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快穿之渣男退散 > 第48章
  劇組的開機儀式并不是所有演員都來了,只是來了一部分,大概就是重要的幾個角色都來了吧。

  謝晚作為圈中新人,在場的幾乎都是她的前輩。

  開機儀式之后,經紀人走了,助理留下來照顧她。

  “晚兒姐,我感覺那個女演員一直在看著你,你們認識嗎?”

  謝晚順著助理說的方向看過去,剛好和那個人的目光撞上了,是一個謝晚不知道的演員。

  “不認識,不用管。”管也沒用。

  謝晚帶著助理去了旁邊的休息室。

  周茵看著走遠的謝晚眼里滿是妒恨。

  那次她以為她攀上高枝了,但是當林程溪的助理聯系她的時候,她知道謝晚這個人。

  “我要女二號。”周茵趾高氣揚的對著陳助理,因為剛和林程溪睡過,底氣足。

  “不好意思啊周小姐,女二號不行。”

  陳助理也不介意她的態度,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這讓周茵有一點生氣,但是又想了一下對方是林程溪派來的,也不好發作,只好忍下。

  “為什么?”

  “因為女二號已經定下來了。”

  “什么意思?我難道還不能換掉她嗎?”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林程溪難道還不能把這個演員換掉嗎?

  “不能。這個角色是謝小姐的。”

  “什么謝小姐不謝小姐的,你搞清楚,我是誰的人。”

  我可是林程溪的人,這個什么謝小姐根本就沒聽說過。

  “不好意思,老板說過一切以謝小姐為先,您看您還有其他什么角色想要?”

  “憑什么?”周茵不傻,聽了這句話,當然知道這個什么謝小姐是林程溪的人,而且地位還比她高。

  就憑什么?

  都是出來賣的,誰比誰高貴?

  “您可以打電話給老板,親自詢問。”

  周茵當然不敢,但是她不敢找,林程溪難道還不敢找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謝小姐嗎?

  不情不愿的選了個戲份還可以的女性角色。

  本來今天開機儀式,她是不用來的,但是女二號會來,周茵就想來看看這個謝小姐到底是什么國色天香。

  當她知道是謝晚的時候,只能感嘆一句這人藏的真好。

  什么新晉小花,還不是靠男人來的?

  夜色——包廂

  “老板,周小姐已經知道謝小姐是誰了。”

  “嗯。”

  林程溪摟著一個美艷的女人,身邊還有一個大美人在給他喂酒,助理沒有靠的很近。

  相比于林程溪占著大半個沙發,其他的富二代就沒那么大的地方了,姿態也沒有林程溪那么放松。

  “你回去吧。”

  “是老板。”

  陳助理往外面走,因為接下來他們要“辦事”了,出門時陳助理不小心撞到了進來送酒的服務員,手扶了一下墻壁才站穩。

  林程溪往這邊看了一眼:“小心點。”

  陳助理低著頭,掩飾住眼中的嘲諷:“是。”

  昏暗的燈光之下,每個人都神色不清,玩的盡興,喝的開心。

  劇組

  《白云碎》這部古裝劇是根據大火的一本古風小說改編而來的,小說會火是因為作者寫的好,現在改編成電視劇,編劇改編的也是非常好,很多讀者喜歡的劇情都沒怎么改動,算得上比較還原吧。

  女一號是這幾年很火的一個藝人,男一號是一個影帝,然后還有好幾個小花、小生,可以說演員陣容還是非常強大的。

  女主和女二姐妹,兩個人隨著劇情的發展都喜歡上了男主,但是男主有一個白月光,白月光是不喜歡女主和女二,同樣也不喜歡男主,但是也不允許別人喜歡男主,男二前期就是一個工具人,那里用,但是其實他是暗戀這女二的。

  幾個人的一系列快意江湖,朝廷權謀之后,白月光死了,女主和男主在一起了,女二與女主斷了關系,獨自離開了,結尾是以男二離開作結。

  “‘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云揉碎。’他喝了一口酒,白衣蕭索,示意身后的人不用送。步子有點亂,像是已經醉了,在滿天繁星的夜晚,悄然走遠。

  一身白衣一把劍,一口烈酒一生傷。

  天仙欲醉白云碎,佳人難留群星亂。”

  謝晚把劇本看了好幾遍,這還是第一次看這本小說,不得不說小說的和劇本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晚兒姐,你怎么了?”

  她就出去了這么一會兒,怎么晚兒姐就哭了?

  “沒什么。”謝晚擦了擦眼眶淚水,心中是感概萬千,但是卻一字難說。

  “還能有什么,矯情唄。”陰陽怪氣的聲音,吸引力休息室里其他人的注意。

  “你……”

  “沒事,我們先走吧,該去上妝了。”

  助理還想說什么,但是最后也只能跟著謝晚走了。

  兩個人到外面,見周圍人不多,小助理就說:“晚兒姐,你就是脾氣太好了,才會被這樣的人欺負,要不要我告訴老板,讓老板來收拾她,看她還能這么囂張。”

  “不用,你別亂說。”

  小助理可能不知道,但是謝晚知道,經紀人告訴她周茵也是林程溪塞進來的,要是沒什么必要,希望兩個人不要起沖突。

  謝晚沒什么感覺,那幾天她還在擔心賀旗云為什么還沒動靜,隨口應了一句。

  晚上和男二拍完戲之后,回到劇組給訂的酒店,剛走到門口就看到賀旗云在房門口等她,這下謝晚不淡定了。

  這么大一只鬼站在這里要是被別人看到了該怎么辦?

  謝晚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直接開門先把賀旗云推進去了,可是她沒看到在暗處有一雙眼睛一直看著。

  謝晚,這次你要完了呢。

  房間里

  “你怎么就出來了?”

  賀旗云是前幾天突然就出現的,還把謝晚嚇了一跳,但是由于不穩定,就是出來一下子又回去了,謝晚就一直把玉墜留在酒店,怕帶到片場嚇到別人。

  賀旗云:“想去找你。”

  “下次不用,我拍完戲就會回來,你呆著不用去找我。”

  “好。”

  這個時候謝晚才發現自己好像太過于強勢了一點,“明天我下戲早,帶你去外面看看。”

  謝晚想著這人在玉墜里幾百年,應該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去看看挺好的。

  “好。”

  賀旗云此時還不知道這個“帶你”是帶玉墜的意思。

  第二天片場

  周茵:“謝晚,昨晚睡的好吧。”

  助理:“當然好啦,要你管。晚兒姐,我們走。”

  周茵倒是沒說什么,就是看著謝晚笑。

  雖然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但是只要那個女人是謝晚就夠了。

  謝晚今天只有兩場上午的戲,發揮的還不錯,下戲的時候剛好吃午飯,還被導演調侃:“謝晚這是想吃飯了,才這么努力一邊過的吧。”

  謝晚笑了一下:“怎么會。”

  “好了好了,卸妝吃飯去吧,下午沒有戲可以去玩一下,放松一下,年輕人不要這么緊繃著。”

  “好,謝謝導演。”

  導演本來是不喜歡這個謝晚的,因為帶資進組,但是拍戲這么久的相處,算是完全改變了看法,特別是還有另一個帶資進組的人的襯托之下,更顯得謝晚的難能可貴。

  “是一個可造之材啊!”

  “你可別亂說,不然明天就有你熱搜。”副導演悠悠的來了一句。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An淺的快穿之渣男退散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