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落夏風華徐羽荀華 > 第1章 命,又大又好

暴雨夜。

荒涼寂靜的大街上,渾身是血的徐羽被隨意丟在角落。

電光乍現,劍眉星目的英俊面容,已然變得扭曲!

痛,太痛了!

痛到無數次昏厥,又被寒冷刺骨的雨水無數次喚醒,反復受此折磨!

轟隆!

怒雷爆響,代替徐羽發出嘶吼。

到底是誰如此狠毒,要讓他在絕望痛苦中死去!

憤怒過后,便是滿心不甘。

他死不瞑目!

自己普通的中醫院學生,愛好不過是研究歷史,何曾得罪過別人?

噠噠噠。。。

面部沒了雨水侵襲,徐羽得以艱難睜開眼。

傘?

素色竹骨,好像是油紙傘?

未來得及多想,疼痛如潮水般襲來。

沒了雨水刺激,徐羽瞬間昏死過去。

失去意識前,依稀看到一張絕美容顏以及白花花一片。

再次醒來,已是在屋內,徐羽迷茫的四處打量。

墻面粗糙,裝飾陳舊簡陋,看起來并非富裕人家。

不過隨處可見的木質家具以及風格,頗有些古時韻味。

床榻很硬,與躺在地上無二,硌得后背十分僵硬。

“這是哪?”

徐羽喃喃自語,虛弱且驚疑。

他很想將雨夜當做一場夢,可身上的疼痛讓他無法自欺。

是誰如此陰狠,置他于死地?

又是誰如此善良,救他一命?

吱吖。。。

摩擦聲響起,房門開了。

身穿淺綠色襦裙,頭上梳著雙丫髻的女子走了進來。

看著徐羽滿是驚訝。

“小郎君,你醒了!”

徐羽擠出一絲笑意。

“是你。。。救了我嗎?”

女子搖頭否認。

“是三娘子荀華救了你,我是她的婢女新竹。”

新竹上下打量了徐羽一番,感嘆道,

“你這命真是又大又好!”

“是嗎?”

徐羽嘴角一陣苦澀。

安分守己,與人為善,卻險些慘死。

新竹沒好氣的白了一眼。

“如此重傷不死,恰逢三娘去尋四郎,這何等好命?”

徐羽尷尬笑笑,若是如此來看,也有些道理。

“這是哪?”

“岐州城,荀府。”

這個回答,讓徐羽一愣。

方才就感覺奇怪,此刻終于反應過來了!

哪哪都不對!

不是別人,是自己,自己與周圍一切都格格不入!

一個念頭在心中升起,徐羽連忙問道,

“現在是哪年哪月?”

新竹皺著眉,面色古怪。

“永和。。。十五年。”

徐羽嘴唇微微抖動。

“哪朝。。。哪代?”

新竹眼神更是怪異。

“大夏。”

徐羽呼吸一滯,三個字映入腦海。

穿越了!

大夏?

徐羽對歷史頗有研究,深知絕非歷史上的夏朝。

應是一個未知的平行世界!

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這副身體主人被打死后丟棄,自己穿越恰好鳩占鵲巢。

太可笑了!

沒有王公貴族的身份,沒有錦衣玉食的生活也就罷了,直接穿越等死?

若無人相救,不是當場噶了?

玩呢?

一具身體在一天之內死上兩遍?

讓他體驗一下落地成盒?

新竹見徐羽面色也變得古怪,好奇的發問。

“你是哪家子弟?為何遭此毒打?”

徐羽慘笑一聲,他多么希望知道自己是哪家子弟,哪怕一窮二白。

可惜,沒有任何記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

還有更恐怖的,不知道是誰‘殺了’自己!

“小郎君?”

“應是傷了頭,不記得了。”

搪塞不過,徐羽只能撒個謊,好在新竹并未起疑。

“可記得姓名?”

“徐羽。”

徐羽隨口一答,為不糾結,便主動詢問。

“我可以見一下三娘子嗎?想當面感謝她的救命之恩。”

“好生休養,三娘子自會見你。”

新竹既沒答應,也沒拒絕,安慰一句后便轉身離去。

房門緊閉,屋內異常安靜,徐羽獨自躺在床上思緒萬千。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穿越已成為既定事實,無需糾結。

明確未來何去何從,才至關重要!

憑借腦中后世記憶,立足大夏不難,揚名天下,富可敵國也不在話下。

但當務之急,弄清自己是誰,敵人是誰!

不論是誰‘殺了’這具身體,絕不能善罷甘休。

徐羽必讓對方付出代價!

明確好目標,思路瞬間清晰。

暫時依托荀家休養,之后交好荀家三娘子。

徐徐圖之!

吱吖。

這時,房門被再度打開。

徐羽以為是新竹去而復返,便笑意相迎,結果是一張陌生面孔。

臉色陰霾,小眼睛,頗有些倒三角,嘴唇很薄,兩側嘴角同時向下。

來者不善!

徐羽閱人無數,從未見過長這樣的好人。

“醒了?”

果不其然,聲音輕佻,眼中透露著鄙夷。

徐羽不卑不亢的點了點頭。

“才醒不久。”

荀正高傲的抬起頭,一副高人不止一等的樣子。

“我乃荀府管事,荀正。”

徐羽點頭示意,重傷在身沒必要得罪他人。

“不知荀管事。。。”

“看你死了沒。”

荀正揚著下巴,用眼底俯視著徐羽。

“府外野狗整日覓食,你若咽氣,恰好將你剁碎了喂狗!”

徐羽面色一僵,笑容逐漸消失。

無仇無怨,欺人太甚了吧!

動彈不得就是軟柿子?隨便捏?

“讓荀管事失望了,我咽不了氣。府外野狗只能餓著!”

荀正雙眼微瞇,透露著陰險與狠毒。

“并非死了才能喂,活著剁對野狗更為美味!”

徐羽心中一驚。

如此憎恨,莫非之前被荀家所害?

“荀管事可知我是何人?”

荀正冷笑連連,譏諷道,

“你?只配喂狗的賤奴罷了!”

赤裸裸的不屑以及厭惡,反倒讓徐羽松了口氣。

至少二者并不相識。

“管事到底想說什么?”

荀正怒瞪著雙眼,威脅道,

“滾出荀府,不然必將你剁碎喂狗!”

見徐羽沉默不言,荀正這才心滿意足離去。

傷勢未愈,不會傻到觸怒對方。

望著消失背影,徐羽才不屑的輕哼一聲。

區區管事,奴仆罷了!

以為自己是荀家家主?

等身體痊愈,第一個收拾他!

怒歸怒,荀正的驅趕也讓徐羽察覺出一絲異樣。

如果二人沒有嫌隙,那便只有一種可能。

擔心莫名出現之人引起變數。

徐羽不知道荀正有何陰謀,但荀華對他有救命之恩,絕不會坐視不理!

一切,仍要以養傷為主,只有身體痊愈,才能掌握主動權。

如此日復一日。

期間新竹再未出現,荀正卻每日前來羞辱,威脅,樂此不疲!

事出反常必有妖,更加堅定了徐羽的猜測。

七日后,身體已無大礙,正準備主動求見荀華時。

新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