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快穿之渣男退散 > 第六十七章
  窗外的樹被風吹的沙沙作響,蘇錦綿手撐下巴,發呆。

  自從上次圣旨的事情之后,已經一周了她爹還是處于一個焦慮的狀態,她本來也很焦慮,但是昨天晚上她突然靈光一閃。

  怎么說女主的婚是皇帝賜的,那是不是可以求皇帝取消呢?如果她做了皇后權力肯定會比較大,到時候保護女主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現在問題是,蘇錦綿不知道為什么皇帝會想要她做皇后,根據她看電視和小說的經驗來說應該是想要拉攏或者是把將軍府握在手中,直接說就是想要控制她爹。

  想到這,蘇錦綿看了一眼在院子里向只無頭蒼蠅一樣焦慮的走來走去的老爹,覺得皇帝還是拿捏的挺準的。

  唉!

  院中

  “夫人啊,你說怎么辦啊?”

  踱步從這頭走到那頭,“怎么會變成這樣,夫人啊,你在天有靈的話就托夢給皇帝讓他收回成命吧。”

  一周前他還是一個打仗半生好不容易平安盛世,只要看著家中頑劣的小女不要闖禍的清閑將軍罷了,本想著在等幾年再給他這女兒許配個好人家。現在是什么都沒了。

  好人家沒了,女兒也不能再多陪他兩年了。

  就他這女兒到底是如何入了皇上的眼的?經過一周的思考,風凜還是覺得事情不簡單,按理說兩個人就是那次春日宴見過一次,那次那么多人,怎么就偏偏是他的女兒呢?

  還是說皇帝有什么動作?

  想不通啊,最近朝中無事,邊疆安定,百姓安居,能有什么事。

  還是說有人從中作梗?

  他自問沒有得罪什么人,當然那些他年輕的時候得罪的不算,誰還沒有個血氣方剛的時候呢?那幫老東西不會記到現在吧?不會吧?

  還是說春日宴那次洛洛做了什么,讓皇上對她產生了興趣。

  經過深思熟慮,風凜還是覺得自家女兒做了什么比較符合現在的情況。

  真是愁死了個人了。

  風凜看了一眼坐在那悠閑地看風景的某人,恨鐵不成鋼的嘆了一口氣。

  那邊蘇錦綿還不知道再自家老爹心里她已經成為了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無聊的打算出去玩一下。

  帶著小蝶悄悄地出門了,完全不知道身后地老爹看著她瀟灑地背影,又白了幾縷頭發。

  皇宮

  “報,風小姐出門了。往碧月湖那邊去了。”

  “好,繼續跟著。”

  暗衛離開。

  “鄭公公,朕乏了,退下吧。”

  “是。”

  蘇錦綿帶著小蝶出門,本來是不知道該去哪里的,然后小蝶說現在這個季節碧月湖的楊柳應該挺好看的,而且現在天氣又好,很適合吹吹風,放松放松。

  然年路癡的蘇錦綿再小蝶的帶領下成功的到達了和碧月湖完全不相干的地方。

  “小蝶,我們是不是走錯了?”

  “對不起小姐,小蝶太笨了。”

  “小蝶,你以前去過嗎?”蘇錦綿猜因該沒有。

  “沒有。小蝶從前只聽人說過,小蝶對不起小姐。”

  “沒事沒事,不就是走錯了嗎?我們也不是非要去那個什么碧月湖,在這兒附近看看也挺好的。”

  于是乎帶路的從小蝶變成了蘇錦綿。

  帶著小蝶走過這條街,穿過那條巷子,反正就是哪里右路就往哪里走。

  “小姐,我們會不會迷路啊?”

  “……”沉默了一下,“不會吧,應該不至于吧。”蘇錦綿不是很確定的回道。

  “小姐要不我們還是走回去。”趁著她還記得回去的路,等下再這個走下去,她可能就要記不住了。

  而蘇錦綿覺得還可再走一段,然后兩個人再蘇錦綿自信的步伐之中離譜的看到了一個湖。

  對沒錯就是這么離譜。

  “小姐,你好厲害呀。”小蝶看著眼前的垂柳輕拂湖面的景象,興奮的看著蘇錦綿。

  “也就一般啦。”別問,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到這來的。

  蘇錦綿繞著湖走,迎面是微風陣陣,陽光也很溫暖,低頭就能看到水中一片青翠的倒影,那倒影被風微微拂過,朦朧了些,像是油畫般,不一會兒湖面又平靜下來,倒影清晰,竟比岸上的風景更好看。

  “要是有相機就好了。”這真的是太適合拍照了好嘛。

  “小姐說什么?”

  “沒什么,就是說這里真不錯。”

  “小蝶也覺得。”

  走了一圈的蘇錦綿再距離湖邊不遠的地方找了塊石頭坐下來,靜靜的看著湖面,也不知道為什么這里除了她和小蝶沒有別人了。

  不過誰在乎呢?

  然后蘇錦綿就知道為什么沒人了。

  她看到了一個不該出現再這里的人——皇帝。

  感情這地是被包場了呀,她和小蝶應該是沒注意亂入的。

  “小蝶,我們走。”

  “怎么了?”小蝶還沒意識到。

  “今天不適合來這玩,我們改天再來。”

  “哦好。”雖然還沒明白為什么,但是聽小姐的不會錯。

  遠處眼尖的鄭公公見蘇錦綿起身,像是要走的樣子,看了一眼身邊不緊不慢的男人,果斷出口,用這他尖利的嗓音叫住了人。

  然后就聽到:“回去有賞。”

  “謝陛下。”鄭公公是笑開了花。

  蘇錦綿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走近的兩人,這是要干什么?

  趙錦修示意鄭公公到一邊去,自己則是站在蘇錦綿面前,也不說話,就是看著。

  大概一分鐘后,蘇錦綿后知后覺的叫小蝶到旁邊玩。

  小蝶走開后蘇錦綿開口,主要是她怕她不開口,這人也不開口,干看著,尷尬的很。

  “不知道陛下叫住我有什么事?”

  “皇后一事,你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當然是:

  “不如何。”

  “為何?”

  “不為何。”

  “……”

  兩個人干看了一兩分鐘以后,蘇錦綿表示自己憋不住了。

  “陛下可會收回旨意?”

  “不會。”

  “那行吧,嫁給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有一點小小的要求,你覺得怎么樣?”

  “可。”

  趙錦修覺得蘇錦綿是想要提什么一生一世一雙人這樣的要求,不過這種要求就算她不提他也會這么做的。

  “行,希望陛下記著自己答應我了一件事,事情具體是什么時機未到,到時候了我再告訴陛下,怎么樣?”

  蘇錦綿這一瞬間覺得穩了,不管怎么說呢,金口玉言,這是他自己答應的。

  “好。”

  趙錦修理所當然的以為是還沒有成親,不好提。

  這邊蘇錦綿和皇帝談妥了以后又被強行留下來看了和皇帝看了五分鐘風景,然后就帶著小蝶回到了將軍府。

  怎么說呢回來的還是很順利的,沒走錯,因為是小蝶帶的路。

  與這邊的平靜不同,王爺府已經是鬧翻天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An淺的快穿之渣男退散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