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我先愛,你隨意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別以為我只會打人,不會攻心!
    進門就看到肩膀還吊著繃帶的韓千蕊像只貓一樣躲在程風雨的懷里哭。

    “阿蕊!別怕,我們問問醫生,不會有事的。”

    “不……我不要……”女孩抽泣得聲音像針一樣扎在我心上:“我不要啊風雨哥,我的腿一點知覺都沒有了。我不要像我二哥那樣……”

    我心里凜然一驚,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女孩那半搭著被子的修長小腿上!

    平整的小腿肚上還打著石膏,白嫩的玉足露出半月一樣的弧度。

    怎么會這樣!我幾乎五雷轟頂!

    “阿蕊,你就是一輩子都不能走路,我也要你。別怕,我去叫醫生過來——”程風雨扶著她的肩背,眼睛里是我從來不曾見過的溫柔。

    我幾乎不敢回頭去看韓千洛,但是他竟然徑自走上來,伸手——

    在女孩那半露在外面的腳心撓了一下!

    “呀!哥你要死啊!”韓千蕊像個炸了毛的貓,一下子抽回了小腳丫,比賭場出老千還快!

    然后她眼珠轉了兩圈,看著我們這風中凌亂的三個人,突然嘿嘿笑兩聲:“奇怪哦!好像……好像又有感覺了!哥~你說這是不是愛情的力量?

    可是……可是~我好怕啊,會不會是什么中樞神經‘冬眠’了,萬一以后我——”

    程風雨鐵青著臉,一手按著肋下,看他那樣子怕是又要憋得吐血了:“韓千蕊!你玩我是不是!”

    我則好不容易放松了攥緊拳頭——真是,差點被這個死丫頭嚇出眼淚。

    “不管~你剛才說了無論我怎樣你都要我。”韓千蕊半瞇著眼睛,鼻子以下埋在被子里,伸手勾著程風雨的衣袖:“你可不能反悔哦~”

    這個該死的腹黑小丫頭,除了他哥估計還真是沒人能治的了她。我躲在韓千洛身后吃吃地笑。

    “剛剛好一點就開始欺負人,我看你是還沒受夠教訓。”韓千洛冷著臉哼了一聲,將我買的一捧鳶尾花直接砸她懷里。

    “干嘛啦,人家就是想……試探一下下嘛。”韓千蕊一臉委屈地撅了下嘴:“你知不知道我可羨慕二哥了,他都……他都那樣子了,還有那么好的朋友對他不離不棄的。”

    然后韓千洛輕輕咳嗽一聲,女孩識趣的閉了嘴。

    我則站在一旁多考慮了一下:什么叫還有好朋友不離不棄?哦,我想起來在沈欽君爺爺生辰的宴會上,韓千蕊貌似跟我提過說韓千玨的狀況有些好轉。貌似韓千洛還找了很可靠的朋友陪伴著他做康復理療。

    “小丫頭,感情可不能靠試探的喲。”聽到門外有男聲說話,我回頭就看到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林子賦,女的是唐小詩。

    “韓小姐你好,早就聽說過你,想來看看你呢。”唐小詩笑瞇瞇地過去,將一個毛絨的黑貓玩具送給她。

    我猜這個是警長的cosplay,貌似之前有次聽林子賦提起過。那只叫警長的黑貓其實是唐小詩養的,她懷孕了就先拿給程風雨帶著。

    結果程風雨幾乎是走哪帶哪的,以至于讓我在咖啡廳,韓千洛家以及事務所內部,到處都能看到他出鏡率頗高的身影。

    可是韓千蕊竟然一改往日那種溫和乖巧的模樣,悻悻轉過臉,有點抵觸地對著唐小詩僵笑一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還……還帶這種東西。”

    我覺得她貌似對唐小詩不太友善,不過轉念一想。之前出事的時候,我好像有聽她說過什么‘程風雨以前喜歡過唐姐姐’,呃……貴圈還真是亂啊!

    不過唐小詩也說過,自己是因為當年家里的事找程風雨幫忙,才認識這一群朋友的。互相之間,稍微有過一點淺淺的曖昧,倒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我看韓千蕊明明就跟唐小詩是同一類型的女生嘛!如果程風雨真的曾經喜歡過唐小詩……

    唉,大概真的是年齡上的差距和夾著韓千洛這一層關系,才讓程風雨束手束腳的掩埋了真實的心……真是夠作孽的了。

    我心想:恩,看來姚瑤這個賤人,總算還壞心辦了件好事。

    唐小詩大概是能感覺出來小丫頭對自己有防備,臉上帶了點尷尬的苦笑。隨便寒暄問候了幾句,便打算走了。她說她先生還在樓下的車里等著她呢,今天……要去產檢。

    我下意識地跟著她走出病房,快到電梯的時候,不好意思地說:“阿蕊就是個小孩子脾氣,唐姐,你……”

    “呵呵,我沒往心里去嘛。”唐小詩看看我,又下移了目光盯著我那還沒有很明顯的小腹:“有兩個月了吧?我上次給你的那個劉醫生……”

    “哦,我打過電話了。”我咬了下唇:“打算,下周過去看看。”

