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40章 難題層出不窮

岐州城。

荀府廂房內。

徐羽躺在床榻上,頗有些煩躁。

自從那日拒絕荀華后,荀家對他更為禮遇。

不僅安排了最好廂房,每日更有下人伺候。

可謂是衣食無憂!

不過做妾一事再未提及,有不了了之的意味。

徐羽樂得如此,本來也不能接受,倒是省得推脫。

雙方難得不謀而合。

由于不知如何面對荀華,徐羽索性深居簡出。

平淡無奇的日子,已是持續不少天了。

無人叨擾,安靜了不少,卻也有些枯燥。

好在岐州城風平浪靜,鎮北軍也未發難,日子算是安穩了下來。

徐羽并沒有閑著,一直思考未來道路。

鎮北軍身份,總有敗露的一天。

危機仍在,時間緊迫!

眼下必須盡快積攢實力,壯大自身,不論是面對危機,還是得到心愛女子。

方法倒是有,也很簡單,僅四個字。

巨額財富!

有錢能使鬼推磨!

這句話能夠適用于任何時代!

能否推動大夏這磨暫且不提,推一推岐州城還是輕而易舉。

徐羽很快便思索出不下十條致富道路。

每一條,都可瘋狂斂財,擁有堪比印鈔機的速度!

但每一條,都有一個讓徐羽苦思良久,仍束手無策的難題。

囊中羞澀啊!

沒錢,沒有啟動資金!

徐羽最大的依仗,是擁有絕對超前的知識頭腦。

可知識只能制造,并不能憑空變出來。

做什么不需要錢?

目前身無分文,做一塊胰子都難如登天!

難不成找荀家借?

堂堂鎮北軍徐帥之子,去找人借錢?

除非徐羽活膩了!

多日苦思冥想,只得出一句感嘆。

第一桶金何其艱難!

“哎,唯一能夠幫忙的只有荀華,可如何開口?”

徐羽煩躁不已,起身往外走去。

希望春風拂柳過,能給他一絲頭緒。

剛到門口,恰好看到荀林,徐羽下意識開口。

“喂,傻子。”

荀林一愣,轉過身望著徐羽,伸手指了指自己。

“我?”

不是你是誰?

饒是心中如此想,徐羽也不能承認,還不得不輕咳兩聲掩飾不小心將心里話喊出來。

“四郎,來!”

荀林走到近前。

“徐郎君有何事?”

徐羽無所謂的擺擺手。

“不必客氣,直呼我名即可。”

“這。。。”

荀林十分猶豫,眼中還有些擔憂。

顯然是對鎮北軍身份感到恐懼。

徐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我也算生死與共,何必多禮?”

荀林這才點點頭。

“徐。。。徐羽,有何事?”

徐羽笑笑,隨口一問。

“三娘子。。。最近可好?”

荀林眉頭輕輕皺起。

“三姐整日閉門不出,我也多日未見她。”

徐羽心中莫名傷感,不用想也知道是何原因。

可除了干著急,什么都做不了。

甩甩頭,壓下這亂七八糟的想法。

眼下最重要的目的,是搞錢!

見到荀林,徐羽心生一計。

“四郎,你想不想經商?我有一日進斗金的辦法!”

“啊?”

荀林大驚,連連擺手拒絕。

“不不不!阿爺若是知曉,非打死我不可!”

徐羽一瞪眼。

“怕什么?”

荀林仍是瘋狂搖著頭。

“你不知曉,我若如此做,阿爺真會打死我!”

徐羽嘖嘖舌,倒是能夠理解。

大夏與華夏歷史朝代大致相同,都講究士農工商。

商為賤業,為天下所不齒。

畢竟統治者需要百姓種地,供養天下。

“四郎,你倒是說說,你想做什么?”

荀林尷尬的低下頭。

“我。。。阿爺讓我參加舉試。。。”

所謂舉試,其實就是大夏的科舉,叫法不同而已。

徐羽已有了解,遂露出一絲不屑。

“四郎,不是我小覷你,你能入選?”

荀林撓了撓頭,更加尷尬。

“恐。。。恐怕不能。”

“不用恐怕,肯定不能!”

還真不是徐羽看不起他。

就荀林這智商,說好聽了是缺根弦,說難聽了那就是傻X!

荀林若能入選,證明大夏徹底沒人,離著滅國也不遠了。

“哎。。。”

荀林哀嘆一聲,并不惱怒,只有無奈。

“入選有何用?之后還有州選,入了州選還需前往京城。。。”

徐羽拍了拍荀林肩膀。

“行了行了,別想這沒用的。你要清楚,這些都與你無關!”

荀林更加沮喪。

“我真是廢物,什么都做不了。。。”

徐羽有些同情。

他還真不是故意打擊荀林,完全是為了他好。

從左相殘害,東宮拋棄來看,荀家應是沒什么強大背景。

荀林這智商去官場混,與送死有什么區別?

死得還不知有多慘!

看似出言打擊,實則是救他。

徐羽心中毫無愧疚。

“四郎,不必如此,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關鍵要適合。”

荀林眼中滿是迷茫。

“我也有路?”

徐羽點點頭。

“有!但你要記住一點,絕不是舉試!”

荀林苦澀的笑笑。

“我有何路。。。”

徐羽嘴角上揚,按住荀林肩膀。

“你拿錢入股,跟著我賺錢!”

“入股是何意?”

“你無需明白,這是浪費時間。”

徐羽用力捏了捏。

“你只需知道,定會賺得盆滿缽滿,讓所有人對你刮目相看!”

餅已經畫好了,就看傻子上不上套了。

畢竟是逆襲人生的機會,徐羽還是頗有自信。

結果,荀林想都沒想便搖頭拒絕。

“不。。。不行!阿爺極重門風,若知我經商,我。。。”

徐羽心中惱怒,沒想到如此之軸!

“怕什么!是我去做,與你無關!你只是分錢!”

“那也不行!”

荀林是王八吃秤砣了。

不僅死活都不答應,還勸起了徐羽。

“你也不能經商!不然徐帥豈能饒你?”

“為何?”

“你若經商,便會失去舉試資格,不能舉試,無法為官,日后如何繼承鎮北軍?”

這下輪到徐羽愣住了。

一句話包含了三條信息,每一條都刷新了他的認知。

并且,有輕有重!

“等等,你說經商不得舉試?”

荀林連連點頭。

“當然!商為賤業,會如賤籍,永世不得翻身!你莫要糊涂啊!”

徐羽這才明白,怪不得荀林寧死不從呢。

若真是如此,他也得重新考慮一下了。

畢竟錢和權的差距,不亞于天與地!

“四郎,你為何說我要繼承鎮北軍?”

荀林瞪著眼,滿是不可思議。

“這是你徐家事,反倒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