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神豪我真的是大反派啊 > 第1741章 蕭曦月的大餅
    玄宇帝府,九重天闕。

    寒冰至尊殿堂,巍峨至尊法流淌,有法域之力縈繞。

    整個宮殿,都被包裹在一層層神秘的能量當中。

    “秦公子歸來數日,怎得不再見客?”

    “秦公子與圣女殿下的賭約,到底是誰勝誰負啊?”

    “咱們的神體和道果,到底是要從秦公子這里獲得,還是要在帝府購買?”

    “……”

    無數的帝府天驕,都在寒冰至尊殿堂外駐足,交頭接耳。

    自秦朗三人歸來后,就再無任何有關于禁區的消息傳出。

    連得賭約的勝負,都無從得知。

    他們迫切得到道果與神體。

    想要從秦朗的身邊人那里旁敲側擊。

    可如今的寒冰至尊殿堂門庭若市,卻無一人接待。

    據說秦朗的那些心腹,都已經去悟道界突破。

    連個端茶倒水的,都不剩下。

    只有秦朗一人歸來,閉門不見客。

    ……

    寒冰至尊殿堂內,蘇小小嬌艷如花的依偎在秦朗的懷中,輕聲細語的呢喃道,“少爺,外面有許多人想要見你,都不接待的嗎?要不,讓軍哥他們,從悟道界回來?”

    偌大的寒冰至尊殿堂內,唯有蘇小小一人留守。

    閉門不出。

    只有秦朗歸來時,才會現身。

    以最完美的姿態,去迎接自家的少爺。

    撫平其在外受到的一系列身心的創傷。

    “用不著。”

    秦朗打了個哈欠,有些意興闌珊。

    現在的他,已經擁有堪比至尊的戰力。

    那些天驕,在他的眼里,如同螻蟻。

    天驕所能夠拿出的好東西,對現在的秦朗而言,也沒有任何的吸引力。

    懶得搭理。

    蘇小小靜靜地貼在秦朗的胸口,保持這樣親昵的姿勢許久,才緩緩地打破沉寂,“少爺,你不在帝府這段時間,激進派的人屢次找麻煩,讓得軍哥他們都是受到不小的影響。”

    “多虧了烈陽至尊吩咐下去,才讓他們前往悟道界,與血姐姐一行人,避免和激進派的沖突。”

    “此番你歸來后,那些激進派的人肯定不會就此罷手,定然會愈發的過分。”

    “少爺你有任何的行動前,最好跟保守派的至尊商議,以免激進派的人趁你不備,對你下手。”

    秦朗笑了。

    不能怪蘇小小擔心,只能怪他,沒有說出在禁區發生的事情。

    如今巨靈三位至尊身死道消,激進派的至尊,還敢如同以前那般跋扈?

    絕無可能。

    這段時間,激進派絕對會夾起尾巴做人。

    讓他想發難,都找不到借口。

    至于巨靈三人的事情,肯定會一推四五六。

    那些老陰比,能夠做到這個地步,肯定是想好了后路。

    “不怕他們找麻煩,就怕他們不找麻煩。”

    秦朗撫摸著蘇小小蔥白如玉的纖纖玉指,眼里含笑的道,“不過,該做的事情,我已經做了,只需等待結果便可。”

    蘇小小不明所以。

    卻也沒有過多的追問。

    她對秦朗,總是有著十足的信任。

    感受到有熟悉的氣息,出現在房間內,秦朗拍了拍蘇小小挺翹的圓滿,催促道,“你先去沐浴吧。”

    蘇小小頓時會意,扭著纖細的腰肢,羞赧的退去。

    在其離開后剎那,房間內,有一道夢幻的倩影浮現。

    不是別人,正是被秦朗吊住的頂尖域神蕭曦月!

    蕭曦月面色凝重,不去看秦朗駭人的一頭肌肉。

    眼里有著震撼的道,“你們前往禁區后,玄宇帝府鎮壓的那座禁區內,刀祖隕落,此事,與你有關?”

    秦朗頷首,“算是有些關系吧。”

    蕭曦月的呼吸聲,逐漸變得急促,面色也是泛起異常的紅暈。

    相當的激動。

    那嬌艷的面龐,讓得秦朗感慨。

    也不知道,這星云閣的閣主蕭曦月,去了的時候,該有多美。

    “刀祖隕落,刀之大道寂滅,在那禁區內,你是否有見到過什么奇特的生物,譬如說一些天生地養的神獸,亦或者是一些花草樹木成精后,異常的妖物?”

    蕭曦月迫切的想要知道結果。

    緊逼上前,來到秦朗的身旁,雙手撐著床板,盯著躺在那兒的秦朗,目光灼灼。

    “你想要尋找的,應該是胖頭吧?”

    秦朗意念一動。

    隱匿于無盡虛空中的胖頭,劃破空間,出現在這處廂房內。

    一見到秦朗,頓時四肢張開,宛如小娃娃似的,朝著秦朗撲去,投身于其懷中。

    貪婪的嗅著那熟悉的氣息,格外的迷戀。

    “這是火麒麟,不,不對,這是刀之大道的化身!是本源道獸!!”

    蕭曦月在見到胖頭時,渾身劇顫。

    美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她只是從一處古籍當中,得知大道寂滅時,可能會有異物出現。

    甚至有可能誕生傳說中的本源道獸。

    怎么都沒有想到,刀之大道寂滅后的本源道獸,居然會在秦朗的身旁。

    并且這般親昵的模樣,似乎已經是冥冥之中綁定在一起。

    對于秦朗而言,這是一次大機緣。

    對她來說,同樣也是一次天賜的機會。

    “秦朗,我需要你的幫助,寂滅的簫之大道我無處尋覓,無法領悟。

    而你身邊的這頭本源道獸,極有可能尋覓到寂滅的大道墓場,甚至能夠感應到簫之大道的本源道獸。”

    蕭曦月眼里有著狂熱。

    像是看到了希望,“我需要借助這頭本源道獸,替我尋覓簫之大道,事成之后,突破至尊的幾率,能增加五成!”

    秦朗漫不經心的將胖頭,拍飛進無盡虛空。

    饒有興致的盯著眼露熱切的蕭曦月,不滿的玩味道,“蕭閣主,蕭仙子,在求人幫忙之前,你是不是應該,付出一些代價?等價交換的道理,你應該懂吧?”

    蕭曦月板著臉,嚴肅的道,“我需保持純凈無垢之軀,方才能夠增加突破至尊的概率。”

    “若是你迫切需要的話,我自然也不能夠拒絕。”

    “要我出面,怕是有些困難,不過我那徒兒,也有幾分姿色,與秦公子你,也有些許情愫,并且還是純凈無垢之軀,我這個做師尊的,可以前去勸說勸說,先付個利息,待得突破至尊后。”

    “便會讓秦公子體會到至尊師徒的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