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快穿之渣男退散 > 第六十六章
  風將軍府

  蘇錦綿和她爹吃完晚飯后尋思著上街耍一下,大概就是沒有手機網絡,就只好出去消遣一下,消磨時間。

  本來蘇錦綿還以為風將軍可能不會允許她出去,畢竟大晚上的,一個女孩子出去也不太好,但是很意外的是她說要出去,她爹就是沉默了一下。

  “別惹事。”

  “好的,絕對不會惹事的。”況且她是真的惹不起。

  “去吧。”

  然后蘇錦綿就帶著小蝶歡快的出門了,怎么說呢,就是很快樂。

  但是呢,不知道是不是出來的時機不對,就是感覺不怎么熱鬧,沒什么意思。

  “小蝶,你說為什么這街上一點都不熱鬧?”

  “小姐,我們這邊的街一向這樣啊,有夜市的街在那邊。”

  蘇錦綿順著小蝶手指的方向,雖然不知道是哪里,但是過去就對了。

  然后蘇錦綿就在小蝶的帶領下成功的來到了想象中熱鬧的大街,昏黃的燈火,叫賣聲不斷,這個時間上街的人正好是不多不少,街道不會顯得很擁擠,也不會感覺很冷清。

  “看來大家都是出來散步消食的。”

  蘇錦綿本來就是本著好玩的心態出來的,不是特意為了買什么,這會兒就真的是東看看西瞧瞧,什么沒見的,見過的都要看上兩眼,怎么說呢,就是太無聊了,怕回去的太早,多浪費點時間罷了。

  “小姐想買點什么?看看著剛進的釵,上好的貨色,很多官家小姐用的都是著款。”老板極力推銷,然后他就發現面前的這位小姐好像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的攤位上。

  本來蘇錦綿確實是在看的,但是無意間的一抬頭,然后他就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在不遠處。

  男主?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家禁足抄書嗎?怎么還能出來瞎晃?

  本來蘇錦綿還以為自己是看錯了,然后那人越走越近,然后蘇錦綿確定自己沒有看錯,真的是那個渣男。

  話說這個皇帝的命令也太不管用了吧?

  趙錦源本來今晚是打算宿在春宵樓,但是想了一下皇兄派來的監工,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回去。

  沒想到回去的路上居然還有小美人直勾勾的看著自己,這根本不能忍啊。

  然后

  “美人,看什么呢?”

  “你怎么在這里?”蘇錦綿放下手中的玩意兒。

  小蝶站在旁邊直呼大事不好。

  “當然是為了遇到美人你了。本王記得你好像是風將軍的女兒吧?本王以前不喜歡你,但是今晚看你還挺順眼的。”

  說話就說話,邊說邊靠近算什么?

  蘇錦綿聞到了男主身上亂七八糟的脂粉味,就是很雜很亂,混合口味,后退了幾步。

  “你為什么不在家里抄書?”

  說到抄書就煩:“本王想去哪就去哪。”

  蘇錦綿確定了,這皇帝果然不中用,對這個男主弟弟的舂米程度不是一般的高。

  “小姐,很晚了,我們回去吧。”小蝶小心翼翼的巴拉了一下蘇錦綿的衣服,眼里滿是想走的急迫。

  “走吧,回去。”

  蘇錦綿也覺得在這沒什么意思,主要是碰見了渣男,還被惡心了一番。

  大街之上,趙錦源也只能看著蘇錦綿走了,再加上他還要回去,也只能默默地回去了。

  在他的背后,一道黑色的身影默默跟上。

  趙錦源回到自己家里,下人就上來報告。

  “上官小姐已經走了,我說您還在休息,上官小姐說明天再來。”

  “哦,書抄的怎么樣?”

  小廝立即把幾張紙呈上來。

  趙錦源隨意的看了一下,這個字還有五分像,說實話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字是什么樣的,但是看到這五分像的字還是輕輕地挑了一下眉。

  “鄭公公已經回去了,還說讓殿下保重身體,皇上那邊會為您求情的。”

  “做的不錯,去領賞吧。”

  “謝殿下。”

  趙錦源把衣服隨意一脫,丟在椅子上,自個兒在癱在另一張椅子上。

  “看來裝病這招還挺好用的。”

  將軍府

  蘇錦綿回去的時候,她爹還坐在椅子上,蘇錦綿瞬間就感動了。

  “回來了。”

  “嗯,爹,這么晚了,您就不用等我的。”

  “誰等你了,我就是在想事情忘記了時間,回來了就快點去睡。”

  “是,爹也早點睡。”

  蘇錦綿覺得自己要做點什么讓她的女主遠離渣男,但是還沒想好就自顧不暇了。

  早朝

  “選妃?立后?”上座的男人仿佛被氣笑了,“你們都覺得朕該立后了?”

  底下靜默。

  “風將軍也覺得?”

  明顯在走神的風將軍突然被點名,一時有點懵:“臣附議。”

  朝堂上,不知道說什么就說臣附議,反正要死也不是死他一個。

  “那好,朕覺得風將軍之女賢良淑德,品貌具佳,傳朕旨意特冊封皇后。”

  然后本來就很懵逼的風將軍瞬間就清醒了。

  他急了:“陛下,使不得?臣懇請陛下收回成命。”

  “愛卿,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更何況朕是天子,更是要一言九鼎。”趙錦思一本正經的說著。

  恍恍惚惚的風將軍回到家中,怎么辦,怎么辦?

  “快收拾東西,我們現在,馬上就走。”

  “爹要去哪啊?”

  “風將軍這是要去那呀?圣旨到了,去哪都先接旨吧。”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讓本來要說什么的風凜沉默了,看到圣旨人一瞬間就蒼老了。

  “小女生性頑劣,難當大任……”

  “難不難當那也得陛下說的算。”

  “接旨吧,風將軍。”

  本來不明所以的蘇錦綿終于知道自己的老爹為什么說難當大任了。

  這突如其來的賜婚,還是皇后是怎么回事啊。她現在說她真的當不起這個大任還來得及嗎?

  這個皇帝怎么回事啊,就見過一次,怎么就好意思賜婚?

  到底會不會選皇后啊!

  “爹,你說為什么呢?”

  風凜“……”難道是上朝走神的懲罰?

  不應該的呀。

  軍權嗎?

  但是現在和平年代,他手中的兵權早就交了一半了,不能還是因為這個吧?

  風老爹:“問我有什么用,你不應該想想嗎?”

  蘇錦綿:“……”我得罪過皇帝嗎?

  上次唯一一次見過不就是那什么春日宴,感覺也沒得罪吧,怎么就突然要去做皇后了呢?

  難道是看上了她的美貌?

  “爹,都怪女兒太美了。”

  然后很理所當然的得到了風將軍的一個大大的白眼。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An淺的快穿之渣男退散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