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容蒼楚云緋鳳掌江山 > 第566章 傳位

0進入冬月,皇帝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縱然是東凰用心開藥調養,皇后和貴妃片刻不離地照料,依然無法阻擋他的身體迅速衰敗下去。

四個月的時間讓周蘭庭的儲位越來越穩固,議事期間,朝中大臣看到了他的魄力和朝政上的見解,從起初內心里的看不上,到后來的看法改觀,再到現在的敬佩,只用了不到半年。

東凰依然是每天跟周蘭庭一起進宮,東凰進殿照料皇帝,說一些朝中之事給他提神,昭武帝很喜歡跟東凰聊天,每次她在的時候,皇帝的精神看起來都會好很多。

但后來東凰每次來時,皇后和貴妃都眼眶紅紅的,讓人心里酸楚。

臘月里下了一場大雪,寢宮里燒著炭火,皇帝蓋上厚厚的被子,每天依舊是睡著的時間多,醒來的時間少。

臘月十五這天,他趁著精神有了一點起色,把皇子大臣們都召來,當眾宣布傳位于太子周蘭庭,楚國長公主容子曦為皇后,因兩國聯姻,共創太平盛世,特賜皇后擁有干政特權,任何人不得反對。

新帝即位,帝號康和。

次年稱為康和元年。

重臣似乎明白了昭武帝的心思,今年只剩下半個月就過完了,這個時候傳位,過完年就可以以新帝號紀事。

同時“康和”字意味著安順太平,愿從此再無紛爭。

寢宮里氣氛低迷哀戚,大臣們低著頭領旨,無一人反對。

被禁閉了數月的皇子們精神氣大減,聽完皇帝傳位旨意之后,頭一次覺得他們的父皇是如此面目可憎,臨死前傳位,金口玉言,讓他們連一絲絲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還允許他國長公主在南齊以皇后身份干政。

簡直昏聵到了極點。

以周蘭庭對謝東凰的感情,和這么多年長在楚國的情誼,只怕聯合謝東凰把南齊改姓都有可能,父皇年輕時那么英明睿智,年老之后怎么變得如此昏庸?

“若無其他事情,都退下吧。”昭武帝疲憊地開口,“禮部早做準備,命祭司殿選個吉日,舉行登基和封后大典,朕死也瞑目了。”

“皇上!”皇后紅著眼眶,“您別說不吉利的話。”

昭武帝握著她的手,也有些悵然:“皇后。”

大臣們和皇子一一退了出去,昭武帝轉頭看向周蘭庭:“蘭庭,朕后宮嬪妃不少,你登基之后,除了皇后和你的母親按規矩晉為太后之外,其他有兒子的嬪妃,可以讓她們遷出宮隨兒子居住。若無子嗣的,好好留在宮里養著,朕不需要任何人殉葬。”

周蘭庭點頭:“兒臣明白。”

“……你也出去忙吧,朕跟皇后、賢妃說說話。”

周蘭庭躬身行了禮,跟謝東凰一并走了出去。

宮道長長,仿佛一眼望不到頭。

雕龍畫鳳的殿脊上還殘留著一些白雪,遠遠望去,詩情畫意。

回南齊不到一年,做太子半年有余。

周蘭庭身上氣度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太子蟒袍穿在身上,配上他本就沉穩內斂的氣度,無端多了幾分尊貴威壓。

謝東凰也是。

感情內斂的人只是不習慣表達,而不是沒有感情。

從最初置身事外的淡漠到如今融入南齊,她的心境、情感、責任感和使命感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以前只覺得順一次天命,在皇權中游戲一場,可以游刃有余。

然而真正進入其中才發現,江山社稷不是游戲,它牽系著天下萬民蒼生的命運,容不得任何兒戲心態。

周蘭庭盼偏頭看著東凰,悄悄握著她的手:“東凰。”

“嗯。”東凰回神,轉頭看他,“怎么了?”

“沒什么。”周蘭庭搖頭,聲音溫軟而充滿著柔情,“只是喜歡這樣挽著你,一直走著,若時間能靜止在這一刻,我余生便都是幸福歡喜。”

謝東凰嘴角微揚,抬手捏了捏他的鼻子:“我最近也突然覺得,跟你待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歡喜的,只是以前太過遲鈍,如今才突然開竅了似的……這幾天時常在想,幸虧當初沒有選擇他人,否則這會兒后悔都來不及。”

這句話像是有著一種神奇的魔力。

周蘭庭眉眼泛起驚喜之色,忍不住握緊了她的手。

若不是宮里人來人往,他真想現在就好好親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