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47章 徐帥不見

密林遠處,黑衣人頭目正扶著樹干大口喘息。

一口氣跑了至少三里,累得兩腿直發軟。

“呼。。。那廝竟還活著!這。。。這怎么可能!”

直到此刻,眼中仍有不可置信。

“那天是我親自確認,怎么會。。。!”

黑衣人眼神瞇成一條縫隙,口中不斷喃喃。

“不行,趕緊回去,必須將消息帶回!”

又猛吸幾大口空氣,感覺喘息平復許多。

正準備離開時,輕蔑不屑的譏諷聲從一旁響起。

“這就跑不動了?”

“誰!”

黑衣人頭目大驚,汗水瞬間從全身溢出!

四下環顧,完全沒有人的影子!

心中更是恐懼不已。

“何方鼠輩,滾出來!”

人找不到,聲音卻又傳了過來。

“你這廢物嗓門倒是不小。”

黑衣人額頭冒汗,瞪著眼四處尋找。

“到底是誰,滾出來受死!”

“想死?成全你!”

話音一落,破空聲響起。

嗖!

一支箭矢正從前方飛速襲來!

黑衣人雙目瞪得渾圓,眼中盡是驚恐。

快,太快了!

連眼睛都未眨,便已到了近前!

噗!

正中脖頸,從前方射入,從后方穿過!

黑衣人捂著脖子,口中不斷冒出鮮血。

“唔唔唔。。。”

他終于看清了射箭之人,可驚愕的眼神中反倒有一絲釋然。

那是比奪命箭矢,更加恐怖的身影!

。。。。。。。。。

鎮北軍大營。

中軍帥帳。

帥案前,坐著一名威嚴男子。

長相英俊,五官立體,臉上輪廓分明。

尤其那雙眼眸,深邃有神,宛若寒星!

明明面無表情,卻散發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只可惜兩鬢肉眼可見的斑白,讓俊美多了一份滄桑。

正是鎮北軍統帥,鎮北大將軍徐適!

“徐帥,您找我?”

帥帳被掀開,鎮北大將軍府主簿周瑾走了進來。

徐適將帥案上的書信往前推了推。

周瑾會意,上前拿起書信一目十行,臉色也隨之嚴肅。

“徐帥,這信。。。”

“可靠,準確。”

僅僅四個字,回答了周瑾所有疑問,也讓他頓感緊張。

徐適喜怒從不形于色。

看似平靜,實則怒火沖天!

這封朝廷削減鎮北軍開支的告知信,連周瑾看了都大為惱火。

“北方鮮奴氣焰囂張,吞并岐州城,亡我鎮北軍之心不死!”

周瑾氣不過,憤怒呵斥道,

“可朝廷對鎮北軍的錢糧一降再降,逼迫大軍裁了又裁!如何抵擋?”

徐適面無表情,開口問道,

“軍中糧草還能支應多久?”

周瑾狠狠吐出一口粗氣,方才便在忙于此事。

“少則三月,多則半年。”

徐適點點頭,并未質疑跨度為何如此之大。

這便是周瑾身為主簿的能力!

“貪圖享樂,置國土于不顧,哎。。。”

這聲嘆息,周瑾并不敢接。

徐適這是在諷刺圣人!

這時,門外響起士兵的聲音。

“報徐帥!”

“講。”

“參軍趙廣求見。”

徐適眉頭輕皺,遲疑片刻才允諾。

“讓他進來。”

趙廣進入帥帳,拱手抱拳行禮。

“拜見徐帥,末將已將徐羽帶回。”

徐適面無表情。

“就為此事?”

趙廣本想匯報密林遇襲一事,可愣是嚇得不敢開口。

“埋了。”

徐適的聲音充滿陰寒,嚇得趙廣一激靈。

腸子都悔青了!!!

怎么就被徐羽忽悠的前來匯報,徐帥明明下令直接活埋,真是蠢到家了!

不敢多說一字,連忙領命。

“喏!末將告退!”

趙廣走后,周瑾才開口問道,

“徐帥,這徐羽?”

徐適眉頭輕輕皺起,眼中閃過一絲哀傷。

“冒充安兒招搖撞騙,將靖安司,御史臺,岐州縣府玩弄于股掌。”

周瑾頗有些驚訝。

冒充徐安,最多二十余歲,卻能將三方勢力蒙騙。

豈是等閑之輩?

可想到徐適對權勢爭斗的厭惡,以及徐安目前的狀態,還是絕了多嘴的心思。

“是該埋了。”

。。。。。。

徐羽被放在一處帳篷外,八名隨行士兵嚴密看守。

四人對外,四人對內,四雙眼睛始終盯著他。

徐羽頗有些尷尬,真想告訴幾人不必如此。

先不說捆得結實,就算放開跑,能跑得掉嗎?

鎮北軍大營實在太大了,早已迷失了方向。

退一萬步講,主動放他走,徐羽都不能走!

逃出鎮北軍,也得死在岐州城。

想活,必須見徐適!

等了片刻,終于得見趙廣返回的身影。

徐羽連忙問道,

“趙參軍,徐帥可愿見我?”

趙廣看都沒看徐羽一眼,對著士兵揮了揮手。

“拉下去,埋了!”

“等等!”

徐羽大急,掙扎著發問。

“徐帥不追究襲擊一事?我知曉線索!”

趙廣背過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士兵會意,拖起徐羽就往后拉。

徐羽瘋狂掙扎,不斷扭曲著身體大喊。

“趙廣,你要讓鎮北軍士兵白死嗎!難道你不想知道背后指使之人!”

趙廣終于有了反應,怒氣沖沖的走上前,不過是揪住徐羽衣領怒斥。

“兇手?兇手便是你!”

徐羽連連搖頭,焦急的解釋。

“不!此事背后牽扯極大!他們故意埋伏,便是借鎮北軍之手置我于死地!”

趙廣怒瞪著徐羽。

“何須如此?你冒充徐帥之子,已是必死無疑!”

徐羽十分慌亂,竟有當初被扔下黃河時的感覺。

那兩人只為錢財說不動,趙廣不為錢財,可也不為所動!

“趙參軍,事關鎮北軍存亡,事關徐帥!你若忠于徐帥,便帶我去見他!”

趙廣松開徐羽,冷笑道,

“見徐帥?你算什么東西?你也配!”

徐羽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反駁。

趙廣不耐煩的揮揮手,對他來說,執行軍令才是最好的效忠!

“拉下去,埋了!”

直到被拖行,徐羽才清醒,再次拼命掙扎。

“趙廣,你對鎮北軍大難置若罔聞,你算什么忠心!”

可惜,趙廣根本不為所動,徐羽急怒交加,氣得張口大罵。

“眼睜睜看著鎮北軍遭逢大難,你對得起徐帥嗎!”

“廢物,懦夫,賊子!你就是鎮北軍的敗類!”

趙廣怒不可遏,大吼著催促。

“拉下去!拉下去!”

“埋了!先埋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