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我先愛,你隨意 > 第九十七章 他居然來了?!
    我瞪大眼睛捂住嘴,與身邊的韓千蕊對視了一下。下意識地想,我是不是應該再騰出一只手來擋住這小丫頭的眼睛。

    話說她才十九歲,這么勁爆的場面真的好么!

    然后我就發現,這死丫頭已經淡定地掏出手機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肖正揚,一個……是蔣懷秀。

    我想我終于明白為什么從我一進公司起,就發現肖正揚有意無意地針對我。

    我以為他只是跟姚瑤比較合得來,于是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蔣芮姚瑤蔣懷秀她們那一戰隊的人。

    原來……這背后還有這等貓膩啊!

    我一直都知道肖正揚跟好多豪門闊太有這種關系,但壓根也沒想到這里面還包括一個蔣懷秀!

    聽著他倆這對話,看起來時間也不算短了。

    幸好我知道他只有四十出頭,否則我都懷疑姚瑤是不是他女兒了!

    蔣懷秀這個賤人,也不知道這輩子給我爸綠了多少頂!

    想到這,我不由得咬牙切齒了起來。

    但是這里面的聲音實在是太……

    “輕點,輕點,這洗手臺這是——”

    “弄死你個老馬蚤貨!呵呵呵,在你這么多情人里,我這本事,能排第幾啊?”

    “肖正揚你少給我廢話。當年要不是我幫你解決的麻煩,你以為你能有今天的地位?”蔣懷秀一邊喘息著,一邊叫囂。

    “當然了,吃水不忘蔣姐的情嘛。”

    不能再聽了,再聽我就吐了。

    恍惚間,已經忘了想要解手的沖動,我一把拉著拍的津津有味的韓千蕊,就手把她拽外面花園去了!

    “干嘛呀!難得的好機會,回去咱就給傳網上去!”

    韓千蕊這一臉大驚小怪的樣子,盯著我羞紅的臉:“我都成年人了,什么不懂啊,你甭為我操心。”

    “你先別輕舉妄動,”我按下她的手機:“蔣懷秀畢竟是我爸的妻子,這種事傳出去,吃虧的還不是我爸!”

    “這倒也是……”韓千蕊轉了轉眼睛:“那我刪了?”

    “刪了倒也沒必要。”我微微腹黑了一下:“回去傳給我,說不定是張好牌。”

    可就在我帶著韓千蕊準備另尋個洗手間的時候,就聽著身后凜然一聲冷冷的呵斥:“站住!”

    姚瑤?!

    我本能地轉過頭,想把韓千蕊攔在身后。但是這小丫頭也是夠義氣,應是跳出來護著我。

    “何秘書?這么巧啊?”韓千蕊瞇著眼金,把手機藏在身后。

    姚瑤的臉色似乎很不好,一雙眼睛里褪去了虛偽的溫和,只剩下孤注一擲的嚴肅:“花小姐,剛才是不是看到什么好玩的東西了?能交給我么——”

    “呵呵呵,何秘書也有這個興趣啊?要么我給你個種子,你自己網上去下載?”韓千蕊笑得很不厚道,轉身就要護著我離開。

    我覺得姚瑤真是黔驢技窮了,伸手竟然敢去扳韓千蕊的肩膀——

    結果自然是毫無懸念的,被這小東西一個反關節大背跨,摔得差點臉著地!

    “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有什么陰謀詭計我不知道!”韓千蕊叉著腰,看著那差點被摔斷了氣的姚瑤怒道:“你上次在檔案室里——”

    “阿蕊!”我吼她一句,趕緊止住她的口沒遮攔。

    這死丫頭還是太年輕了,真不讓人省心。我已經在姚瑤的眼中看到一絲除之而后快的殺意了,私以為,這種預感真的很不好。

    “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沈欽君突然沖了過來。

    姚瑤此時還在地上掙扎著呢,那一副病美人的西子捧心狀還真是我見猶憐。

    我連解釋都懶得解釋,只是牢牢拉住韓千蕊的手。

    沒想到這小丫頭先開口了:“沈總,有人欺負你老婆,我不小心教訓了她一下,要殺要剮我擔著。”

    沈欽君看了她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我身上。

    “姚夕,你沒事吧?”

    我挺納悶的,你特么沒看見我姐在地上裝死裝的都快被土地公娶回去了么?還不趕緊把她撿起來?

    一手挽著韓千蕊,我轉身冷笑:“沒事,你該干嘛干嘛去。”

    可能是站久了,腳有點麻。一步邁出去,稍微打了個踉蹌。沈欽君趕緊扶住我:“當心!”

    “我真沒事,”我笑笑說:“就是剛才洗手間被人給侵占了,憋尿憋久了。你快帶我去找個廁所。”

    “哦。”然后沈欽君二話不說就把我給抱了起來。

    特么我又不是嬰兒,害怕我尿褲子啊!

