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我先愛,你隨意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喝多了容易吵架
    “我能做主,”蔣懷秀咬了下唇,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你放心,我會去勸姚遙的。”

    聽她這么說了,我心里也明白了些:姚瑤跟她媽媽早晚得相認,估計是我爸一死,她們也就說開了。

    看來蔣懷秀也算是得了些安慰,畢竟女兒死而復生,不如見好就收。

    只不過,我覺得事情總是沒那么簡單的。

    “是么?姚遙跟我對付了一輩子。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了一點模棱兩可的把柄,她會愿意?”我擺弄著手里的玻璃杯,笑得有點腹黑:“蔣姨,我覺得吧。

    事情弄成這樣也好。不如就死磕到底,看看我究竟是人是鬼,也讓我爸的在天之靈安心——”

    “姚夕,你這樣子可就被動了。”蔣懷秀板起臉,終于用光了那些虛偽的耐心:“你想想,鑒定結果無非就兩種。是或不是都不耽誤我拿錢,但卻有一半的概率有可能耽誤你拿錢。”

    “是么?”我拄著下頜瞇眼睛:“就算我真的不是我爸的女兒,但遺囑上的名字寫的清楚,作為養女的我一樣也有法律上的繼承權益。

    你們真以為找個號稱無敗績的律師,就能翻云覆雨么?”

    “姚夕,既然大家都是聰明人,這個官司還有什么可打的必要呢?”蔣懷秀的手有點顫抖,聲音也開始啞了起來。我覺得她一定想不到我有這么難纏——當初那個一見到她就嚇得恨不得溜著墻縫走的小姑娘,還是我么?

    “媽!你干什么呢!”

    這時姚瑤突然就闖了進來,一下子把蔣懷秀拖起:“你來找姚夕干什么?”

    “你媽說想跟我私了,”我微微一笑:“我說她做不了主,現在是你不打算放過我。”

    “我的確是不打算放過你。”姚瑤狠狠地盯了我一眼,然后對蔣懷秀道:“媽,俞律師承諾過一定能打贏這場官司的。你就別管了——”

    “可是,錢——”蔣懷秀抖索著唇,似乎還想再說點什么。

    “媽我跟你說過了,我有辦法融資。”姚瑤扶著蔣懷秀就要走。我則在身后很不厚道地叫了一句:“喂,你們還沒埋單呢!”

    我舉著自己手里的溫水:“不好意思,我沒消費~”

    “姚夕你別得意!咱們走著瞧!”姚瑤恨恨地拽出一張鈔票,同時抓起桌上那大半杯奶茶,劈頭就要往我臉上揚。

    我覺得狗急也不過就是如此跳墻——只可惜,她的手腕一下子就被一個人捉住了。

    原來是奶茶店的服務生!

    “小姐,店內禁止不文明行為。”

    我看到姚遙驚呆了,而我——也驚呆了!

    “林子賦?”

    這個穿著黃色t恤,牛仔背帶褲的小侍應生真的是程風雨事務所里的林子賦。

    我恍然一瞬,剛才就覺得那個走來走去的背影好像有點眼熟呢。沒想到竟然是他——

    他……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我下意識地往窗外看了一眼:這個奶茶店就在名揚大廈對街,視角剛剛好。難不成……是莫綠菲得立場暴露了以后,林子賦換了個方式上場?

    可是韓千洛為什么要程風雨一直派人在名揚這里蹲點呢?

    林子賦當然知道姚瑤了,想到上一次差點害了他兒子,此時不由自主地加了手腕的力道。

    “放……手!混蛋!”姚瑤大叫一聲,而林子賦在奪走她手里的奶茶杯時,也是有心潑灑了她一身。

    看著那對母女狼狽地走了,我才緩過神經來對林子賦道謝。

    同時一想起來之前的事,心里是萬分地過意不去呢。

    “林先生,謝謝你啊。上次的事真是抱歉……”我有段時間沒看到林子賦了,趕緊邀請他坐下。

    “那不是你的錯,姚女士。別往心里去了——”林子賦皺著眉往門外盯了一眼:“要不是看在我現在是人家服務生的份上,剛才就要揍她了!”

    他垂頭看了下我隆起的腹部,微笑著說:“我聽唐小詩說了,你也懷了個女兒是吧。”

    “恩……”我笑笑:“快五個月了呢。”

    “哈哈,”他瞇了瞇那雙清秀的桃花眼,笑道:“我之前還跟唐小詩說要結親家,但葉啟皓說寧可讓女兒當尼姑都不要嫁給我兒子。”

    我很尷尬地往后躲了躲:心想,只怕我比林子賦都不靠譜,人家八成是讓兒子搞基都不愿娶我女兒了吧。

    看看還有一刻鐘的時間,我跟林子賦隨意聊了幾句。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想問他——就是關于那個偷偷進入福利院偷按我媽指紋的人!

