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我是親眼看著您進電梯,然后電梯去了樓上。”
阿梨一臉委屈,弱弱的解釋著。
見傅安否認,她很是不解,小聲嘀咕了一句。
“都親眼看見了,怎么耍上賴了?難怪穆小姐生氣,換任何一個女人都得生氣。”
“你在嘀咕什么,大點聲!”
傅安極為煩躁的喊了一聲。
“先生,你和穆小姐也算是青梅竹馬,我一直很敬佩您的長情和專一。是人都會犯錯,但是知錯能改,穆小姐還是會給你一個機會的。可是你不能自己做過的事不認賬呀。”
阿梨理直氣壯的說著,她還真就想幫穆煙出這口氣。
“我到底做什么了?穆煙莫名其妙,怎么連你也莫名其妙?”
傅安越發急躁了,但很快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先生,你上樓后,穆小姐就跟著上樓了,我們倆一出電梯就看見你和那個吳憂小姐坐在休息區喝咖啡吃著甜品,吳憂還親自喂到你嘴邊給你吃,你們倆笑得那叫一個甜蜜,我看了都惱火,這要是我男朋友和別的女人這么曖昧,我肯定上去就抽他兩個嘴巴子,以后老死不相往來。穆小姐的脾氣是真好,都這樣了,她都忍了。先生,你怎么能這樣呢?你以前也不是這樣人呀,這么多年除了穆煙和秦霜哪個女人能入您的眼,能近得了您的身?怎么偏偏這個吳憂就不一樣了,她到底哪兒特殊了?”
阿梨情緒激動,梗著脖子一臉的慷慨就義。
她知道她說這些話,傅安肯定會生氣,肯定會開除她,可是她說都說了,說出去的話已經收不回來了,更何況她又沒說錯。
都是女人,女人就要幫女人。
更何況穆煙還對她那么好,那么信任她。
如果傅安是個朝三暮四的人,那她也不想再跟在他身邊了,去找個物業當保安也不錯。
雖然工資不高,但是工作足夠清閑。
呵呵!
“跟我玩這一套?”
傅安聽完阿梨的描述,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先生,你在說什么?”
阿梨好奇的問著。
他的表情和反應,讓她很是奇怪。
“我是不是跟你說過,我突然冒出來一個雙胞胎弟弟?”
阿梨聽到這話,恍然大悟,詫異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沒讓自己尖叫出聲來了。
“你的意思是那一個是你弟弟不是你?可是你們穿著一模一樣的衣服。”
“你別管了,回去保護好穆煙,這件事我會處理,我會去跟她解釋,你先別告訴她,讓她好好養傷,別再刺激她。”
傅安冷靜的交代著阿梨,說完后便轉頭進了電梯。
“先生,你又要去哪兒?”
阿梨皇帝不急太監急的直跺腳。
傅安沒有應她,按下了上樓的電梯樓層。
“你該不會又要去找那個吳小姐吧?先生,我跟你說了那么多都沒說了嗎?”
阿梨更著急了,都恨不得上手把他從電梯里拽出來。
“照顧好穆煙,其他的不該你管就別管。”
傅安冷冷留下了這句后,按下了關門鍵。
阿梨氣得雙手叉腰用力深呼吸。
她搞不懂都這個時候了,他難道不應該陪在穆煙身邊,好好跟她解釋的嗎?
只要他去跟穆煙說,一切都是他的雙胞胎弟弟在搞鬼,誤會不就解開了嗎?
為什么還要去找那個女人呢?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傅安現在滿腦子翻江倒海,洶涌澎湃,想的都是怎么弄死秦楓。
他雖然對這個憑空冒出來的雙胞胎弟弟,沒有好感,也不打算相認,但也會看在血緣關系的份上,對他保持客氣,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就好。
可是他似乎從一開始出現,就沒打算和他相安無事。
之前挑撥他和穆煙的關系,他看在已經和穆煙和好的份上,不跟他計較,可是現在他居然做的更過分了。
他怎么可以利用他那張和他一模一樣的臉,穿著和他一樣的衣服去勾搭吳憂?
還和吳憂親密無間,搞曖昧,故意讓穆煙看見。
挑撥不成,就干脆利用他這張臉來演親密戲,不顧一切去刺痛穆煙的心。
他現在能理解穆煙的情緒為什么那么激動了?
為什么會忍心說出那些讓他痛心的話了,因為她是真的被傷害到了。
阿梨說,如果換作是她男朋友和別人搞曖昧,她早就動手送男朋友重新投胎去了。
其實如果是他,如果看到穆煙和任何男人親密,他也會失去心疼,發瘋,失去理智的。
穆煙卻一直忍著,她一定很痛苦,很失望,很無助,才會說出那些傷人的話。
秦楓他憑什么以他的名義傷害她?
“傅先生,你怎么來了?穆小姐她沒事吧,你不該來看我的,她會不高興的。你快回去,去陪著她,不用管我。”
吳憂非常通情達理的催促著他,一雙善解人意的眼睛清澈見底。
傅安冷冷看著她,上下打量著她,沒有言語,就那么冷冷冷的看著她。
他搞不懂,吳憂她到底知不知道那個和她在一起男人是誰?
到底秦楓跟他說了什么,讓她可以和他那么親密?
如果她是把秦楓當成了他,那她就該知道他有女朋友,就不該和秦楓有那么親密的舉動。
他第一眼見她的時候,就覺得她和穆煙很像。
不僅僅是容貌像,更多的是靈魂像。
他以為她和穆煙是一樣的干凈,可現在他應該把這個想法收回了。
穆煙她不會在明知道別人有女朋友了,還和別人的男朋友搞曖昧的。
他的穆煙從來愛憎分明,眼底融不進去一粒沙子。
“傅先生,你,你怎么了?你干嘛這么看著我?是不是跟穆小姐吵架了?是,是因為我嗎?對不起,我,我真的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吳憂唯唯諾諾的問著,一雙眼睛怯生生的,像極了一只受驚的兔子。
“你都跟穆煙說什了?”
傅安拉了把椅子,在她面前坐下,冷冷質問著。
“我,我就是覺得對不起穆小姐,我去跟她道歉了,我跟她說,我絕對不會跟她搶。我就只要在你想我的時候,給我一點點的時間就夠了。我保證我不會破壞你們的。”
吳憂一臉的委屈求全,和當初第一眼遇見她時的開朗大方,完全判若兩人。
傅安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又問。
“他都跟你說什么了,讓你甘愿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