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4章 謀反?慘被殃及

驚變突現,讓整個府內頓時一靜。

所有人望向大門處,無不目瞪口呆。

太兇狠了,粗壯的門擋竟被踹斷兩半!

只見十數甲士涌入,個個身披堅甲,手持利刃。

陽光照耀下不見溫暖,滿是陰寒!

眾人嚇得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道士搖鈴的手也僵在半空,無人敢有一絲異動。

反倒是管事荀正回過神來,怒氣沖沖的上前質問。

“何人如此大膽,竟敢擅闖荀家私宅!”

甲士頭目面色兇殘,抬腿便是一腳!

咣!

荀正被踹飛出去,還未來得及滿地打滾兒,一柄明晃晃的大刀便架在了他的脖頸!

“狗東西,你敢阻礙靖安司辦案!”

荀正嚇得一哆嗦,顧不得疼痛,起身跪到面前一臉諂媚陪笑。

“原來是上差!小的有眼無珠,多有得罪!還請上差屋內歇息,必有孝敬!”

“哼!找死!”

為首之人大怒,抬手便是一巴掌,扇飛荀正的同時,碎銀也是散落一地。

“都給我聽著!荀宴‘勾結妖道,偽造圖讖,意圖謀反!’中書省責令靖安司督辦!”

宣讀完,主將大手一揮。

“拿人!”

持刀士兵紛紛上前,率先拿下了搖鈴的道士。

罪名的第一條,便是勾結妖道!

甲士在府內橫沖直撞,嚇得荀府奴仆紛紛慌亂退避,唯恐被兵刃傷及。

不多時,一身褻衣的荀宴被兩名士兵拖了出來,顯然是剛躺下不久!

“混賬!你們是何人,好大的膽子!可知老夫是誰!”

主將冷笑連連,走上前拿出文書。

“看好了,中書令親自責令靖安司督辦,荀宴‘勾結妖道,偽造圖讖,意圖謀反’一案!”

“什么!”

荀宴不可置信,可當看到中書令的印章時,嚇得嘴唇都哆嗦了起來。

“不。。。不可能!”

主將指著道人以及被踹翻的道場擺設,冷笑道,

“不可能?如今人贓并獲,還敢抵賴!”

荀宴目瞪口呆,完全傻了!

主將可不管那么多,大手一揮。

“帶走!”

士兵押解著荀宴與道士往外。

走到門前時,主將突然轉過身,對著府內大喝一聲。

“都聽著,所有人拘禁宅中,不得擅離!違者殺無赦!”

咣當!

甲士走后,府門被巨力關上,發出的響聲讓眾人一陣哆嗦。

“老爺!”

“阿爺!”

王氏與荀林嘶吼著追去,妄想將荀宴救回來。

沒走兩步,便被一左一右之人攔了下來。

正是徐羽和荀華。

王氏還好,略作阻攔便抱著荀華放聲痛哭。

荀林不甘心,拼了命的掙扎。

徐羽大怒,直接將他推到地上。

“你瘋了?想死嗎?”

荀林這才安靜,呆在地上不再吵鬧。

荀正卻像瘋了一般從地上跳起。

“反啦,反啦!這該死的賤狗竟敢毆打四郎!”

恰好之前受的氣無處發泄,荀正便全部算在了徐羽身上。

只見他橫眉立目,猙獰到扭曲。

“來啊,將這賤狗打死,讓他知曉荀府厲害!”

奴仆們早就嚇懵了,根本無人上前。

徐羽冷冷瞪著荀正。

“方才靖安司抓捕荀郎君時,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不將那些士兵全部打死?”

“你。。。”

徐羽不給荀正說話的機會,直接怒罵。

“現在裝的人模狗樣來護主了?臭傻逼,滾一邊去!”

荀正被徐羽突然爆發的氣勢所震懾,一時間不敢與之對視,轉頭就向王氏哭訴。

“夫人你看,老爺才被抓走,這賤狗便原形畢露!荀家遭逢大難,必是此賊所害!”

王氏顫抖的舉起手。

“你這毫無廉恥的畜生,為何還有臉待在荀府?滾,立刻滾出去!”

“夠了!”

荀華怒了。

太過分了,實在看不下去了!

哪有如此欺負人的?

“娘親,阿爺被抓走,是中書令責靖安司督辦,與徐羽何干?”

“你們不想辦法救回阿爺,只知道冤枉責備好人,是何道理!”

王氏憤憤不平的低下頭,嘴里仍在嘟囔。

“若早將賊子趕走,老爺豈會遭此大難!”

荀華一指門口方向,怒道,

“如何走?到底是徐羽害了荀家,還是荀家連累徐羽!”

“三娘子,你為何。。。”

“住口!”

荀正想開口狡辯,被荀華直接喝斷。

“還敢挑撥離間,搬弄是非?依我看,荀家大難,皆因你這賤奴而起!”

荀正不敢反駁,低著頭退后幾步,恰好掩飾他兇狠暴戾的目光。

“送娘親回屋歇息!”

荀正上前攙扶著王氏,往屋內走去。

仍能聽到王氏小聲嘟囔。

“趕走害人精,又來一禍害,這可如何是好。。。”

徐羽吐出一口濁氣。

荀宴被謀反罪抓捕,還有心思來針對他?

若非荀華,他真想看看王氏和荀正到了斷頭臺上是何表情!

奴仆們也各自散去,荀華整個人都萎靡了下來。

“方才不該讓你留下。。。”

徐羽尷尬的笑笑。

如果法事之前離開,的確不會連累他。

可徐羽能坐視不理,看著荀華被無辜牽連?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徐羽可不是忘恩負義之人。

況且,目前已經被拖累了,再說這些也無意義。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三娘,中書令?靖安司?怎么回事?”

徐羽是不了解大夏,可他了解歷史。

靖安司,他不清楚,但中書令可是一清二楚!

中書省一把手,權勢滔天!

在歷史上基本可以掛相了。

被宰相點名督辦?

白癡也知道事情簡單不了!

荀華沒有解釋,還在自顧自的哀嘆。

“是我害了你。。。”

徐羽雙手握住荀華肩膀,輕輕搖了搖頭。

“你覺得,我會對你遭難無動于衷?”

荀華咬住嘴唇,輕輕低下頭,根本不敢與徐羽對視。

心跳的很快,大腦幾乎失去了思維。

她何曾與人如此親密?

沒想到心中只有羞澀,而無任何反感。

徐羽不舍的松開手,結束了溫情。

人都抓走了,時間必然緊迫,根本沒有時間兒女情長。

或許下一刻士兵便會沖進來將他們全部抓走。

到那時,一切全完!

“靖安司?還有中書令,到底怎么回事?”

荀華看著徐羽急切的眼神,終于說了出來。

“中書令,乃當朝左相,而靖安司,是左相麾下直屬。他們為禍京師,專司為左相鏟除異己,殘害忠良!”

徐羽目瞪口呆,不由被震驚了。

還真是掛相的中書令!

不止如此,事情的嚴重性瞬間上升數個級別。

左相動用手中直屬力量,不遠千里來拿荀宴,這是何等的仇怨?

絕不單單是被記恨如此簡單!

荀宴到底做了什么?

荀家在還有活路嗎?

徐羽徹底無語了,連自己是誰還沒搞清楚,又被迫惹上了當朝宰相!

這。。。這也太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