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66章 新仇舊恨,再添一怨

三”

看著徐羽伸出的三根手指,荀節憤怒到了極點。

她暗暗發誓,就算扔了,丟到黃河里,哪怕喂狗也不便宜了徐羽!

“二!”

可當一根手指落下,荀節直沖天際的怒火瞬間腰斬。

失去所有錢財,未來連活著都是難題!

便宜了徐羽,似乎比去街上乞討要好得多。。。

就在這時,徐羽面色一沉,第二根手指緩緩落下。

“一!”

荀節一陣哆嗦,心中所有的憤怒,瞬間全都變成了恐懼。

答應還有五箱白銀,拒絕可就什么都沒了!

這一刻,所有的尊嚴盡皆拋到腦后,荀節緊閉雙眼大吼一聲。

“我。。。我答應了!”

荀宴,王氏聞言,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

還好,還好答應了!

“荀家愿意將五箱黃金奉上!”

王氏立刻上前信誓旦旦的保證。

反正也是白得的,不答應反而一分沒有。

五箱白銀,權當之前的損失!

徐羽收回手指,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算你等識相!”

錢沒到手,王氏不敢不悅,強擠著笑容討好。

“郎君說得極是。只是那楊邈走了多時。。。”

“無妨。”

徐羽側目看了一眼。

“馬縣丞。”

馬平走上前,面沉如水看不出任何神色。

“徐郎君有何吩咐?”

徐羽伸手遞到馬平面前。

“拿來吧。”

馬平眉頭輕皺,一副不解之色。

“徐郎君索要何物?”

徐羽撇嘴笑笑。

“揣著明白裝糊涂?”

“下官不懂郎君何意。”

見馬平還在裝無辜,徐羽干脆直接挑明。

“從荀府搜出的十箱金銀,拿出來。”

“原來是此事。。。”

馬平攤攤手,一副愛莫能助的模樣。

“徐郎君有所不知,錢財已被楊邈。。。”

“停!”

徐羽將手立起打斷,冷笑道,

“我知馬縣丞乃千年狐貍,可最好別在我面前玩聊齋!”

馬平面色一沉。

“若是徐郎君不信,可遣人。。。”

“十箱金銀,對于東宮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可若是辱沒太子名聲,百箱難換!”

徐羽身子往前探了探,死死盯著馬平雙眼。

“舍棄荀家風波還未消停吧?馬縣丞可要加把火?”

馬平眼中怒火涌動。

“徐郎君,本官說了,金銀皆被楊邈搶走。你若想要,自去找他!”

“送出來的錢還拿回去!可有這種道理?”

徐羽左右波動手指,嘴角笑容變得不屑。

“不知東宮得知馬縣丞如此做法,可有異議?”

“你。。。”

馬平心中大為惱火,他是看出來徐羽要訛他一筆了!

盡管這十箱金銀,的確在他府內。

“徐羽,莫要太過分!有命拿,可有命花?”

徐羽毫無懼色,微微拱手。

“無需馬縣丞操心,送往荀家即可。”

馬平微微點頭,眼神極其兇狠。

“明日本官便將鄭琪首級懸于南門,昭告天下!”

徐羽毫不畏懼,反而提醒道,

“莫忘記寫上殺人者,徐羽!”

馬平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怒而拂袖離去。

“哼!走著瞧!”

徐羽目送背影消失,眼神逐漸從戲謔變成了陰冷。

算是徹底撕破臉了,已經明目張膽的威脅!

不訛詐這十箱金銀,鄭琪就白死了?

義寨早晚知曉此事,避無可避。

事到如今,徐羽幾乎能夠確定指使鄭琪者,必為馬平。

東宮與義寨之間,關系匪淺!

“徐羽,你怎知被馬平搶走?”

荀節走上前,眼中極為疑惑。

明明是徐羽先被抓走,為何知道得這么多?

“你可太‘天真’了。”

徐羽本不想詆毀這兩個字,可思來想去也找不到更好的。

“當真以為,十箱金銀是東宮送你的?”

荀節眉頭緊鎖,絕色容顏上隴上愁云。

“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不過是借你的手給馬平罷了。”

徐羽冷笑道,

“東宮舍得為一個死人花十箱金銀?”

本以為荀節會怒聲駁斥,結果卻失魂落魄的低下頭。

上次左相發難,東宮舍棄也就罷了。

此次楊邈再度發難,東宮竟仍無動于衷,更有落井下石之意。

太子如此薄情寡義,荀節怎會看不出,又怎會不失落?

重回東宮的希望,是越來越渺茫了。

恰好徐羽懶得與荀節廢話,對荀憲,荀華二人使了個眼色,便往外走去。

荀宴,王氏緊隨其后,荀節也連忙跟上。

縣府這個不祥之地,他們是一刻也不想久留。

來到府外,荀家奴仆已然全部聚集。

官差特意表明,是縣尉薛猛下令將這些人送來。

倒是省了不少事情。

徐羽本想當面致謝,但薛猛并不在,只得作罷。

奴仆們紛紛聚攏上前,新竹,碧蘿等人找上自己的主子,共同慶賀著劫后余生。

當眾人得知又是徐羽出手相救時,眼中感激之色無以言表。

至少他們明白,沒有徐羽,已是人頭落地!

“什么!”

這時,一聲不滿的喊聲打破了氛圍。

只見荀節怒視著眼前的唯奴。

“你。。。你要走?”

唯奴點了一次頭,面無表情。

“殿下有命,奴婢要返回京師。”

荀節慌了。

唯奴撤回,莫非東宮要徹底放棄她?

“唯奴,殿下何時下令?”

“無可奉告。”

這冰冷的態度,讓荀節大為恐慌。

“那。。。那殿下可曾談及我?”

唯奴冷漠的搖了搖頭。

荀節一個踉蹌,心若死灰。

她無法接受這一切。

這時,唯奴走上前,在她耳邊喃喃了幾句。

“娘子可聽清了?”

荀節側目看了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既如此,奴婢告辭。”

唯奴行了一禮,告辭而去,路過徐羽身邊時卻突然停下腳步。

面無表情,直勾勾的盯著看了許久。

徐羽似笑非笑回應。

“有事?”

唯奴收回視線,快步離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視線。

徐羽嘴角撇了撇。

“切。。。”

荀憲走到身旁,眼中透露著擔憂。

“徐郎君,東宮對你似乎。。。”

“無妨。”

徐羽笑笑,并不在意。

與東宮的梁子,早就結下來。

不死不休上再添多少仇恨,也都無所謂。

東宮的對手左相,能有多少精力對他發難?

除了義寨,目下危機暫時得到解決,會有一段安穩時間‘發育’。

徐羽極度自信!

相比于之前,困難的時候已然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