢,聽說他才從國外回來,英文名叫Rowland,似乎很是神秘,我們同事都特別好奇他,我這不是知道你在天馳集團工作,所以,就多聽了兩句。”
聽到鄭汀淺這話,傅聞深的神色有些微妙:“你呢?”
鄭汀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我怎么了?”
傅聞深的聲音似乎有些意味不明:“你好奇我們集團的新任CEO嗎?”
鄭汀淺笑了:“我好奇心沒有那么強,就是知道跟你有關,才多了解了一下。”
傅聞深聽到她這么說,點了點頭,說:“那你同事的想法和好奇心可能要落空了。”
鄭汀淺有些意外:“怎么說?”
傅聞深的聲音似乎聽不出什么情緒:“因為我們集團的新總裁很低調,他不喜歡任何采訪,不喜歡各種新聞雜志刊登他的照片。”
鄭汀淺了然:“原來如此,怪不得我聽我同事說,國內外媒體都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子。”
鄭汀淺是知道的,這種身份的人,如果沒有他的允許,一般的媒體就算是拍到他的照片,也不敢發出去的。
傅聞深看了鄭汀淺一眼:“他這樣不挺好的。”
鄭汀淺有些不解:“什么挺好的?”
傅聞深說:“低調點,不容易被綁架。”
鄭汀淺頓時秒懂,畢竟,這種家庭的孩子很容易被人綁架,訛錢。
鄭汀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珠子轉了轉,聲音帶著笑意:“其實,他這么低調,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傅聞深看她:“什么可能?”
鄭汀淺忍不住勾了勾唇:“他長得丑呀,因為長得丑,所以不愛拍照片。”
傅聞深的臉頓時黑了。
鄭汀淺沒注意到傅聞深的異樣,她難得這么歡樂:“傅聞深,你應該見過你們集團新總裁吧,他長得丑不丑?”
傅聞深握緊方向盤,聲音咬牙切齒:“他不丑!”
鄭汀淺忍不住哈哈哈笑出聲來:“估計就算是他長得丑,你作為下屬,也不敢說實話。”
傅聞深:“……”
這個該死的女人,就不能跳過這個話題了。
路上跟傅聞深聊的挺開心,直到晚上入睡前,鄭汀淺的心情一直都很不錯。
翌日。
吃完早飯,傅聞深順路送鄭汀淺去上班。
路上,鄭汀淺突然道:“傅聞深,你說,我要不要去考個駕照?”
其實,鄭汀淺大學時候本來打算考駕照的。
結果,宋嵐看到她關注駕校的消息,就在家里一直嚷嚷,鄭汀淺想讓宋輝給她買車。
鄭汀淺懶得搭理宋嵐,后來這件事就被擱置,不了了之了。
傅聞深看了一眼鄭汀淺:“怎么突然想考駕照的?”
鄭汀淺說:“我是覺得,我們現在住在白林灣,每天上下班打車也不方便,總不能讓你一直接送我,你偶爾可能也會沒時間。”
傅聞深想了想,點點頭:“考個駕照也好。”
他說罷,不知想到了什么,開口道:“你今天要是有空的話,去之前定制禮服的店里,看看禮服有沒有改好,晚上陪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鄭汀淺挑眉:“是你之前說的那個?”
她跟傅聞深之前買禮服的時候,傅聞深就說過,需要自己陪他去參加一個宴會。
傅聞深點點頭:“嗯,如果禮服改好的話,你可以直接拿回來,晚上我過來接你。”
鄭汀淺點頭答應:“好,我今天抽空去拿一下禮服,你開心小心點。”
因為昨天下班那會鄭汀淺被季晨污蔑的事情,今天,傅聞深直接把車停在了電視臺樓下。
鄭汀淺下車后,就看到李玲瓏提著一杯咖啡,從不遠處走過來。
看到鄭汀淺和她身后的邁巴赫,她頓時曖昧的朝鄭汀淺擠了擠眼睛。
鄭汀淺無奈的笑了笑,走過去,跟她一起往里走。
李玲瓏忍不住扭頭看了一眼離開的邁巴赫,忍不住羨慕感慨:“鄭汀淺,你瞞的可真緊。”
鄭汀淺哭笑不得:“我也沒刻意隱瞞,只是剛結婚,不想大肆宣揚而已。”
李玲瓏看著她,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不大肆宣揚是對的,畢竟,現在像你老公這樣又帥又有錢的男人,可不好找了。”
鄭汀淺不知道怎么接話,只能笑了笑。
倆人上了樓就分開了。
新聞部的記者外出現場采訪基本上是輪流的,鄭汀淺上周連續出了幾個現場采訪,這兩天倒是閑了下來。
她昨天寫的新聞稿全都通過審核了,今天倒是沒什么大事兒。
鄭汀淺早上處理完手頭的一些瑣碎工作,她打開手機,想找個合適的駕校,考駕照。
結果,她手機剛打開,蕭奕歡突然發消息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