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我,炮灰女配,擺爛怎么了! > 第五百七十四章 正南靈界
  疼。

  真疼。

  盛汐蜷縮在一個自己砸出來的大坑里,趁著還能動彈,趕緊忍著痛給自己喂了枚止痛丹和九轉還魂丹。

  丹藥起效,渾身的劇痛慢慢消散,傷口逐漸好轉。

  盛汐這才松了口氣,平躺在地上,把自己擺成一個“大”字。

  她躺在大坑里,焦黑的泥土中泛起被大火燒過的濃郁氣息。

  這是盛汐從天外落地時,自己砸出來的大坑,足足有三十米深。

  她摸了摸身上完好無缺的衣服,暗暗感嘆鳳凰羽衣就是不一樣。

  非但能在落地時保護她,經歷了這么多攻擊,竟然還跟新的一樣。

  頭頂的天空電閃雷鳴,夾雜著黑洞與各種恐怖火焰,一看就是星界的戰斗投影到了這里。

  星界的戰斗耗光了盛汐的全部靈力,即使補靈丹起效,盛汐也還是很累。

  她想閉眼睡一會兒,可剛入睡,身下的大地便震顫起來。

  這也是受到星界戰斗波及后的結果。

  但來到這個世界時,世界屏障那么難穿越,盛汐料想這里一時半會兒毀滅不了。

  土坑四周的焦土順著震顫簌簌滾下,堆積在盛汐身旁,越堆越高,逐漸蓋過她的腿。

  盛汐累得完全不想動,琢磨著自己有土靈根,應該不至于因為活埋就被悶死。

  被埋了正好,還省得她另外布置陣法防止妖獸或別的修士偷襲。

  盛汐掏出自己心愛的死亡芭比粉雙開門大棺材,懶得再爬進去,直接棺材口朝下把自己罩住,閉上眼繼續睡。

  震顫來得快,去得也快。

  漆黑焦土才把盛汐埋了半截,震顫便消失了。

  盛汐睡得更香了。

  直到她的棺材忽然被人從里面掀開。

  “小汐,別睡了。”章魚哥的聲音響起,暗紅色的觸手輕輕戳了戳盛汐的臉。

  “小汐,快起來。”白虎使勁拿自己毛茸茸的大臉盤子去蹭盛汐。

  聽到他們的聲音,盛汐精神一振,眼睛一下睜得老大,豎起上半身。

  章魚哥與白虎立在她兩側,神情都很凝重:“剛剛發生了什么事?”

  “我跟天道干了一架。你們一直都在嗎?”盛汐說著去檢查自己的其余靈獸袋。

  除了之前就沒跟她進礦洞的極地熊,其它獸獸都在。

  尤其是一直都在安水山秘境中的富貴兒、圓融柳和霜月狼們,至今都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么。

  “我還以為被傳送去星界的時候,跟你們失散了呢。”盛汐開心極了,抱住白虎就是一頓猛rua。

  章魚哥則在聽到她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愣住了:“你剛剛說你去做了什么?”

  盛汐乖巧重復:“我跟天——”

  “別說了。”章魚哥回過神來,意識到不能提這個,立馬打斷盛汐。

  白虎機智地轉移話題:“我們一直都在靈獸袋里,你不知道嗎?”

  盛汐搖搖頭。

  她在星界之時,曾試著溝通獸獸們,但靈獸袋就跟空的一樣,完全無法建立起聯系。

  章魚哥眉頭緊鎖:“原來你去了星界,怪不得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感覺和外界失去了聯系。”

  當時他被困在靈獸袋中,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也無法突破靈獸袋的封鎖。

  直到剛剛,章魚哥察覺到禁錮之力消失,才趕緊出來查看情況。

  現在想來,這股禁錮之力應該是天道對盛汐做的手腳,只是不知道盛汐為何能免疫。

  “章魚哥,你的傷勢怎么樣?”盛汐關切地問,她記得章魚哥在礦洞中跟李有礦交手時受了傷。

  章魚哥的神色溫和了些:“修養些日子就好。”

  看來傷得不輕,盛汐給章魚哥塞了一大把丹藥,催促他去療傷。

  大頭從靈獸袋里鉆出一個血紅色的花花腦袋,糯糯地問:“老大,你把天道干掉了嗎?”