    唐小詩之前有說過把監控錄像拿到就后給了林子賦,因為當時韓千蕊受了傷,程風雨應該是沒空跟進這件小事……

    再那后來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著問,一直忘。直到我爸去世后,姚瑤拿著那份有我媽指紋的聲明書來做文章……

    今天有這么橋的機會遇上林子賦,我索性問個干脆。

     p; 聽了我的說法后,林子賦側著頭想了想:“唐小詩的確是給過我一個錄像片段,我有掃過一眼,畫面不是很清晰。

    當時沒有其他的線索和頭緒,我也就只是隨手傳到我們所里內部共享的郵箱上了,貌似還跟風雨哥提過一句。

    但他那幾天都在照顧阿蕊,而且自己也帶傷,估計都沒去記得看看吧?”

    說著,林子賦抽出一只小巧的筆記本電腦:“我記得是哪天上傳的來著,幫你找找哈?”

    “那謝謝你了。”我一臉期待地坐在對面等。這會兒估計是水喝多了,就先去上了個廁所。

    等我回來的時候,卻看到林子賦眉頭皺得很緊,看著我的眼光有點為難:“奇怪了,怎么不見了?”

    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什么叫不見了?”

    “哦,這個是我們內部的共享加密系統,所有的case都往上面放。”林子賦不好給我看內容,只好口頭解釋:“但我記得我是上傳了的呀,怎么會不見呢?”

    他抓了抓頭,有點焦急。

    “會不會是被刪除了?”

    聽他這么一說,我的心情也跟著忐忑了起來。

    “這系統只有我們的人能登陸,對外連域名都是隱藏的,再高深的黑客都破不了防線。”林子賦拄著下巴想了一會兒:“而其他幾個人怎么會無緣無故上刪東西的?

    印象里只有那次我把阿遠哥打呼的視頻弄上去才會被刪哈哈!”

    我的眼角抽搐一下:這個男人真的靠譜么…

    “怪了,”林子賦一邊劃著屏幕,一面緊鎖眉頭自言自語:“難不成我沒有上傳成功?”

    “那你沒有備份么?”我追問了一句。

    林子賦又思索了一會兒,搖搖頭:“沒有。我記得當天……好像是唐小詩嫌郵箱上傳慢,就直接用聊天軟件給我傳過來的。

    系統記錄可以在網盤保存三十天,應該……已經過了。”

    他有點抱歉地對我說:“那個,要么等我回去問問他們幾個人吧,或者再跟唐小詩要一份?

    實在不行,大不了去云江福利院查一下原始的記錄。”

    “我……”我真是受寵若驚了:“林先生您……還愿意幫我?”

    “為什么不?”林子賦一臉活雷鋒的表情更讓我無地自容了,想到自己當初還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對他攻心算計,又差點弄丟人家的孩子——

    唉……

    “姚女士你也別有壓力,我幫你是拿你當朋友,盡本分而已。你不要去理風雨哥之前說的那些話……他那個人就是那副樣子。”林子賦大概是看穿了我的不安:“那個……我的事你也打聽過不少。

    既然知道我大窮這個不靠譜的名號,我也就不好意思跟你裝b賣大頭蒜了。

    其實你……還愿意信任我,已經是我的榮幸了。這件事,我一定幫你查到。

    成功了,你領個請就是。不成功的,也別記在風雨哥的賬上,我怕我砸了他的招牌哈……”

    我覺得這世上真正善良的人還是不少的,能像他這樣保持著樂觀陽光的心意的確是很不容易,這反而讓身在陰謀遮太陽的我……更覺得彌足珍貴。

    后來我跟林子賦又反復客氣了幾句,看看時間差不多。于是告別了他,起身去隔壁店里領了蛋糕便開車往party的會所去了。

    我覺得我來的也不算很晚啊,這幫土狼不說給我留點吃的也就算了,為什么代維已經喝醉了呢?!

    印象里他是個視功名權力為用過的安全t一樣淡漠的人,表面看起來玩世不恭,其實很自持很理智。即便在t-show大賽奪冠時都能成為整個場面上最清醒的角色……

    今天不過只是個升職宴,他丫的至于么!

    我把蛋糕放下,湊到湯緣跟前:“喂,什么情況?”

    “誰知道呀?菜都沒吃幾口,誰來敬都喝。”

    湯緣專門給我留了個雞腿還有些小菜,用個盤子盛著跟喂貓似的給我推過來。

    我心想:還是自己的姐妹知道疼人。

    “夕夕,你來了啊?”代維明顯已經開始搖晃了,說話的節奏也跟之前不一樣。

    認識他那么多年了,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有這么醉。

    “過來,你還……沒敬我呢……”他端著酒杯過來,一個踉蹌差點就跌我肚子上了。

    氣得湯緣一巴掌把他扇走了:“代維你給我適可而止哈,家里沒人管著你,姐管著你!”

    她把我護一邊去,生怕被殃及了。

    而代維卻跌跌撞撞地起身,沖著湯緣笑:“緣緣你真是,離了婚越來越潑辣了……誰……誰他媽的還敢要你啊?”

    “滾滾滾!你個死基佬,管好自己去!”湯緣瞪著眼兇他。

    其實我們三個人開起玩笑來向來沒下限的,也從來不可能因為哪句話而紅了臉。所以當代維突然這么一摔酒杯,我當場就嚇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