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67章 再度變卦

大娘子,可還考慮入股?”

荀憲臉色微紅,有些自嘲道,

“妾身這些許家資,哪還有資格。。。”

在此之前,荀憲手中這些錢還算不錯。

可如今又是懸賞的千金,又是從馬平手中要回的五箱黃金。

之前王氏曾經說過,一箱黃金恰好是一百金。

也就是說,徐羽手中掌握著一千五百金!

就算把府邸搭上,是完全不夠看。

“嗨,情誼豈可用金錢衡量?縱使大娘子分幣不出,我一樣歡迎!”

徐羽并非只是說說,是真希望荀憲能夠入股。

多一個人,多一個幫手。

以荀憲的聰明才智,定是不小的助力!

“果真?”

徐羽重重的點了點頭。

“當然!”

荀憲心中一喜,當即答應下來。

“若徐郎君不嫌棄,妾身便以全部身家入股!”

“求之不得!”

雙方一拍即合。

徐羽側目看了看一旁,繼續說道,

“若三娘子和四郎有意,亦可加入。”

荀憲心領神會,建議道,

“不妨回府內細細商討一番?”

“好!”

見徐羽沒有意見,荀憲便主動去尋王氏。

“娘親,阿爺,徐郎君屢次相助,恩情極大!此番切不可怠慢!”

“這是自然!”

王氏一口答應下來。

“徐郎君能去荀府,實乃。。。實乃。。。”

本想討好,結果一時詞窮。

荀宴連忙在一旁附和。

“蓬蓽生輝!”

王氏連連頷首。

“對對對,蓬蓽生輝!”

徐羽心中舒緩了許多。

還算有點人性,沒再過河拆橋。

也不枉昧著良心救他們一次!

荀華喜笑顏開,她最樂得見此一幕。

躡手躡腳走到徐羽面前,攥著粉拳保證。

“此番荀家定會厚待!”

“好。”

“走吧。。。”

就在皆大歡喜之際,荀節突然跳了出來。

“等等!”

眾人一愣,已然挪動的腳步也隨之停下。

王氏心中一驚,連忙將荀節拉到一旁,唯恐她破壞好不容易產生的和諧。

“節兒,莫要胡鬧!你欲害死荀家不成!”

荀宴也走上前,面色極為陰沉。

“徐羽兩次相救,恩情不淺!此番絕不可再怠慢!”

荀節看著二人的嘴臉,眼中甚是鄙夷。

“怎么,不是方才辱罵之時?我可記得阿爺娘親罵的不堪入耳。”

“住口!”

荀宴怒瞪一眼。

“今時不同往日!此一時彼一時,你莫要胡鬧!”

“吼什么!”

王氏不瞞荀宴怒吼,狠狠瞪了一眼。

隨即拉起荀節的胳膊,低聲寬慰道,

“節兒,東宮態度不明,徐羽不失為依仗!待你得勢,自當將其趕走!”

荀節臉上怒氣漸消,仍眉頭緊鎖。

“娘親,如此淺顯道理我豈會不知?奈何徐羽實乃禍害!”

“節兒!”

王氏面露不悅,都如此說了還揪著不放?

“縱是禍害,也救了荀家兩次。”

“他將徹底害死荀家!”

荀節心中大急,不再隱瞞。

“方才唯奴告知,太子殿下親自下令除掉徐羽!”

“什么!”

荀宴,王氏頓時大驚。

“此。。。此話當真?”

荀節沒好氣的瞪了一眼。

“若非如此緊要,我豈會如此?”

荀宴,王氏同時沉默了。

他們并不感激徐羽救命之恩,只是貪圖徐羽目前的威勢。

不論與徐適有沒有關系,鎮北軍保下他是事實。

但徐羽連累荀家的話,也會毫不遲疑將其舍棄!

“節兒,事關重大,你可不要。。。”

“娘親!”

荀節聲音低沉,又十分焦急。

“且不提東宮,那義寨可惹得起?徐羽殺了黑面煞鄭琪,義寨豈會善罷甘休?”

轟!

這話不亞于晴天霹靂,怒劈荀宴,王氏頭頂!

二人瞬間恍然大悟!

“老夫糊涂啊。。。”

荀宴怒拍額頭,滿是悔意。

王氏狠狠瞪了一眼,又不解氣的掐了一番。

“廢物!若非節兒,荀家豈不是大禍臨頭?”

荀節嘴角上揚,陰陽怪氣道,

“娘親,莫怪阿爺,他老糊涂不是一天兩天了!”

王氏一聽更加惱怒,又狠狠掐了一番。

“窩囊廢!毫無用處,只會耽誤節兒前途!”

荀宴不明所以,心中大為委屈,可又畏懼不敢反駁,只得低下頭任由數落。

“哼!我真是瞎了眼,嫁給你這廢物!”

荀節忙拉了一把,眼下并不是內訌的時候。

“娘親,徐羽必死無疑!縱使不撈些好處,也絕不可被其拖累。。。”

王氏雙眼微瞇,已盡是狠辣之色。

“此言甚善!”

荀憲和荀華圍在徐羽身旁,二人心中都有種不好的預感。

圍成一團竊竊私語,短短片刻的功夫,不止一次偷瞄,眼神一次比一次不善。

荀華十分擔憂,唯恐這來之不易的和諧再度被破壞。

“大姐,二姐她。。。”

荀憲眉頭緊皺,眼中怒氣閃爍。

“徐郎君如此恩重,二妹若敢亂來,我必不饒她!”

話音剛落,王氏與荀節便朝著她們走來。

荀憲率先開口道,

“娘親,時間不早,先回府吧?徐郎君一路奔波,甚是疲憊!”

一路奔波為了什么?

一切都是為了救荀家于危難!

荀憲這是在提醒王氏莫要忘恩負義!

可惜,王氏早已心堅如鐵,絕不會被言語所動搖。

“呵呵,憲兒這是哪里的話?沒有荀家,徐郎君便不回岐州城了?”

荀華大急,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

“娘親,你怎能。。。”

“住口!”

荀節怒斥一聲。

“這有你說話的份?”

荀憲上前一步,怒視著荀節。

“二妹這是又打算過河拆橋了?”

荀節不甘示弱,同樣上前一步,不屑道,

“何必說得如此難聽?徐羽對荀家有救命之恩不假,可荀家同樣有大恩于徐羽!”

“二姐!”

荀華怒氣沖沖上前。

“荀家只是救了徐羽一次,而徐羽卻救了荀家兩次!”

“那又如何?”

荀節冷笑一聲。

“若無荀家,徐羽焉有命在?”

“你!”

荀華氣得面色通紅,還要理論,但徐羽跨步上前,將她拉到身后。

“可以啊,只言片語便說服了兩個墻頭草。”

王氏面色微紅,自知理虧只能強行辯解道,

“荀家小廟,容不下徐郎君這尊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