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8章 消息走漏

大門被踹開后,一名身材肥胖之人率先跨入。

此人面容粗狂,一臉橫肉,眼神中閃爍著陰狠毒辣。

正是縣令武儀之子,武植。

人稱武大郎!

身后十名官差,押著劉顯緊跟腳步。

來時已從劉顯口中得知書信藏于何處,因此武植未在前院停留,帶人直撲后院。

可到后院一看,勃然大怒。

書房濃煙滾滾,內有火墻攔路,已是無法進入。

用不多時,便會被徹底吞沒!

“劉顯,你作何解釋!”

“不!不可能!”

劉顯瘋狂搖著頭,根本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賢弟,這其中必有誤會!”

啪!

武植怒不可遏,一巴掌將劉顯扇翻在地。

“狗東西,也配與我稱兄道弟?”

劉顯捂著臉,已是懵了。

二人不是多時好友?

武植將其提起喝問,

“信呢?楊司丞索要之物何在!”

劉顯顫顫巍巍的轉過頭,看著大火彌漫處喃喃。

“怕是。。。怕是已化為灰燼。。。”

“廢物!”

武植一腳將劉顯踹飛出去。

楊邈首次遣他做事,回去如何交差?

“全部拿下!”

差役上前,將劉顯,荀憲,碧蘿三人全部押到了面前。

武植掃視一眼,走到碧蘿面前。

“說,為何走水?信呢?”

碧蘿從身體到聲音,都在因恐懼而顫抖。

“不。。。不知。。。”

“不知?”

武植抬起腳,朝著碧蘿手指便踩了下去。

碧蘿嘶聲痛哭,尖叫著求饒。

“啊!饒。。。饒命!”

武植面無表情,繼續反復碾壓,直到血肉模糊才肯罷手。

“可知道了?”

碧蘿毫無反應,再一看已然昏死過去。

武植對著差役使了個眼色。

“弄醒,我要得到答案!”

“喏!”

很快,一旁便再次傳來了碧蘿的慘叫聲。

武植看了看腳下二人,蹲到荀憲面前,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

“嘖嘖,倒是有些姿色。”

荀憲面色羞紅,眼中神色復雜,憤怒,哀傷,絕望。

事到如今,徐羽所說盡皆應驗,害荀宴者,必劉顯無疑!

丈夫陷害父親,何等殘酷的現實?

武植輕輕摩挲著荀憲光滑細嫩的肌膚,嘴角露出一絲淫笑。

“荀大娘子可是有話與這廢物說?”

荀憲忍下羞憤,點點頭。

“我便滿足你。”

武植輕輕撥動荀憲下巴,對準劉顯。

荀憲雙眼頓時就顫抖了起來。

“畜生,狼心狗肺的畜生!阿爺待你何等恩厚,你卻恩將仇報!”

原本劉顯還有半分愧疚,可武植不斷在荀憲身上摸索,惹得心中狂怒,扯著嗓子嘶吼。

“老賊欺我太甚!他不死,我永無出頭之日!”

“畜生!畜生。。。”

“好了好了,莫要動怒!”

武植將荀憲的臉撥了回來,并體貼的幫她擦了擦淚水。

“荀宴謀反,荀家必死無疑!大娘子當為自己考慮!”

荀憲面色突變,眼神變得憤怒。

“賊子休想陷害荀家,太子絕不會袖手旁觀!”

“太子?”

武植不屑的冷笑。

“哈哈哈,太子豈敢與左相為敵!大娘子太天真了,不妨想想靖安司為何會不遠千里而來?”

荀憲心中一震,她依稀記得徐羽也說過這話。

但左相書信在徐羽手中,未必是必死之局!

“太子絕不會袖手旁觀!”

武植站起身,怒哼一聲。

“冥頑不靈!”

這時,兩名士兵拖著慘不忍睹的碧蘿返回。

“公子,賤婢招了!”

。。。

武植命人將劉顯三人押往大牢,自己則返回縣府向楊邈匯報。

得知實情后,楊邈臉色陰沉的可怕!

“信沒拿到,人還跑了?”

聲音雖平淡,卻嚇得武植惶恐不安。

“信應在荀林三人身上!請司丞下令,全城緝捕!”

楊邈并未回應,反而瞇著眼問道,

“這徐羽,你可知曉?”

武植搖了搖頭。

“未曾聽過,許是荀家新招的奴仆?”

楊邈好似并未聽到武植的話,自顧自的喃喃。

“是巧合,還是?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廝還偏往里硬擠!”

武植一臉疑惑。

“司丞?”

楊邈煩躁的擺了擺手。

“命靖安司徹查荀府,你去將人壓入大牢!”

“喏!”

武植大喜,他正愁不知如何表現。

領命后,一路小跑。

楊邈站起身,對著兩側士兵使了個眼色。

“走,隨我將信取回來!”

---------

離開劉顯府后,徐羽不敢耽擱,準備直接趕往縣丞宅院。

結果新竹并不知曉位置所在。

徐羽急得滿頭大汗,千算萬算沒算到不認得路!

就在這時,荀林站了出來,說自己曾與劉顯路過,知曉大概位置。

徐羽真是服了,氣得他險些給荀林一個大逼兜。

認識路不早說,磨蹭什么呢?

到底是荀家大難,還是徐家大難?

最后實在忍不住,連續給了倆脖溜才勉強出氣。

一路無話,三人快步前行。

好在幸運女神再次眷顧,近半個時辰,三人有驚無險的來到了縣丞宅院門前。

徐羽稍感欣慰,暗嘆這缺根弦的玩意總算有了點作用!

三人一同上前叫門,剛要拍打,門從里面打開,出現一名五十余歲的老者。

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番,主動開口問道,

“可是荀家人?”

“不錯!”

徐羽連連點頭,將荀林拉到近前。

“這是荀家四郎荀林。”

老者點點頭,讓開位置。

“我是管事馬三,快進來吧,老爺等你們多時了!”

聽到這話,荀林險些感動哭了。

不愧是太子麾下,就是有未雨綢繆的能力!

“多謝!”

將徐羽三人放入后,馬三四處張望,見沒有異樣后才重新將大門緊閉。

殊不知,暗處有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門口。

一舉一動,被盡收眼底!

縣丞府內。

徐羽終于見到了太子麾下,岐州城縣丞馬平。

馬平,人如其名,長相方正,給人一種四平八穩的安穩之感。

荀林先一步上前哭訴。

“求馬縣丞救我阿爺性命!”

馬平將荀林托起,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道,

“四郎放心,我已知曉其中緣由!此番必不讓奸相得逞!”

聽到這話,荀林徹底將心放到了肚子里。

“馬縣丞大恩,日后必當厚報!”

“不必客氣,都是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