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23章 滿門處斬,立刻執行!

兩側靖安司士兵同時上前,將荀家人全部按到了地上。

一瞬間,荀節也淪為了階下囚。

衣著奢華,妝容誘人,處處顯露著尊貴。

可處境,卻與之完全相反。

士兵粗糙的大手緊貼細嫩白皙的肌膚,更是不斷在香肩上摩挲。

荀節臉色漲紅,羞怒不已。

“走狗,你敢如此對我,東宮絕饒不了你!”

楊邈根本不在乎,譏笑著嘲諷。

“東宮?莫不是還未睡醒?”

荀節氣得咬牙切齒,用盡全力扭過頭,看向自己的婢女。

這是太子賜給她的權勢,是東宮給予的底氣,更是高枕無憂的保證!

“唯奴,還愣著作甚!”

原本兇狠異常,對她唯命是從的唯奴,此刻卻默不作聲。

哪怕靖安司士兵如此無禮,也無動于衷。

荀節大急,這可真是她最后的依仗。

“唯奴!你忘了殿下。。。”

唯奴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

“殿下有令,護娘子周全。”

“那你還。。。”

“前提是娘子及荀家不觸犯律法。”

“什么!”

荀節傻了,離京前太子可不是如此說的!

這算什么前提?

若能證明荀宴無罪,還要她作甚?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荀家眾人面如死灰。

尤其是王氏,嚇得渾身哆嗦。

方才,她跳的最歡!

唯奴退到一旁,用行動表明了態度。

荀節眼神恍惚,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更沒有注意到,唯奴數次與縣丞馬平對視。

“靜靜!”

鬧劇結束,楊邈敲了敲桌子控制場面。

“荀宴‘勾結妖道,偽造圖讖,意欲謀反’一案,現人證,物證俱在,證據確鑿!不知陳中丞可有異議?”

荀節一聽再度掙扎起來,拼命向陳立求助。

唯奴指望不上了,還有御史臺!

她,還沒有輸!

陳立捋著自己的胡須,看著荀宴問道,

“楊司丞所說罪名,你可承認?”

荀宴直起身子,憤怒的回斥。

“污蔑,這是污蔑!老夫冤枉!”

陳立點點頭,這才看向楊邈,意思很明顯。

主犯叫冤,你看著辦吧。

楊邈早有準備,下令將人證物證重新展示一遍。

人證證詞完善,物證書信,圖讖皆是自荀府搜出,陳立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質疑的地方。

除非強詞奪理,胡攪蠻纏,可為了荀家如此得罪左相,值得嗎?

尤其是在東宮明確放棄荀家的前提下。

陳立心中,瞬間便有了抉擇。

“如此看來,的確是證據確鑿。。。”

“什。。。什么!”

荀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跟哪就證據確鑿了,連問都不問就證據確鑿了?

楊邈冷笑一聲。

“陳中丞可真是‘英明’啊!”

陳立聽出了譏諷,臉色微紅的解釋道,

“早知楊司丞如此謹慎,本官也不必走這一遭。”

楊邈對陳立的示好毫不接受,嘴角笑容反而更加不屑。

“若是如此回去,恐圣人對陳中丞大失所望。。。”

陳立眼中滿是不解,想不通這話的意思。

楊邈冷笑一聲,對士兵做了個手勢。

很快,一名男子被帶了上來。

正是荀家大女婿,劉顯!

“陳中丞有所不知,告發荀宴謀反者,便是此人!”

“哦?”

陳立心生好奇,問道,

“你是何人?”

“我是荀家大女婿。。。”

劉顯剛要回答,一旁便傳來了王氏的唾罵。

“住口!你這恬不知恥的畜生!荀家沒有你這忘恩負義的女婿!”

荀宴也是怒視著劉顯。

“老夫不曾薄待與你,你為何如此歹毒,欲置荀家于死地!”

荀憲雙目通紅,早已哭成了淚人。

她無法接受夫君陷害父親,更無顏面對荀家眾人。

“畜生,走狗!”

荀節趴在地上,也在大聲痛罵。

“虧你熟讀圣賢書,卻愿做奸相走狗,甘為爪牙!你必不得好死!”

“住口!”

連番痛罵,讓劉顯勃然大怒,近乎癲狂的瞪著荀宴。

“不薄?你這老賊何等苛刻,有何臉面說不薄?”

荀宴氣得怒火攻心,噴出一口鮮血。

“畜生。。。”

劉顯看著荀宴吐血,心中別提多痛快,繼續指著大罵。

“老賊!你欲行謀反之事,便應料到今日!我劉顯大義滅親,無愧于天地!”

“楊司丞,陳中丞,我愿指證老賊,以報圣人厚恩!”

聽到這話,陳立本就想撒手不管的心,更加堅定了。

任何證詞,證物都可以推翻,可是劉顯能推翻嗎?

絕對不行!

大女婿,何等的親密?

更說出不懼見圣人,這已是鐵了心要置荀宴于死地。

再想救荀宴,陳立自己都脫不開干系!

是時候壯士斷腕了。

“楊司丞,證據確鑿,本官并無異議。宣判吧。”

“什么!”

荀節用盡全身力氣瘋狂掙扎,憤怒的瞪向陳立。

“陳御史,可還記得囑托之人!”

不錯,派遣陳立而來的并非東宮,而是另有其人。

如此撒手不管,回京師后如何交代?

可如今已是顧不得許多。

陳立怒哼一聲,臉色陰冷下來。

“二娘子難道讓本官包庇謀反逆賊?”

找了個白眼狼當女婿,怨誰?

活該!

啪!

楊邈猛地一拍桌子,震懾住場面。

“本將宣布,荀宴謀反證據確鑿,判處滿門抄斬,立刻執行!”

話音一落,屋內死一般的寂靜。

荀宴呆了,王氏傻了,荀節懵了。

全完了!

滿門抄斬,立刻執行!

荀家即將滅門!

“哈哈哈!楊司丞英明!”

劉顯和荀正仰天大笑,興奮的面容扭曲。

這正是他們期盼多時的結果!

楊邈連連頷首,笑容極為燦爛。

看著這群絕望的螻蟻,心中別提多么舒爽。

這一切多虧了陳立!

有陳立背書,誰還會質疑荀宴謀反真偽?

再也不必浪費時間逼迫荀宴認罪。

至于牽連東宮,由于太子太過決斷,已是無望。

這并非楊邈所能強求。

這時,武植突然走上前,一臉諂媚。

“司丞!”

“何事?”

楊邈心情大好,態度友善許多。

可依舊武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他不想站出來,可是不站出來不行啊,荀華和荀憲就要被斬了!

還有那荀節,實在太誘人了!

武植不敢想象她究竟有多香!

心中早已發誓,必須得到荀家三女。

若不能將三女壓在胯下,活著都沒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