  二頭跟著鉆出來,信心十足:“肯定干掉了,不然老大就死翹翹了。老大如果死翹翹,我們……我們就自由了誒!”

  意識到這一點,它忽然好期待。

  盛汐賞了它一個爆栗,哼哼道:“真是讓你失望了,我沒干掉天道,也沒死翹翹,你還得做我的花花呢!”

  二頭伸出綠色的藤蔓手手,委委屈屈地揉腦袋:“我是關心老大,我還想給老大收尸呢。”

  大頭忙附和:“我也想!老大,讓我給你收尸好不好?”

  二頭不同意:“我收尸!我先說的!你不準搶!”

  花花雖然笨了點,但還搶著給她收尸,盛汐好感動。

  她甚至都后悔剛剛打二頭打得那么用力了。

  盛汐正在內疚,兩朵血魔花爭著爭著快打起來了。

  盛汐忙去勸架,忽然聽見二頭囔囔:“我先說的!必須是我幫老大收尸!”

  大頭比它喊得更響:“必須是我!老大那么好吃,你不準吃獨食!”

  原本正嘩嘩感動的盛汐:“???”

  敢情你們倆是要爭著吃我???

  不孝子!

  盛汐分別揍了血魔花一拳,把它們塞進靈獸袋里。

  要說她的妖獸們誰最笨,諸翼第一,血魔花第二。

  看諸翼也鉆出小腦袋關切地查看她的情況,盛汐輕輕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決定把諸翼的智商排名往前挪一點。

  雖然還是倒數第一,但和血魔花之間的差距縮小了,方便他奮起直追。

  章魚哥看著頭頂變幻莫測的天空,料想這是大乘期和天道交手傳到這里的余波。

  周圍是個陌生的地方,他謹慎地外放神識,查探四周的情況。

  不一會兒,章魚哥臉色難看道:“小汐,這里不是東南靈界。”

  這點在盛汐的預料之中:“我從星界回東南靈界的時候,被頤溟的力量打偏了前進軌跡,我們現在應該在另一個世界。你用神識看到什么沒有?”

  盛汐在想自己會不會回到地球。

  如果回地球的話,不知道她銀行卡里的余額還在不在。

  如果錢被充公了,得想辦法要回來,讓她該帶章魚哥他們好好享受下地球的生活。

  盛汐正琢磨著該找哪個部門辦這事,聽見章魚哥說:“我們在正南靈界。”

  “你怎么知道?”白虎詫異。

  章魚哥下巴微抬,指向前方:“前方有個村鎮,里面有修士談論時提到了驚雷山莊。”

  幫助李有礦迫害李多金礦場生意的王鐸軒,就是驚雷山莊的人。

  這是他們對正南靈界唯一的了解。

  王鐸軒能前往東南靈界,說不定驚雷山莊中藏有相應的秘法。

  除了自己沒花完的錢,盛汐對地球沒什么留戀。

  但她很喜歡東南靈界,還想回問心宗給師父和歸長老盡孝,想繼續和師兄們一起玩耍。

  要是可以,她還想多陪一陪鳳凰爹和沒見過面的親親娘。

  “得混進驚雷山莊看看。”盛汐道。

  白虎表示同意:“你有什么主意嗎?”

  盛汐剛動腦子,就覺得頭痛欲裂。

  靈力能靠補靈丹補充,耗盡的神識可不能。

  人生為何如此艱難?

  哦,是因為狗比天道的針對。

  盛汐覺得好難,嘆息道:“不知道,先睡一覺吧。”

  白虎:“???”

  你倒是想完了再睡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