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64章 殺還是放?

徐羽面無表情的走到邱明身旁。

看著這個須發皆白,眼神有些木訥的老者,心中五味雜陳。

殺了他很容易,一劍即可。

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還可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怎么看都是最佳選擇。

萬一楊邈再度折返,利用邱明以‘勾結妖道,偽造圖讖’的罪名對荀家發難,仍是不小的麻煩。

可邱明有何罪?

從第一次被嚴刑逼供便能得知,本身也是受害者。

經不住嚴刑拷打被迫誣陷,合乎情理之中。

若為保全荀家枉殺邱明,與楊邈何異?

盡管如此,徐羽依舊十分為難。

一面是關乎荀憲,荀華的荀家,一面是無辜的邱明,著實兩難。

尤其是關飛那句‘成大事者,心狠手辣’,讓徐羽不得不多想。

莫非邱明也是一項考驗?

若一時不忍,被視為懦弱無能,豈不是因小失大?

就在徐羽內心掙扎之際,邱明‘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徐郎君饒命!”

徐羽看著老淚縱橫的樣子,心中極為動容。

“邱道長,你為何去荀家做法?”

邱明重嘆一聲,道盡了無奈滄桑。

“武縣令正與老道商議為岐州祈福一事,中途被派遣荀家。若是徐郎君不信,可問武縣令!”

徐羽微微側目,只見武儀眼神閃躲,心中已然知曉答案。

“哎,邱道長,請起吧。”

邱明低著頭哀怨嘆息,根本不敢起身。

“老道一心修行,只做法驅邪,從未與人結怨,誰知遭此大厄!”

“哎,事已至此。。。”

徐羽主動伸手扶起邱明,猶豫許久也不知該如何寬慰,只得催促道,

“留之無益,邱道長還是盡早遠離岐州吧。”

留下難保不再被牽連,對雙方都是不小的麻煩。

邱明深明此理,眼中滿是感激之色。

“多謝徐郎君大恩,老道從此遁入山林,絕不再問世事!”

徐羽輕輕推了一把。

“道長保重!”

邱明走了兩步,轉過身拱手行了一禮。

“徐郎君大恩,老道絕不敢忘!”

“道長保重!”

“告辭!”

目送邱明身影消失,徐羽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

這一刻,心中更加堅定。

“倘若楊邈去而復返,再以道人為由陷害,你可會后悔今日之決定?”

徐羽毫不遲疑的搖了搖頭。

“我雖非正人君子,也不愿濫殺無辜。”

“嗯。。。也罷。”

關飛未在多言,移步走到縣令和縣丞面前。

“聽聞縣府重金懸賞義賊,可有此事?”

馬平精神緊繃,眼底微不可查的抽搐幾分。

“不。。。不錯,敢問關將軍是何意?”

關飛看著馬平問道,

“義賊‘黑面煞’鄭琪,懸賞幾何?”

“什。。。什么!”

馬平驚呼一聲,面色大變。

連縣令武儀都極為不解,側目詢問。

“馬縣丞,你這是?”

“沒。。。”

馬平連忙辯解,臉色異常慌亂。

“那鄭琪兇名在外,下官。。。下官只是感到震驚。。。”

武儀將信將疑點了點頭,關飛也并未糾結。

“無妨。究竟懸賞幾何?”

“千。。。千金。”

馬平強行壓住眼中的慌亂。

“敢問關將軍,可是擒獲此賊?”

“不。”

關飛搖搖頭,下巴往徐羽處拱了拱。

“徐羽大發神威,一箭射殺鄭琪。”

武儀大感驚訝,不禁感嘆道,

“竟有此事!”

馬平低下頭,以便掩飾眼中的震驚以及憤怒。

“關將軍,不知鄭琪尸體何在?”

關飛對外大喊道,

“抬進來!”

很快,兩名左驍衛士兵便將鄭琪尸體抬了進來。

馬平迫不及待往前,僅看一眼便雙目圓瞪。

眼底傷疤延伸到下巴,乃鄭琪無疑!

縣令也走上前,在尸體上打量了幾眼。

“莫非這便是黑面煞?”

馬平極為緩慢的點點頭。

“不錯,正是。。。”

關飛也走上前,眼神輕佻。

“如此確定,莫非馬縣丞與此賊相熟?”

武儀同樣露出疑惑之色。

他身為縣令不知,馬平倒是清楚。

“哎,實不相瞞,下官曾被此。。。此賊劫掠。。。”

馬平一臉苦澀,帶著些許羞愧。

“原來如此。”

武儀也不深究,直接下令。

“既是徐郎君所殺,自當賜予賞金一千。馬縣丞,此事便交予你了。”

“喏!”

馬平拱手接令,走到徐羽身旁。

“徐郎君,賞金送往何處,稍后下官派人送到府上。”

“不急。”

徐羽略過馬平,問向縣令武儀。

“武縣令,荀家人?”

武儀心領神會,頗有些討好道,

“楊司丞已走,本官豈敢強留?”

“多謝!”

“徐郎君不必客氣,此乃本官分內之事。”

得知無罪釋放,再度脫難,昏迷的王氏,荀節立刻蘇醒坐了起來,荀宴也掙扎著從地上爬起。

三人無不是面露羞愧,無地自容。

尤其是荀節,臉頰發燙,耳根都是通紅。

心中只期盼著徐羽能夠將她當作空氣!

事實正如她所愿。

從始至終,徐羽都未曾看她,哪怕是一眼。

“徐郎君。。。”

荀憲,荀華走到徐羽面前,眼中同是蘊含著無盡感激。

必死之局,又一次因徐羽脫難。

已是欠下了兩次大恩!

如此恩情,實不知該用何等語言感激。

徐羽面露笑意,極為溫和。

“大娘子,三娘子,你們沒事吧?”

“沒。。。沒事。。。”

荀華輕咬嘴唇,突然羞澀的低下頭。

荀憲則勇敢得多,紅著臉也要表達謝意。

“妾身當牛做馬,也要報答郎君恩情!”

“不用不用。”

徐羽連連擺手拒絕。

“若無三娘子,我已是慘死街頭!難不成我也要為三娘子當牛做馬?”

“不。。。不可。。。”

荀華慌亂抬起頭拒絕,結果恰與徐羽眼神撞在一起。

四目相對,情意綿綿。

荀華臉色更加紅潤,卻也壯著膽子用眼神纏綿。

心中羞澀,甜蜜,充滿異樣。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一次善意之舉,竟能如此!

二人如此含情脈脈,荀憲忙別過頭去,不敢打擾。

可眼中的羨慕與失落,卻始終揮之不去。

殘柳之軀,當牛做馬已是恩賜,豈敢與妹妹爭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