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快穿之渣男退散 > 第50章
  經紀人趕回公司處理這件事,謝安則是去了片場,雖然出了這個事情但是戲還是要拍的。

  片場的人幾乎都很忙,謝晚到了就直接去化妝,沒想到剛推開門就看到周茵正坐在椅子上等著化妝。

  “喲,這不是我們夜生活豐富的謝小姐嗎?”

  “昨晚睡的好嗎?”

  謝晚不想搭理她,直接坐在離她最遠的椅子上等著化妝師過來。

  沒一會兒化妝師進來,謝晚等一下就有一場戲,是和周茵同一場。

  “兩位老師,由于謝老師先上場我先幫謝老師化吧。”

  “謝老師不著急,你先幫我化吧,謝老師不會介意的吧?”

  謝晚的小助理昨天打電話來說是今天有事請假,所以今天片場就是謝晚自己。

  “不介意,但是等下我要是上不了場,導演介不介意我就不知道了。”

  本來還很為難的化妝師這會兒就直接到謝晚身邊,導演生氣了最先遭殃的不是演員肯定是他們這些工作人員。

  周茵只能陰沉著臉,憋著一股氣無處發泄。

  總體來說早上的戲還是非常順利的,但是謝晚還是很明顯的感覺到原先感覺比較好的一些演員和工作人員都疏遠了她,謝晚也不介意,只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倒是導演見她一個人在一旁過來說了兩句關心的話。

  “小謝啊,你別太擔心好好拍戲。”

  “好的謝謝導演。”

  下午的時候助理回來了。

  “晚兒姐你沒事吧?”

  “沒事。你怎么來了?”

  “我看到網上的消息擔心你,就回來了。”

  謝晚一直沒有開手機,也不知道網上的事情發展成什么樣子了,讓她意外的是下午林程溪大了一個電話來。

  仔細想想林程溪也算是自己的金主,這個時候來興師問罪才對,但是沒來,這對謝晚來說是很好的,所以林程溪打電話來的時候謝晚還是很認真的聽著。

  “晚晚,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沒有。”

  “照片都已經在網上了,你還要騙我嗎?”

  “那是我的朋友。”

  說到這謝晚想起了裴青玨,也不知道大師怎么樣了。

  網上熱火朝天,本來謝晚的公關不是很難,但是卻怎么也無法讓熱度下去,就給人的感覺就是背后有人在操作。

  “金姐,情況不樂觀啊。”

  “你們繼續,我打個電話。”

  謝晚怎么說也是林程溪的人,這個時候只要林程溪出手應該就沒事了,但是電話打過去卻是占線。

  謝晚在這邊和林程溪有的沒的說了一頓,她感覺林程溪在胡攪蠻纏。

  “晚晚,不管你有沒有,但是你都要記住你是我的人,你的一家子還住在我的別墅里,你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我給予的。”

  謝晚不是很想說話,但是還是應了一聲,林程溪也沒有說錯什么,她的資源幾乎都有林程溪的手筆。

  “好了,有什么事大電話給我。”

  林程溪掛掉電話之后,對著站在辦公桌前的陳助理吩咐:“加大力度,我要她求我。”

  “是。”

  “對了,謝家也該是要動手了。”

  “是。”

  陳助理出去之后,林程溪站起來走到落地窗前望著遠處。

  本來還想再等一段時間的,但是最近心里老是不爽快,謝晚的價值也應該提現一下了。

  謝晚怎么也沒想到這件事情會這么嚴重,各種水軍營銷號把謝晚本來就不多的履歷扒了又扒,最后實在是沒什么好扒的,甚至開始真假參半的造謠。

  可以說經過一天的公關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控制住,反而越發嚴重了,現在謝晚的路人緣可以說是幾乎沒有,粉絲也是大批大批的脫粉,只有一些死忠粉還默默關注著謝晚。

  晚上謝晚在酒店房間的床上看著手機微博下無盡的謾罵,有些不知所措。

  賀旗云站在旁邊看著她,然后伸手把她手上的手機抽走了。

  “別看了。”

  “我沒事。”

  “睡覺吧。”

  “好。”

  賀旗云看著把自己裹進被子的謝晚,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是這么的沒用,什么都做不了,連安慰都不知道該怎么說。

  “你說大師還好嗎?”

  “不知道。”

  謝晚起來拿手機給裴青玨打電話問問。

  “喂,他現在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說也一樣。”

  自從早上看到謝晚的熱搜,蘇錦綿一天都坐立不安,可是偏偏裴青玨這人說什么今天有重要工作要處理,不能去找謝晚,并且告訴她找到謝晚也沒什么用。

  “裴大師還好嗎?”

  “他沒事,很好。你也要好好的。”

  “嗯。”掛了電話,謝晚隨手把電話丟在床上,用手擋住眼睛。

  賀旗云在旁邊看了很久,不知道過了多久,謝晚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他才終于有了動作。

  他把謝晚放進被子里,替謝晚掖好被子,調了空調溫度,最后用手輕輕的摸了一下謝晚的頭,消失了。

  幾天后謝晚事件的熱度算是下去了,但是事情并沒有結束,因為謝晚還要在娛樂圈混下去,這件事始終是一個污點。

  謝晚還在劇組拍戲,經紀人特意過來告訴她:“是林先生幫忙的,也不是到這后面到底是誰在操作,以后你要小心一點,幸好你現在半封閉式拍戲,等到時候你拍好好了,這件事應該已經被淡忘了,好好拍戲,別擔心。”

  “謝謝。”

  “別謝我,要謝就謝林先生。”

  經紀人走后,謝晚乘著拍戲的空檔給林程溪大了一個電話。

  “謝謝。”

  “這件事可是耗費了我不少力氣,你一句謝謝就完事了?”

  “林先生想要什么?”

  “要你。”

  沉默了一會兒,林程溪又開口了。

  “拍完戲后好好陪我。”

  “嗯。”

  謝晚掛掉電話,這一刻她想不通自己為什么會在娛樂圈,當初的熱愛現在還剩多少,又真的夠她繼續堅持下去嗎?

  光鮮亮麗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想到裴青玨哪天問她的話——如果有機會會離開娛樂圈嗎?

  現在謝晚動搖了。

  “謝晚下一場戲準備。”

  “好。”

  另一邊

  蘇錦綿埋怨裴青玨在謝晚遭受這些的時候沒有一點作為,同時也不甘心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你什么意思?”

  “你難道覺得你去見她這件事你就能解決了嗎?”

  “你怎么就只看到她被罵?難道我沒有嗎?”

  “而且她身在娛樂圈中這只是一次小小的風波,以后還會有很多,你能管她一世嗎?”

  蘇錦綿被這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問的有點懵,一時間也說不出個什么。

  裴青玨看了她一眼出了門。

  蘇錦綿坐在沙發上,深深的想了一下,或許是她錯了,但是現在人走了她該怎么辦?

  蘇錦綿緊接著也出了門。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An淺的快穿之渣男退散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