    唐小詩的表情有點復雜,但她貌似也不好跟我多說什么——

    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懷了孕的女人都有她最疼愛的丈夫保著護著。不是每個孩子的出生都帶著無數人 無數人的祝福,翹首以盼的。

    有些人……其實可能根本就沒有資格也沒有能力當媽。

    唐小詩下去了以后,我準備回病房,看到林子賦抱著那些花出來貌似是要找花瓶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動什么腦筋,突然就上去把他叫住了。

    “林先生,等一下。”

    “姚小姐你找我?”林子賦大概是猜不出來我突然叫他會有什么事。

    “恩……韓千洛他們可能要跟阿蕊說一會兒話。”我平穩了一下語氣,微微笑說:“我想還是先不要去打擾他們了。你有沒有空,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林子賦往病房里看了一眼,見那小丫頭正輪番跟那兩個男人撒嬌呢。

    于是他也應該是沒什么理由拒絕我。就這樣,我們兩個帶著一束花,來到樓下的一家咖啡廳里坐下。

    ——搞得跟約會似的!

    “聽說,林先生是新爸爸?”進入正題前,我禮貌地寒暄了幾句。說實話,一聽起誰誰懷了孕,誰誰剛生了孩子,我的心情總歸是有點怪的。

    “啊,是個男孩,七個多月大了。”林子賦摸著頭笑笑,臉上的表情有點害羞又帶著點自豪和幸福:“我和她媽媽整天都跟著風雨哥亂跑,小家伙都是奶媽帶著。”

    “真好呢,男孩子從小就不依賴父母,將來……一定很有出息。”我幽幽的說了一句好聽的話。

    林子賦自謙地笑笑:“算了,只求將來像他媽媽多點,可別跟我似的不靠譜。說起來,那件事還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我笨手笨腳發錯了郵件,說不定咱們還不一定能認識呢。”

    “緣分嘛。”我笑著跟服務生要了杯溫水,覺得寒暄地差不多了,開始切入正題。

    “林先生,我來找你,是想要請你幫個忙的。”我說:“之前我對程風雨說過,想要查一查名揚公司那個總賬會計張曼迪的事。不知道現在有沒有眉目了?”

    “既然你已經下了委托,這些事都是風雨哥在跟進的,我覺得你可以直接問他的。”林子賦大概是覺得我的請求有些奇怪,眉頭微微皺的嚴肅了起來。

    我在大腦里組織了一下語言,想著用個什么樣的口吻說話可以顯得不太失禮:“是這樣,我覺得韓千洛和程風雨的關系太密切,而我……跟韓千洛也有些密切。

    所以有些事,我覺得程風雨可能會隱瞞我。”

    我一個做衣服的,大概是真的很不會說話。組織了半天的語言,口吻還是很生硬。我看到林子賦聽了我的話以后,表情貌似有些不滿:“姚小姐,您若是不相信風雨哥,又憑什么能來相信我呢?

    我是他這里的人,一舉一動都是聽他的安排。

    如果你覺得韓先生他們有事瞞你,可以先考慮一下究竟是為你好還是為你不好。

    若是后者,你可以敬而遠之,離我們這群人遠一點。如果是前者,你又有什么好執著的呢?

    好奇,不是一個淑女應有的修養。”

    我聽到唐小詩說起過,這個男生伶牙俐齒的,打嘴仗我可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有攻心的第二計——

    “林先生,您覺得,只要是為你好的。無論什么樣的隱瞞,你都覺得可以接受么?”我晃了晃杯中的檸檬片,笑著抬起頭。

    我確認我看到他眉眼之中凜然一絲幽怨的表情,挺讓人心疼的。

    “你……貌似打聽了不少我的事吧。”

    “也沒有多少,”我歪了下頭,確定自己已經占據了這場對話的主動權:“那天在醫院的時候,我看你那么激動,連聽帶猜的。

    我想林先生您一定也和我一樣。有時候,寧愿直面血淋淋的真相,也不愿意被人當成傻子蒙在鼓里對不對?

    我……很羨慕你有個那么一心為你著想的兄長。但我也明白,最后的最后,你才是最苦最痛的人。”

    哦也!我看到他眼圈紅了!

    心說:原來我姚夕還有這么腹黑的本質啊!果然是跟韓千洛混久了……嘖嘖嘖!

    此時我們兩個人,一臺桌子一束花,他紅紅的眼睛,我在這若無其事的喝水——估計路過的人一定把我腦補成始亂終棄的女表子了吧!

    但我就是要不動聲色的控場,對付不了程風雨和韓千洛,我還對付不了你么?

    “你說吧,想讓我幫你做什么?”林子賦松開攥著咖啡杯的手,放開了眉頭。

    我想找他問什么事呢?我仔細想了想——有什么事,是貌似很簡單,但程風雨一直沒有告訴我答案的呢?

    我挑了下唇,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說:“你就幫我查一個人吧。”

    我用水,在桌子上寫了‘張曼迪’三個字。

    “我想知道她的下落,她的情人是誰,她……留在我前夫車上的耳釘,是誰送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