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盛京貴寵 > 第9章 吃里扒外

若是您再次接手銀庫鑰匙,用嫁妝補貼,豈不是又折損了他的文人風骨和男子氣概?娘,您早就應該成全他和大夫人的假清高。”

陸婉君若有所思地點頭:“你說得對,多做多錯,這么多年柳如煙游手好閑反而獨善其身,從今以后,也該她來做了。”

蘇闌音滿意地勾唇,她這一耳光算是沒白挨!

“娘,您先休息,女兒回房看書了。”

“去吧,別看太久傷了眼睛。”

“是。”

蘇闌音來到屋外,房門在她身后合上。

沐浴陽光的暖意讓她身心舒暢。

站在臺階上看著院子里忙碌的下人,她的手在袖子里慢慢收緊。

上一世,這群狗奴才們吃著她娘給的月銀和打賞,卻在背地里向柳如煙通風報信。

全都是吃里扒外的叛徒,一個都不能留!

正想著便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她扭頭去看,是李嬤嬤神色慌張地跑了過來。

“嬤嬤何事如此緊張?”

李嬤嬤面露焦急:“姑娘,不好了,不好了!銘哥兒被困在賭坊,說要咱們拿錢去贖人。”

聞言,蘇闌音依舊冷靜淡漠,并未有絲毫慌亂。

她想了想,上一世這個時候四哥哥蘇晟銘確實已經染上了賭博。

但幸運的是,目前他只會玩骰子之類的小游戲,還沒有入坑太深,輸掉的錢也不多。

若能及時將他拉回來,或許能改變上一世他被做成人彘的悲慘命運。

想到這里蘇闌音低聲說道:“嬤嬤,你照顧好姨娘,我親自去尋四哥。”

李嬤嬤蹙眉擔憂地說道:“姑娘,您是女兒家,怎么能入賭坊那種腌臜之地?若被人傳出去……”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蘇闌音眸色堅定,心中早已有了數算。

李嬤嬤猶豫了一下急忙提道:“姑娘自己去太危險了,我記得后院有個身手不錯的,讓他陪著您去吧。”

“人可靠嗎?”

“受過姨娘恩惠,是個忠誠老實的。”

“讓他在后門等我。”

“是!”

蘇闌音回房換了身男裝便趁著無人離開了碎月軒。

她前腳剛走,一抹身影便朝著柳如煙所居的錦繡堂而去。

……

后門。

檐上掛著的燈籠散發出昏暗的光,夜風也格外涼。

蘇闌音一襲深棕色男裝低著頭邁出門檻兒,一抬眼便看到站在燈影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

聽到腳步聲,男人轉身正好對上蘇闌音探究的視線。

只見他一身灰色的粗布麻衣,眉眼沉穩,五官英武中透著幾分俊朗,整體長相頗為正派。

只是……她怎么覺得此人有些眼熟?

她想起來了,那日落水她差點兒溺死,幸好有人一把將她撈到了岸邊。

迷糊中晃見的就是這張臉!

“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沒有名字。”

男人聲線低沉,說話時微微頷首,眉眼低垂。

“沒有名字?”蘇闌音有些訝異。

她隱約記得上一世曾遠遠瞧見此人在后院干雜活,卻從未與他說過只言片語,所以并不知他連名字都沒有。

“那旁人如何稱呼你?”

“奴才是孤兒,十二歲逃難到盛京被陸姨娘收留,他們都喚奴才黑奴。”

蘇闌音輕笑一聲,淡淡問道:“既然如此,以后我便叫你阿默如何?”

“謝姑娘賜名。”阿默低頭,語氣誠懇。

“阿默,你身手如何?”她上下打量著他,眼底帶著一絲探究。

阿默拱手,謙恭道:“奴才雖比不上武林高手,卻也有一身蠻力,陸姨娘對奴才有恩,您是她的女兒,如遇危機,奴才必定以命相護。”

蘇闌音挑眉,笑著道:“我這人不愛聽什么花言巧語,向來只看行動。”

男人微怔,而后便低下頭不再言語,像是用沉默代替一切。

“跟我走吧。”

她也不計較,大步流星朝著那間私人開的小賭坊走去。

上一世,蘇永成與老夫人都嫌棄庶出的子女不成器,比不上嫡出才貌雙全。

陸婉君不甘心自己的孩子被比下去,于是找了盛京最嚴厲先生來管教。

蘇晟銘性子活潑,總有些調皮搗蛋,起初非常害怕先生打手板,也怕學不好讓母親傷心。

可后來,柳如煙給他安排了一個嗜賭成癮的小廝做伴讀。

每次他被先生訓斥完面壁思過的時候,那小廝就在旁邊說先生的壞話,慫恿他逃學、叛逆。

蘇晟銘的耳根子軟得離譜,旁人說什么便信什么,一來二去就被小廝帶進了賭坊。

上一世蘇闌音不是沒勸過,可染上賭癮的人,他就是軟硬不吃。

無論你是威脅他,還是哀求他,表面上答應得再好,轉身趁你不備便又去賭。

當他以為自己只是剛剛陷進去還有機會重新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是無可救藥。

因為他沒有機會翻盤。

這間小賭坊是蘇晟銘悲慘命運的開端,也是推他墜入深淵的第一雙手。

蘇闌音站在門前沖著身旁阿默使了個眼色。

男人瞬間心領神會直接一腳踹了上去。

“砰!”

一聲巨響,賭坊厚重的門板摔在地上,蕩起一片灰塵。

“什么人?敢在老子的地盤上鬧事?活膩了!”

一個滿臉刀疤兇神惡煞的男人走了出來,身后還跟著十幾個同樣體型彪悍的打手,個個都拎著棍子。

阿默站在那里沒有絲毫退縮,冷峻的臉上幾乎沒什么表情,只是嚴嚴實實地擋在蘇闌音面前。

直到被一只纖細白嫩的手推到身側,眼底的冷肅才松動了些。

“六……少爺。”

他想勸說什么,欲言又止。

“無妨。”

蘇闌音抬腳邁進去,沒有半分怯懦,反倒比任何人都鎮定自若。

她看向刀疤男,毫不畏懼對方兇狠的視線,冷聲問道:“聽說你們扣下了我四哥?”

“四哥?”

刀疤男眼底閃爍精光,手里的刀緊了又緊。

“你是說蘇家四少爺?”

“對。”

“他欠了我銀子!”刀疤男理直氣壯。

“多少?”

“三十兩。”

蘇闌音神色淡然,環顧四周。

這些人一年的收入都遠沒有三十兩,足以見得蘇晟銘對他們而言,是多肥的一條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