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36章 洗劫一空

7“幸得徐郎君相助,妾身感激不盡!”

徐羽尷尬的笑笑。

自從埋了劉顯返回,已不記得聽到多少次這樣的感謝。

“大娘子不必客氣,其實我也沒幫上什么忙。。。”

只動了動嘴,其余都是下人干的,徐羽怎么好意思接受。

每次都是婉拒。

結果荀憲比他還倔,每次都堅持感謝。

堅持認為沒有徐羽開口,連埋葬劉顯的機會都沒有。

“徐郎君大恩,妾身永不敢忘。。。”

“真不用。。。”

徐羽撓撓頭,臉有些紅。

太不好意思了,和拯救世界似的。

荀憲低著頭,臉頰也是映著兩抹羞紅,比徐羽多了一分羞澀。

畢竟被王氏許諾做妾,沒準回去就。。。

徐羽心知肚明,并沒有解釋。

兩面之緣能有什么想法,不過是戲言罷了。

不解釋,只是擔心越描越黑。

準備回府后與荀華說清楚,由她再轉告荀憲。

這樣便不會誤會,也能避免尷尬。

“徐郎君。”

走著走著,旁邊傳來呼聲。

徐羽停下腳步看去,眉頭頓時一緊。

縣尉薛猛。

薛猛個人對徐羽沒什么,可曾經鎮北軍的身份,卻讓徐羽心中發慌。

假的終究是假的。

徐羽壓下慌亂,笑著拱手迎了上去。

“原來是薛縣尉,幸會!”

薛猛皮笑肉不笑,點頭示意。

“徐郎君去了城外?”

徐羽將埋葬劉顯一事,簡單說了一下,隨后開口問道,

“薛縣尉可是有事?”

薛猛搖了搖頭。

“我曾受徐帥教誨,勞煩徐郎君替我問候!”

徐羽笑著點點頭。

“薛縣尉放心,一定帶到!”

“多謝,告辭。”

看著離去背影,徐羽雙眼逐漸瞇起。

薛猛身材壯碩,孔武有力,一看便知并非等閑!

他到底有沒有看出自己偽造的身份?

目前來看,最大的變數便是薛猛了。

“真沒想到,徐郎君竟然是徐帥之子。。。”

徐羽回過頭,有些疑惑的看向荀憲。

“哦?我不能是徐帥子侄?”

“徐郎君莫要說笑。”

荀憲抿嘴笑笑。

“徐家三代不是一脈相傳?”

“什么!”

徐羽驚呼一聲。

由于聲音太大,惹得周圍目光盡皆匯聚。

感覺自己有些失態,徐羽拉起荀憲快步離去。

直到遠離,才松開荀憲的手。

“大娘子,你方才說什么?”

荀憲低著頭,臉色通紅,光在想方才的肢體接觸,根本沒聽到徐羽的話。

“大娘子?”

荀憲才回過神來。

“啊?徐郎君何事。。。”

“你說徐家三代一脈相傳?”

荀憲有些疑惑,心想這不是你徐家的事嗎?

但還是點頭回答道,

“我也是聽劉顯醉酒提及,說徐家每代僅有一子,若有誤還請徐郎君見諒!”

壞了。。。

徐羽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怎么那么寸?

鎮北大將軍不應該宗族遍地,還能一脈相傳了?

從爺爺就一個兒子?

也不對,如果是真的,楊邈,馬平應該知道,一眼就能戳穿才對。

到底怎么回事?

徐羽心亂如麻,感覺一只腳又踩到懸崖邊上了。

虧得荀憲提醒,不然自己還傻乎乎的沾沾自喜呢!

一路無話。

荀憲見徐羽心事重重,也不敢打擾,不知不覺走到了荀府門口。

耳邊頓時傳來了凄慘哭聲以及嘶吼咒罵。

“畜生,天殺的畜生!嗚嗚嗚。。。”

“賊子,楊邈賊子!你不得好死!”

徐羽眉頭輕皺,聲音很明顯,是王氏。

“怎么了?”

荀憲一臉迷茫,她也十分疑惑。

“進去看看。”

徐羽率先走了進去,到了院內一看,瞬間恍然大悟。

怪不得一邊哀嚎一邊破口大罵。

遭了賊了!

整個府邸被洗劫一空!

能拿走的全搶走了,帶不走的全砸爛了!

下人正在收拾,將廢物全都堆在了前院。

簡直就是巨大的垃圾坑!

不怪王氏恨得咬牙切齒哀嚎怒罵,換做是誰也得如此!

“天殺的賊子,往后可如何是好啊!嗚嗚嗚。。。”

王氏還癱坐在地上,崩潰的大哭。

沒有收入,荀府這么多人,以后吃什么喝什么?

此舉真是比殺了她還難受!

徐羽眼底微微抽搐,忍不住替荀家抱打不平。

“楊邈可真行,有罪抄家,無罪也抄家!”

“你才知曉?”

荀節從一旁走來,不屑的瞥了一眼。

“楊邈貪婪成性,慣以抄家致富!京城顯貴頻頻遭其毒手!”

徐羽撇撇嘴,心中默默同情一番。

利用權勢中飽私囊,歷朝歷代屢見不鮮,不論何時都會如此。

只不過,楊邈過于狠了,完全不給人留活路。

荀節面色見緩,意味深長道,

“奸相走狗,殘害忠良,為禍天下!唯有東宮才一心為民!”

徐羽嘴角上揚,頗有些玩味。

“二娘子似乎話里有話?”

荀節也不藏著,直接承認下來。

“太子殿下德才兼備,深受百官敬重,理應。。。”

“是嗎?”

徐羽面露譏笑。

“二娘子是說那膽小怕事,無情無義的東宮?”

“你。。。哼!”

為馬平拉攏的念頭,瞬間消散。

荀節怒拂薄紗離去。

恰好徐羽與不想與荀節廢話。

美是美,也很養眼,但就是提不起興致。

真可謂話不投機,半句都多!

徐羽找到一處較為清凈之地,依靠在樹旁默默看著眼前的亂象。

下人們忙于打掃遍地殘骸,荀宴束手無策的來回踱步。

王氏仍在撒潑哀嚎,謾罵發泄對楊邈的怨恨。

古香古色頗具格調的院落,變成了垃圾坑。

數不盡的錢財被搶走,從富甲一方變成窮鬼。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連今晚伙食都成了難題!

之前洋溢的笑容,統一淪為沮喪,好不凄慘。

“嗚嗚嗚。。。”

王氏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來到徐羽面前。

“天殺的楊邈賊子,他害荀家之心不死!徐郎君可要為荀家做主!”

徐羽心中冷笑一聲。

先不說沒這能力,就算有也不去。

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王氏作惡多端的報應!

楊邈此舉雖為貪財,但也從側面替他出了口惡氣。

聳聳肩,故作無奈道,

“楊邈已走遠,此事我有心無力。”

王氏抹了一把淚,哭訴道,

“賊子尚未走遠,若遣軍士定可追上!”

徐羽臉色一沉,怒道,

“遣軍士追擊?莫非讓鎮北軍與相府開戰?你可真敢說!”

王氏低著頭,眼球轉了轉。

“徐郎君莫要誤會,我絕無此意!只是。。。只是楊邈此舉,亦有輕視鎮北軍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