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43章 真正的大難

S徐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賭上全部身家不夠,還要賣房投資?

這是何等的信任!

若非荀憲眼神太過真切,不禁誤以為在戲耍!

一時間,徐羽心中充滿了愧疚。

“大娘子,你就不怕賠了?”

荀憲松開抓著徐羽胳膊的手,臉色有些微紅。

“無妨。。。賠了就賠了吧。。。”

徐羽眼底一抽。

“啊?”

荀憲臉色更加羞紅,頭也低了下去。

“妾身是說。。。相信徐郎君。。。”

徐羽一時間竟不知說些什么。

他能感受到荀憲對他的異樣,心中也十分感動這份信任。

荀家姐妹同是天性善良,一個對他有救命之恩,一個對他如此真誠。

或許是報答救下荀家的恩情,或許是報答安葬亡夫。

亦或者,是因為這虛假的身份?

想到身份,徐羽有些忐忑。

倘若真相大白,荀憲和荀華會如何看他?

善意的謊言,終究還是欺騙。

噠噠噠。。。

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恰好打斷了徐羽思緒。

轉頭看去,是荀憲婢女碧蘿小跑而來。

神色異常慌亂,眼神中滿是恐懼。

徐羽眼神微瞇,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

荀憲也看出了異樣,詢問道,

“出了何事?”

“大。。。大娘。。。”

不止聲音,碧蘿整個人都在發抖,已然是被恐懼籠罩!

“到底出了何事?”

“楊。。。楊邈來了!”

“什么!”

徐羽,荀憲同時驚呼一聲,前者更是焦急的詢問。

“楊邈?哪個楊邈?”

碧蘿慌亂的看著徐羽,顫顫巍巍道,

“靖。。。靖安司。。。”

徐羽心中咯噔一聲,雙眼下意識瞪到最大。

楊邈不是回京了?

這才幾天?

去而復返所為何事?

一個恐怖的想法在心頭升起。

暴露了!

徐羽瞬間慌了。

此刻暴露,不是意味著死亡!

楊邈被如此戲耍,豈會放過他?

怎么辦!

徐羽下意識瞄了瞄一旁,正是屢次逃跑的院墻。

若是立刻翻墻逃跑,或許。。。

不行!

徐羽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

若是楊邈尋仇,四周必是天羅地網,肯定跑不了。

反之,若沒暴露,逃跑成了不打自招!

況且一旦逃跑,荀家所有人都將必死無疑!

荀華,荀憲,都是徐羽不能因一己之私坑害的對象。

“徐郎君,楊邈為何去而復返?”

荀憲還算冷靜,知道詢問。

可惜徐羽無法回答,只能問向碧蘿。

“楊邈可說了來意?”

碧蘿點點頭。

“他要見徐郎君。”

“可帶了靖安司士兵?”

“帶了。。。”

“多少人?”

“三。。。三十人!”

徐羽呼吸一滯。

如果沒記錯,上一次僅帶了十余人。

碧蘿哭著催促道,

“徐郎君你快去吧,前面被包圍了!”

徐羽心中一涼。

完了。。。

荀府前院。

三十名靖安司士兵,幾乎將院內站滿。

原本寬闊的前堂,變得極為擁擠,壓抑。

楊邈站在正中央,雙手交叉與胸前,冷若冰霜的看著一切。

荀府下人們早已嚇懵,全部蜷縮于角落。

荀宴則帶著王氏,荀節,荀華三人從前廳走出,除了荀華,個個怒氣沖天!

“楊邈,你還敢擅闖老夫府邸!”

“賊子。。。賊子!”

王氏更是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怒罵道,

“搶奪荀家財物,今日還敢來此!我豈能饒你!

荀節目光陰冷,眼中滿是鄙夷。

“賊子毫無廉恥,竟有臉再踏足岐州城!”

楊邈并未惱怒,僅是瞥了一眼。

“徐羽呢?”

荀節更加不屑。

“找徐羽?還嫌不夠丟人?難不成讓他也扇你兩巴掌?”

楊邈并不理會,重復了一遍方才的話。

“徐羽呢?喚他出來!”

荀節最恨被人無視,伸手怒指罵道,

“待徐羽來了,莫要嚇得屁滾尿流!”

盡管荀宴,王氏,荀節都對徐羽大為不滿,但關鍵時刻還會毫不猶豫拉扯鎮北軍這桿大旗!

按照王氏的話說,這么多天好吃好喝伺候,白養著?

只有荀華,面色焦急的上前詢問。

“楊司丞,你找徐羽何事?”

楊邈抬頭望向前方,露出一絲冷笑。

“我問問徐羽,可想嘗嘗‘深淵’滋味!”

荀華不解,順著楊邈視線看去,正是前廳上方牌匾。

‘謹小慎微,如臨深淵’!

思索片刻,荀華突然一個哆嗦。

這時,徐羽的聲音恰從一旁響起。

“多日不見,楊司丞可好?”

“徐。。。羽。。。!”

楊邈側頭看去,眼中立刻涌現無盡出怒火。

口中發黏,難以抑制的惡心!

皆因他而起!

徐羽面帶輕笑,走上前微微拱手。

“勞煩楊司丞奔波千里,實在愧疚!”

“呵呵。。。”

楊邈嘴角冷笑,陰寒刺骨。

“徐羽,你真敢留在岐州城!”

徐羽死死攥緊拳頭,指甲深入血肉,但嘴角還維持著笑意。

“哦?我為何不敢?岐州城莫非有大難?”

楊邈微微頷首,他還真有些佩服。

事到如今,還能如此鎮定!

“岐州城并無大難,可你。。。即將大禍臨頭!”

“什么!”

驚呼的并非徐羽,而是荀宴,王氏,荀節,三人目瞪口呆,眼中不可置信。

王氏更是慌亂的上前詢問。

“楊。。。楊司丞,此話何意!”

楊邈根本沒搭理王氏,眼神始終盯著徐羽雙目。

“你可知我來此之前,去了何處?”

徐羽眼底輕微抽動,笑道,

“讓我猜猜,應該是。。。鎮北軍大營。”

“不錯,你猜對了!”

楊邈冷笑著點點頭。

“沒想到你還能如此鎮定。”

徐羽依舊是笑笑,只是多了份無奈。

“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如何?”

楊邈眼神近乎瘋狂,血絲清晰可見!

“你何不猜猜將體驗哪種死法!”

此話一出,荀宴,王氏,荀節三人頓時大驚。

雙目瞪到最大,眼中盡是恐慌!

“楊。。。楊司丞。。。”

王氏嘴角不斷抖動,話都說不利索。

“這。。。這究竟。。。”

楊邈根本不理會王氏這種跳梁小丑,雙眼死死瞪著徐羽。

“你很聰明,將本官玩弄于鼓掌!可你千算萬算,可曾算到徐適之子久疾纏身,不日將死!”

徐羽苦澀一笑。

他非諸葛,豈能算到此事?

楊邈突然爆喝一聲。

“賊子,你死期已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