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盛京貴寵 > 第11章 人心險惡

蘇闌音嗤笑一聲,眼底盡是輕蔑:“這種雜碎交給梁有道最合適不過了。”

“不愧是我妹,跟我一樣聰慧過人!”

蘇晟銘嬉皮笑臉的齜牙卻被她狠狠瞪了一眼,便立刻心虛地低下頭。

“別以為這事兒就這么完了,跟我回去,好好跟娘交代清楚!”

蘇闌音拽著他的衣領就往外走。

“別別別,有話咱們兄妹好商量,千萬別告訴娘,好妹妹、不!好姐姐行了吧?你是我姐……”

他嘴上油腔滑調地求饒,只因怕極了陸婉君那個暴脾氣。

可這一次,無論他怎么撒潑打滾,蘇闌音都不會再包庇他!

……

蘇府后門。

蘇闌音率先跳下馬車,身后是被五花大綁的蘇晟銘,正一臉委屈地跟在她身后。

“音音你能不能先給我松綁?好歹我也是四少爺,你多少給我留點兒面子!”

“面子?”她冷笑一聲停下腳步轉身盯著他,“面子要憑本事掙,而不是靠別人給!”

“你就看在娘的份上饒了我這次吧!”

“這話你留著跟娘親說。”

“別啊!娘要知道了非把我腿打折不行!”

話音剛落,柳如煙便從后門走了出來,臉色少見的嚴肅,身后還跟著幾個親近的嬤嬤和護院。

“三更半夜不睡覺,你們兄妹二人去哪了?”

面對質問,蘇晟銘明顯慌了神,張嘴便是狡辯:“大夫人莫怪,是我貪酒多喝了幾杯,音音怕我出事便親自去接我回來。”

蘇闌音見狀并未開口解釋,沉默著看向她。

柳如煙哪里會不知道他們兄妹二人去了哪里,不過是裝模作樣罷了。

果然,下一秒她便一臉擔憂地走上前親手為蘇晟銘松綁。

“還跟我扯謊?我都聽李嬤嬤說了,四哥兒你糊涂啊!”

蘇晟銘瞪大了眼,頓時火冒三丈:“李嬤嬤這個長舌婦,竟敢告我狀!”

上輩子蘇闌音也以為是李嬤嬤在背后傳話,直到死之前才發現,真正的叛徒另有其人。

李嬤嬤忠心耿耿,卻被她仇視,還隨便尋了個由頭把她老人家貶到了莊子上,以至于讓她晚景凄涼。

想到這里,蘇闌音眼底閃過恨意,雙手在袖子里悄然捏緊。

“辛苦大夫人,這么晚了還專程等在此處。”她嘴角勾起一絲嘲諷,“不知你打算如何懲罰我們二人?”

柳如煙微微蹙眉,而后裝著一副寬容大度的姿態嘆著氣說道:“放心吧,我不是為了罰你們才在這里等著。”

蘇晟銘疑惑道:“那您在這里干什么?”

“自然是怕驚動了你們爹爹!他這人眼里向來揉不得沙子,若被他知曉此事,四哥兒少不了要挨頓家法。”

聞言,蘇闌音心中冷笑不已。

她哪里是怕蘇晟銘受家法,分明是怕他涉賭未深,被蘇永成給打改了!

有時候捧殺比正棒殺更容易讓人死無葬身之地!

蘇晟銘雖然油腔滑調,可到底沒經歷過什么人心險惡,所以過于頭腦簡單。

否則也不會輕易被人拐到賭場去著了道。

此刻柳如煙的關懷與包容,讓他原本驚慌的心情得到了緩解,瞬間感動不已。

“母親,沒想到您如此為我著想,這件事是我的錯,我發誓以后再也不敢了!”他立刻信誓旦旦地伸出手來保證。

柳如煙一臉心疼地說道:“讓我看看這臉怎么了?是不是被打了?這群混賬敢傷我蘇家的少爺,我定不會輕易饒了他們的!”

見她如此義憤填膺,蘇晟銘更覺得她比親娘還親。

蘇闌音眼底閃過嘲諷,冷聲問道:“大夫人什么時候對四哥這般寬容厚愛了?莫不是別有用心吧?”

柳如煙一副委屈模樣:“音音你這是什么話?我是蘇家主母,對你們幾個一向視如己出,如今你們犯錯肯定是我這個做母親的管教不嚴導致,當然要寬容你四哥了。”

蘇闌音正要反駁卻看到蘇晟銘回頭瞪著自己,開口訓斥道:“音音,大夫人是我們嫡母,你不可無禮。”

說完又轉頭笑得討好:“母親,音音年幼不懂事兒,您別往心里去。”

柳如煙垂眸一笑,像是釋懷:“我是長輩,怎么會與她斤斤計較呢?四哥兒,我那里有上好的傷藥,你過去我幫你涂一涂,也省得明日被你父親看出來。”

“多謝母親!”

蘇晟銘一聽立刻點頭答應,于是跟著柳如煙便進了后門。

蘇闌音冷冷看著他們的背影,眼底閃過寒光。

人都散去,不遠處的陰影中跑出來一個小丫鬟,正是翠竹。

“姑娘您怎么才回來?奴婢聽您的話,一直在此處藏著等您。”

她問:“可聽到什么了?”

翠竹點頭:“聽到了!大夫人跟身邊的嬤嬤說要包庇四哥兒,好讓他越陷越深無法自拔,還說這是……是……哦對了,是捧殺!”

“呵,那就如她所愿好了。”

蘇闌音嘴角勾起微笑,意味深長。

翠竹不解:“姑娘,咱們不阻止四哥兒嗎?這賭博可不是什么好事兒!”

“阻止?我為什么要阻止呢?這樣只會讓四哥覺得我是壞人,既然柳如煙要做好人,那就讓她好人做到底!”

“啊?”

翠竹還是不懂,但蘇闌音并未解釋,抬腳進了院門。

……

翌日。

碎月軒。

蘇晟銘赤著上身跪在陸婉君面前,后背全是藤條抽出來的紅痕,疼得他眼淚鼻涕混在一起,正難過地抽噎著。

“從小到大,四個孩子就屬你頑劣!讓你練武你嫌苦,讓你讀書你嫌悶,不學無術整日只知道吃喝玩樂就算了,如今竟敢沾染賭博,你……你知不知道我最恨賭徒?”

陸婉君恨鐵不成鋼地瞪著他,因憤怒胸膛上下起伏著,一雙眼腫得發紅。

蘇晟銘是四個孩子中最為叛逆的,他一向是吃軟不吃硬,如今被打,更是咬著牙不肯服軟。

“我不過是玩玩而已,怎么就成了賭徒?大哥善武,三哥善文,那還不都是你費盡心力關懷教導出來的?你何時認真管過我?沒錯,我就是不如他們,你就當我是個廢物吧!”

說完,他倔強地把頭扭開,哪怕挨打也不肯屈服。

陸婉君痛徹心扉,舉著藤條道:“今天,我非要打死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