    韓千蕊 p;韓千蕊一臉得意地跟在后面,我用余光看到她對姚瑤豎了下小小的中指。

    我承認在我姐面前被沈欽君護著的感覺的確是很好的,但也僅限于感覺爽,完全……沒有幸福感。

    相比之下,我甚至隱約有點擔心,韓千蕊這個沒輕重的小姑娘,幾次三番地與姚瑤這樣沖突……只怕是有點麻煩啊。

    我覺得我得找個機會告訴一下韓千洛,讓他想辦法護一下他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

    好吧,我承認我只是想找個借口去跟韓千洛說話。

    但是回到宴會現場的時候,我再也沒有找到韓千洛。后來韓千蕊告訴我說,他哥有事先走了。接著,代維也走了。

    我越發覺得蹊蹺而無聊,于是跟沈欽君說我累了,也想回去了。

    “那我去跟爺爺打個招呼。”

    趁著沈欽君離開的時候,我看到肖正揚和蔣懷秀一前一后,人模狗樣的出來了。

    我懶得去想那些不小心污染我眼球的骯臟畫面,只是仔細地嚼了嚼他們說的幾句話。

    那些沒有用都過濾掉,我記得蔣懷秀貌似說過一句‘你有今天的地位,還不是都靠我?’

    這話什么意思?

    肖正揚來名揚有七八年了,入這行雖然挺久的,但始終名不見經傳。

    若是說他有今天的地位,完全都是憑借著六年前的首屆t-show奪冠。

    難道當年的設計品,還是蔣懷秀幫他想出來的呀?

    借我個腦袋我也不信——就蔣懷秀那身暴發戶的品味吧!

    后來沈欽君把我送上車。我堅持要回韓千洛的公寓,他也拗不過我。放我下車后他說他要去醫院看一下林萍,其他的也就沒再講了。

    “沈欽君。”我伸手搭在即將要關上的車門那,深吸一口氣:“現在爺爺的生日已經結束了,有些事……該怎么辦就辦了吧。”

    他猶豫地看了我一眼,眼里有一絲莫可名狀的綣繾:“姚夕,答應我,再考慮最后一周好么。

    就最后……一周。”

    “沈欽君,這樣有意思么?”我白了一眼,無奈嘆口氣:“我知道你現在對我很好,我曾經想要的,你都在盡力補償我……

    可是……我姐回來了。”

    “你才是我的妻子!”

    “但我不愛你了。”我慘笑一聲,‘砰’的關上了車門。

    捏著懷里的紅包支票,我琢磨著要么下周末讓湯緣陪我去看看車——能徹底讓他斷絕了‘送我’的借口。

    周一去公司,該忙碌的還是常規忙碌著。除了肖正揚已經開始耀武揚威地在各個部門怒刷存在感了以外,別的都沒什么改變。

    我一直沒有再看到韓千洛,雖然在午休的時候賤賤地去車場逛了一圈,找到了他的車。

    當時萌生一種在上面畫烏龜的使壞感,想想又覺得這是人家保安隊長白龍的地盤,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還是別惹事了。

    “唉!夕夕你收到郵件了么?”一回辦公室,湯緣就盯著電腦對我說。

    “啥?”我莫名其妙。

    “程風雨的邀請函。”湯緣湊過來,低聲跟我說:“上次他貌似提過這周日是他的生日party,隨口就邀請了咱倆。

    我覺得咱們跟他也沒什么交情,以為就是句客氣話,沒想到他把正式的邀請函發過來了。”

    我點開郵箱,的確有一封制作挺用心的電子邀請函。

    “恩……”我想了想:“其實程風雨是韓千洛的好友,也不算特別打不著關系的朋友。既然邀請函都來了,去去也無妨。”

    我看了看時間安排,周三要去東山監獄接我媽,需要請一天假。周日如果要去參加party的話,要么周六——

    “周六你有安排吧?陪我去看看車。”我對湯緣說。

    “你要買車?”

    “恩,自己開方便點。”我點了下頭。

    ————

    周二的下午,我與東山監獄的相關部門通了電話,確認了明天的相關手續。

    同時我已經找好了一家距離公司很近的福利療養院。我現在住在韓千洛那,總不好招呼都不打就把老人給接過去吧。

    那家福利院條件還不錯,但是因為是市中心,占地面積有限,價格有點貴,性價比也一般。我想著要么先過渡一下,等等再換個好的。

    沈欽君沒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壓根就不知道我媽的事兒。

    我從來……都沒告訴過他。

    所以周三一大早,我打了車直接到東山監獄的保外就醫療養院——辦好手續后居然聽獄警說我先生已經先到一步,正在病房幫我媽收拾的時候——我徹底驚訝了。

    說實話,我一點沒敢想的是——韓千洛竟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