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神魔霸體訣 > 第15章 當眾打臉

你……”

蘇鎮北抬起的手僵在半空,臉上又驚又怒。

他完全沒想到,往日里唯唯諾諾,低眉順眼的蘇陽,這一次竟然如此剛硬。

若非蘇陽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早就一巴掌拍死這個孽子了。

但現在他卻被蘇陽將了一軍,進退兩難。

他若出手,便證實了蘇陽剛才的話,傳出去對自己的名聲不好,對蘇家和蘇天賜也是一大污點。

但若不出手,這口氣他咽不下去。

在這劍拔弩張的氣氛中,蘇天賜適時開口。

“父親,大哥積怨太深,一時不忿,所以才有些口無遮攔,請父親看在大哥流浪在外十幾年的份上,放大哥一馬吧!”

蘇天賜將綠茶本質演繹得淋漓盡致。

他以退為進,主動為蘇陽求情,卻是能讓父母對蘇陽更加厭惡和嫌棄。

兩相對比下來,蘇天賜在父母的心中形象越來越好,而蘇陽則是越來越差。

蘇陽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也早已看穿了蘇天賜的歹毒心機。

不過他根本不在意。

上一世,他將蘇鎮北和謝道蘭當做親生父母,百般討好,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關心與關愛。

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被拋棄被犧牲。

所以這一世,蘇陽只想為自己而活,根本不在乎父母的厭惡。

“蘇陽,你看看你弟弟多么善解人意,即便你這么胡作非為,他也依舊在為你求情。”

“而你卻仗著是我們的親生兒子,到處闖禍,不僅下毒,還敢殺人。”

“看來你已經走火入魔了,我得好好管教一下你,免得你繼續傷人!”

蘇鎮北將手放了下來,但卻沒打算就這么放過蘇陽。

蘇陽最近太過反常,不僅下毒殺人,而且還公然頂撞和污蔑。

再過幾天就是蘇天賜的升學宴,到時候會宴請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決不允許蘇陽破壞這一次的升學宴。

所以他決定將蘇陽暫時關押起來,等升學宴之后再說。

“蘇陽,你不服管教,行跡惡劣,來人,將他給我關入地牢,聽候發落!”

蘇鎮北怒聲下令。

“我被人暗殺,卻反而要下地牢。”

“真正的兇手卻被你們庇護,逍遙法外。”

“這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父母親情嗎?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地牢我是絕對不會去的,要么你就打死我,要么就讓蘇天賜給我跪下道歉!”

蘇陽怎么可能束手就擒,此時他針鋒相對,誓要和蘇天賜死磕到底。

“蘇陽,你今天是誠心要氣死我和你爹是吧!”

“你覺得我們偏心天賜?還是覺得我們管教你不對?”

“子不教,父之過,你在外面沾染的這些壞毛病,要是不給你改一改,你還真的要翻天了!”

謝道蘭一字一句的說道,咬牙切齒。

蘇陽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盯著蘇天賜。

“父親,母親,這一切因我而起,大哥心中有怨,我給他磕頭道歉就是了。”

“你們畢竟才是血濃于水的親情,不要因為我而破壞了你們的感情。”

蘇天賜輕聲開口,再次上演以退為進的戲碼。

“天賜,你沒有錯,無需道歉。”

“這個孽子如果今天真的執迷不悟,那就休怪我大義滅親!”

蘇鎮北鐵了心要庇護蘇天賜,他越看蘇陽越不順眼。

為了蘇天賜,哪怕將蘇陽打個半死,讓他下半輩子永遠躺在床上,也在所不惜。

蘇陽看出了蘇鎮北眼中的冷厲,但他卻沒有退縮。

上一世,他就是退縮的太多,所以才會落得悲慘下場。

這一世,他絕不會再退半步。

“家主,沈小姐來訪!”

就在此時,門房匆匆而來。

沈傲君?

她來干什么?

所有人都一頭霧水,不明白沈傲君為何會主動拜訪。

要知道沈傲君一直都非常抵觸和蘇天賜的婚約,因此一直不曾登門過。

難道她回心轉意了?

“家主,沈小姐說,要見蘇陽少爺!”

門房再次開口,讓眾人臉色微變。

沈傲君登門,一不拜訪蘇鎮北,而不來見蘇天賜,反而要見蘇陽?

這怎么可能!

“你說她要見的人是蘇陽?”

謝道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確認了一句。

“回夫人,沈小姐是這么說的!”

門房不敢隱瞞。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匯聚在蘇陽身上,他們都很疑惑,蘇陽未曾見過沈傲君,沈傲君怎么會單獨來找他呢?

“我和沈傲君從小指腹為婚,她原本應該是我的未婚妻。”

“但你們卻將這份婚約給了蘇天賜,這件事情你們雖然隱瞞的很好,但還是被我知道了。”

“雖然你們是我的父母,但也沒有決定我人生的權力。”

“沈傲君既然與我指腹為婚,那么她便是我的未婚妻。”

“蘇天賜,他不配!”

蘇陽知道眾人疑惑的是什么,但他卻不僅沒有解釋,反而當眾揭露了婚約之事。

此話一出,蘇鎮北和謝道蘭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此事是他們一手促成的,自然比誰都清楚。

一開始沈天臨也是不答應的,但蘇陽一直未曾找回,再加上蘇天賜覺醒了金烏圣體,被真陽道宗看中,因此沈天臨也漸漸松口了。

但此事他們找回蘇陽后,便從未提起過。

蘇陽雖然是他們的親生兒子,但卻是一個不能修煉的武道廢柴。

他們自然更傾向蘇天賜,所以也根本沒打算將婚約還給蘇陽。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蘇陽竟然自己知道了。

而且沈傲君一直都很抗拒蘇天賜,如今主動登門拜訪蘇陽,難不成她看上了蘇陽?

如果沈傲君和蘇陽在一起,而拋棄了蘇天賜。

那么蘇家和蘇天賜必將淪為笑柄,成為一輩子的污點。

“蘇天賜,你派人暗殺,這個仇我記下了。”

“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的面前磕頭道歉。”

蘇陽將眾人的神色盡收眼底。

他知道有蘇鎮北和謝道蘭在,今天想要逼蘇天賜跪下磕頭道歉,恐怕是很難了。

但能解決春風之死的麻煩,還能當眾打臉蘇天賜和父母,這對蘇陽而言也算是收回了一點利息。

此時他轉身離開,去接待沈傲君。

蘇鎮北望著蘇陽離去的背影,沒有出手阻攔,但眼神卻陰沉的可怕。

而蘇天賜雖然神色如常,但眼底卻掠起一抹陰鷙。

“蘇陽,你殺我侍女,搶我未婚妻。”

“不報此仇,我誓不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