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31章 陳立要信

荀家人也懵,但他們懵得興奮,懵得喜悅。

楊邈主動替他們開罪,必將被無罪釋放!

大難不死啊!

最為激動的當屬荀華,兩手攥在一起都抑制不住抖動。

被她寄予全部希望的男人,終是沒有辜負她!

不止有感激,還有。。。

“楊司丞,你可清楚自己所作所為?”

陳立陰沉著臉,已經快被折磨瘋了。

明明可以立斬荀宴全家,讓一切徹底結束。

為何非要如此?

楊邈滿是驚訝的看著陳立。

“難不成陳中丞不置荀家于死地,不肯善罷甘休?”

“休得胡言!干本官何事!”

陳立連忙否認,他此刻是徹底被逼到了懸崖邊上。

剛剛都認可了荀家罪行,已是將委托救荀宴的京師權貴都得罪了。

此刻告訴他荀家無罪?

如此一來,京師之人如何看他?

故意不出力,陽奉陰違?

眼下情況對于陳立來說,荀宴死遠大于活!

“楊司丞,不是還有道人作證?還有那圖讖?謀反書信?這些都作何解釋!”

楊邈嘖了嘖舌,對著荀宴挑了挑眼。

“你可聽見了?欲置你于死地的是他!”

荀宴并未說什么,可眼神很復雜,復雜到無法描述。

“楊司丞!”

陳立急了。

即便是真的,不能承認。

“急什么?”

楊邈先是瞥了一眼,隨后看向荀正。

“說吧,信是怎么回事?”

“是。。。是小的偽造。。。”

荀正哭喪著臉,不情不愿的將這口大鍋背上,反正也已經背了,不在乎多背一口。

畢竟不背的話,后面必定是一百杖刑等著他!

楊邈再次看向道人邱明,結果還未開口,邱明已是老淚縱橫的哭訴。

“司。。。司丞,我招!我。。。我什么都認,求你別打了。。。”

一時間,所謂的人證,物證,證據確鑿,全都變成了誣構,陷害。

罪名,也隨之破滅。

“陳中丞,可還有異議?”

陳立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還有什么異議?

害人的是他,救人的是楊邈!

所有人都得罪完了!

原本的無可奈何,變成了作壁上觀,到現在演變成主動加害荀宴!

陳立不知道自己回京后,該如何辯解?

荀宴大難臨不臨頭放一邊,他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

“哼!”

一聲怒哼,代表了陳立所有的憤怒,也僅有如此。

楊邈冷笑一聲,不再理會。

正了正身姿,又捋了捋胡須。

“本官宣布,荀宴謀反案乃奸人陷害,荀宴并無罪責,荀家全部無罪釋放!”

嘩!

堂內瞬間歡騰起來,荀家眾人喜極而泣,慶祝著劫后余生。

荀宴眼神顫抖,老淚縱橫。

他想過一萬種死法,唯獨沒想過能活!

還是在被陳立坑害時,被楊邈救下!

簡直無法置信!

荀憲捂著嘴,激動到渾身顫抖,荀華主動上前相擁在一起。

原本因恐懼癡傻的荀林,眼中也逐漸恢復了色彩。

荀家人盡皆沉浸在喜悅之中,但有一人卻近乎癲狂。

那便是劉顯!

事情逆轉太過迅速,太過不可思議,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更無法接受!

什么叫做荀宴無罪?

荀宴無罪,他算什么?

劉顯瘋狂搖著頭,對著楊邈大喊。

“楊司丞,荀宴意圖謀反,為何無罪!”

“大膽!”

楊邈大怒,兇狠的瞪著劉顯。

“賊子還敢叫囂!本官被你誤導,險些錯殺好人!”

“什么!”

劉顯目瞪口呆。

明明是楊邈唆使他誣陷荀宴,到頭來成了自己誤導楊邈?

“楊司丞,若非你攜左相書信,我豈會。。。”

“住口!死到臨頭,還敢胡言!”

楊邈厲聲喝斷,同時大手一揮。

“左右,與本官拿下這賊子!”

兩側士兵動作迅速,一腳將劉顯踹倒,死死按到地上動彈不得。

劉顯不甘心,仍在拼命嘶吼。

“楊。。。楊司丞,是你讓我陷害。。。”

啪!

楊邈怒拍桌子,根本不給劉顯開口的機會。

“將賊子推出去,杖斃!”

士兵托起便往外拽,劉顯則拼命掙扎。

直至此刻,他才幡然悟醒。

自己被當成了棄子!

“楊邈!狗賊,奸賊!你為何害我!”

“若不是你拿著左相書信,我何至于陷害岳丈!你這賊子不得好死!”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劉顯越罵越難聽,掙扎也是越來越激烈,數次險些掙脫。

楊邈勃然大怒。

“拉下去,拉下去!杖斃,杖斃!”

就在這時,陳立突然起身制止。

“等等。”

靖安司士兵并不會聽陳立吩咐,可有御史臺官差聽命上前阻攔,雙方瞬間形成對峙。

楊邈惱怒的瞪著陳立。

“陳中丞這是何意?”

陳立沒有理會楊邈,徑直來到劉顯身旁。

“方才所言可是真的?”

劉顯連連點頭,將陳立當成了救命稻草。

“千真萬確!信中有中書令印章,我愿對天起誓!”

陳立面露喜色!

若真有此事,一切就不同了。

御史臺是干什么的?

彈劾官員!

拿到關鍵證物,陳立此行便由個人轉變為代表御史臺。

如此,左相豈敢公然針對?

不論對上對下,都可有交代!

瞥了楊邈一眼,陳立低吼著詢問。

“信呢!書信何在!”

劉顯一指徐羽。

“在他手里!被這賊子偷走了!”

陳立轉頭看向徐羽,還未發問,徐羽便開口推脫。

“信早已給了荀林。”

陳立又看向荀林,結果荀林直接指向馬平。

“莫看我,問他!”

陳立惱怒著轉過頭,怒吼道,

“馬縣丞,書信何在!”

馬平聳聳肩,一臉無辜之色。

“信的確在荀林身上,但我已連人帶信送予楊司丞。”

陳立要被氣瘋了,這些人是聯合起來戲耍他?

不論如何,今日定要知曉書信何在!

“楊司丞,你作何解釋!”

楊邈撇著嘴,倒也承認下來。

“本官的確從荀林身上搜出一封信。”

陳立眼前一亮,他就怕楊邈不承認。

“書信何在!”

楊邈攤攤手,搖搖頭。

“不知,信封是空的。”

“空的?”

陳立橫眉立目,面色瞬間猙獰起來。

“你當本官是三歲孩童不成!”

楊邈不屑的笑笑。

“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