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快穿之渣男退散 > 第47章
  某酒店套房,地上是散亂的衣物,床上是休戰正在喘氣的膠著的兩人。

  女人不知道是被弄到哪里了,突然嚶嚀一聲。

  “嗯,程溪,還要。”

  女人媚眼如絲,臉上都是潮紅,頭發汗濕,卻依舊纏著男人不放。

  “想要什么?”

  林程溪倒是沒有順著她的意,反而停下來看著被他壓在身下的女人,眼中并沒有情熱,反而很是清冷。

  周茵不明白為什么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男人還能夠保持這幅樣子,仿佛剛才在她身上動作的不是他。

  她不甘心,她想看到這個男人為她動情的樣子,這個半個娛樂圈都想要巴結的人現在在她的床上,怎么不讓人驕傲?

  但是她終是失望了。

  林程溪見她不回答也不再問,準備起身。

  周茵立即抱住男人的腰身,直接用身體纏住不讓人走,頭靠在男人腹部。

  林程溪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

  “最近不是有部古裝劇要開機了嗎?程溪我想要里面的女一號。”

  林程溪嗤笑了一聲,“什么劇,我會讓助理聯系你的。”

  “謝謝程溪。”

  說著說著就喘起來了,媚叫聲聲,聲聲入耳。

  最終兩人又滾做一團。

  長夜漫漫,風吹樹動。

  另一邊

  蘇錦綿被裴青玨帶到一處公寓,在這里住了好幾天。

  “你說賀旗云還好嗎?”

  “不知道。”

  這處公寓算是裴青玨常住的,東西什么的都很齊全,然后每天都會有鐘點工上門打掃,總體來說舒心的很。

  從那晚離開謝晚家到現在已經五天了,蘇錦綿很想出去看看男主還在否,但是裴青玨這個狗愣是不讓她出去。

  “我們去看看吧。”

  “不去。”

  “去吧去吧。”

  這幾天一直被這么磨著,裴青玨從一開始的不耐煩到現在的已經完全屏蔽。

  ”別玩手機了,我們一起去看看外面的風景吧,這個世界我都沒有好好看看,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人,吹吹外面的風。“

  裴青玨不理她拿著手機一直帶弄個不停。

  蘇錦綿知道有時候他會在手機上交代助理什么的做一些事,也不敢太過打擾,只能自己嘆氣。

  誰叫現在她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呢。

  十多分鐘后,裴青玨已經沒有在玩手機了,而是拿出電腦,開始處理工作,這下蘇錦綿更是不敢多說什么。

  在她看來努力工作的人尊重的,應當享受最高級的待遇——外界的什么事都不能影響正在工作的人。

  然后就是門鈴響了。

  蘇錦綿條件反射的直接起身去開門,然后就和門外的謝晚來了個面對面。

  謝晚也是一驚,本來她以為是裴青玨來給她開門,沒想到門開以后什么也沒看到。

  這時候裴青玨過來了:“進來吧。”

  謝晚小心翼翼的大量,還是沒敢問出是誰給她開的門,這樣不是進一步證明這人就是個大師嘛。

  “不好意思啊,家里的小朋友太積極了,沒嚇到你吧?”裴青玨到了杯水放到茶幾上,示意謝晚坐,一邊解釋剛剛的事。

  謝晚干笑:“沒事沒事。”

  然后她就看到裴青玨的手像是拉著一個什么一樣坐在另一邊沙發上,雖然看不見,但是謝晚還是沒法忽視。

  裴青玨:“你來找我什么事?”

  謝晚盡管很在意和裴青玨坐在一起的是什么,但是這會兒要說正事,只好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和裴青玨的對話上。

  謝晚:“我想救賀旗云。”

  裴青玨好像早就料到了,沒有表現出什么驚訝或者好奇的樣子。

  “你想要我幫你做什么?報酬五十萬。”這話就是告訴謝晚不管她要他做什么,價錢都沒得談。

  蘇錦綿:“你干什么?上次還是五十,這次怎么就在后面加了個萬?”

  謝晚的事業剛剛起步,根本就不可能又這么多錢,雖然林程溪給了她一張卡,但是謝晚從來沒有用過里面的一分錢。

  這次是為了賀旗云更是不可能動用里面的錢。

  謝晚思考了一會兒:“可以打欠條嗎?”

  裴青玨也不糾結:“可以。”

  蘇錦綿跟裴青玨說話,這人不理她,但是轉念一想謝晚還在,還是不要嚇到謝晚了吧。

  謝晚從裴青玨這里拿了一張符回去,在回去的路上不自覺的又想起裴青玨的話。

  “他是存在了幾百年的鬼王,本來的執念就是找到你報恩,現在好了執念沒了,自然鬼就沒了。你要是想要他不消散在天地間,就讓他重新找到一個執念吧。”

  “這張符暫時可以保住他一年,一年后要是沒有新的一個執念,我也沒辦法。”

  新的執念?

  回到公寓,謝晚嘗試把賀旗云叫出來。

  沒想到幾乎是她一叫,賀旗云就出來了,這次謝晚很明顯的看出來,賀旗云是真的不行了。

  身影變淡了。

  看著賀旗云,謝晚又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因為裴青玨并沒有把符的用法告訴她。

  但是下一刻她就看到本來在她手上的符自己飛了出去,直接沒入賀旗云的身體中。

  “你感覺怎么樣?”

  賀旗云沒有回答她,不一會兒就消失了,然后任憑謝晚再怎么叫都不見出來。

  謝晚拿著玉墜打電話給裴青玨。

  “大師,他不見了。”

  裴青玨:“沒事,過幾天就好了。”

  知道沒事的謝晚也就不擔心了,不知道為什么謝晚就是莫名的覺得裴青玨值得信賴。

  就是不知道要幾天才會好,過幾天她就要進組了。

  一直到謝晚進組都沒看到賀旗云出來,進組這天謝晚思考再三,還是把玉墜帶上了。

  “晚晚,今天進組,有什么需要直接和我說,我愿意當你的提款機。”

  林程溪的電話打來的猝不及防,謝晚在經濟人和助理的注視下接電話,雖然電話不漏音但是謝晚還是覺得有那么一些尷尬。

  “不用了,謝謝。”

  “晚晚,你就沒有什么要對我說的嗎?”

  謝晚認真想了一會兒:“注意身體,注意安全,注意休息。”

  林程溪聽到這話似乎很高興,輕笑了一聲:“好的,我知道。”

  掛掉電話,謝晚還在接受經紀人和助理的注視,兩人一臉我們都懂的表情。

  謝晚現在在的這個公司雖然不是林家的,但是怎么說呢還是和林家有那么一點關系,她的這個經紀人和助理都是林程溪的人,所以謝晚可以說是林程溪一手捧成的。

  只要林程溪不是很過分的要求謝晚都會考慮。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An淺的快穿之渣男退散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