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九天龍皇 >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敞開心扉
    送走般若、木靈希、張星辰,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空曠而黑暗的虛空中,目光望向遠處的無定神海。

    此刻的他,極為冷靜平和。

    整個人進入最理智、最堅定的狀態。

    無定神海太波瀾壯闊,最寬闊處達三千億里。

    宇宙中,半數的水,都存在于此。

    三萬多年來,在神界號令下,修建的四座主祭壇。存在于地獄界、天堂界、永恒天國的三座,皆先后被摧毀。

    唯有無定神海中的第四座,依舊巍巍聳立。

    這座主祭壇,建在歸墟中的劍界之上。運轉后,爆發出來的光柱直沖神界。

    張若塵哪怕站在十數萬億里外,都能清晰看見。

    此外,飄浮在無定神海中的那些大世界、島嶼、星球,還建有五千多座天地祭壇。

    五千多道光柱,即像撐起無定神海和神界的柱群,又像連接兩界的橋梁。

    “或許,無定神海才是人祖謀劃的根本所在。他到底打算怎么行事?”

    張若塵閉上雙眼,思考時空人祖會以什么樣的方式,致他于死地?

    同時也在思考,該如何主動出擊?

    第一個問題,張若塵至今都沒有思考透徹。因為,他如果抱著同歸于盡的心態,去迎戰時空人祖,最終的結果一定是兩敗皆亡。

    這是他想要的結果。

    時空人祖知道他的實力和決心,但并沒有妥協,這就是張若塵最擔心的地方。

    時空人祖若是那么容易對付,就不可能活到現在。

    張若塵將自己想象成時空人祖,思考他的行事方式,自語:“我明白了!他不會與我交手,一定會將我殺死在交手之前。殺我的辦法……”

    張若塵雙目望穿重重空間,看到了虛無世界中的七十二層塔。

    九鼎不齊,它就是宇宙中的最強弒祖神器。

    七十二層塔依舊還在瘋狂吸收虛無之力,仿佛要將整個虛無世界都收進去,釋放出來的可怕氣息,足可讓宇宙中的一切頂尖生靈顫栗。

    待到它爆發出威能那一刻,怕是會比鎮壓冥祖之時更加恐怖。

    “這就是用來對付我的殺招?但又用什么來對付梵心?人祖啊,人祖,你就那么有把握嗎?”

    張若塵不想被動應對。開始思考第二個問題。

    如果主動出擊,是先摧毀無定神海上的天地祭壇,還是直接攻伐神界?

    種種跡象表明,時空人祖也有他的終極秘密。

    這個秘密,就在神界。

    選擇前者,有可能落入時空人祖的算計。因為,這些天地祭壇,很有可能只是時空人祖的障眼法,是請君入甕的陷阱。

    選擇攻伐神界.

    神界可是時空人祖的地盤,多少年了,連冥祖都不敢輕易闖入。

    張若塵并不是惜身畏死之人,之所以,舉棋不定,是因為他對時空人祖的智慧和實力,都有足夠的尊重。

    面對這樣的對手,任何一個小小失誤,都將葬送一切。

    而他,只有一次機會,沒有試錯成本。

    “若梵心在……她對時空人祖的了解一定勝過我。”張若塵從來不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的智慧,可以輕松碾壓長生不死者無數歲月的謀劃。

    正是有這份冷靜和自知之明,他才能一步步走到現在,走到能夠與長生不死者對望,讓長生不死者也要忌憚的地步。

    而不是像大魔神、尸魘、命祖、黑暗尊主,甚至是冥祖一般,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慘淡出局。

    在金猊老祖護送下,劍界諸神快速撤離。

    帶走()

    了無定神海中半數以上的大世界,以及絕大多數的神座星球。

    劍界星域的星海,變得暗淡下來。

    撤到星海邊緣地帶的蚩刑天,回頭望去,捏緊拳頭:“真不甘心這般逃走,要我說,就該借助陣法與長生不死者轟轟烈烈干一場。"

    天魔這位老祖宗,很可能隱藏在暗處,自然讓蚩刑天底氣十足。

    誰家還沒有一位始祖?

    八翼夜叉龍擰起他的耳朵:“我看你就是被戰意沖昏了頭腦,到現在還不知道神界長生不死者是誰?”

    “你這婆娘……啊……”

    蚩刑天疼得咧嘴,踮腳道:“你知道?就你……停,你說,你說……”

    “到現在為止,撤離的諸神中,你可有見到太上?”八翼夜叉龍道。

    蚩刑天臉色驟然一變:“這不可能!以太上的精神力修為,肯定是留下來與帝塵并肩作戰,所以才沒有現身。”

    “那女帝呢?女帝隨帝塵離開后,就再也沒有現身。”

    八翼夜叉龍松開手,冷哼:“整個劍界的陣法,都是太上主持布置的!你覺得,我們能用他老人家布置的陣法,對付他?若真是他老人家,他在無定神海經營多年,布置的手段恐怕不止陣法那么簡單。”

    蚩刑天很狂傲,但對殞神島主是絕對的尊重。

    因此從來沒有往他身上懷疑過。

    經八翼夜叉龍這么一說,蚩刑天只感覺腦門寒氣直冒,瞬間冷靜下來:“若是如此,帝塵選擇在劍界與太……與長生不死者決戰,豈不完全處于劣勢?早知道走的時候,就該把所有陣法和所有天地祭壇都拆了!”

    “那我們就走不掉了!”

    八翼夜叉龍長嘆一聲,看了一眼自己微微聳起的小腹,溫柔的低語:“或許我們現在能夠撤離,都是帝塵和女帝為我們爭取的。走吧,這種層次的對決,不是我們可以參與,根本左右不了什么。”

    神妭公主、殷元辰、云青……等等神靈,駕馭通天神殿飛行,不斷遠離無定神海。

    殷元辰站在神殿大門外。

    視野中,遠處是被天地祭壇擊碎的空間,能夠在光柱盡頭,看到神界的一角。

    神妭公主走過來:“你在思考什么?”

    “祖母,你說神界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殷元辰道。

    神妭公主看出他的心思,道:“你不甘心,想要參與到這一戰中?”

    殷元辰嘴角勾起一道弧度,看向神妭公主,道:“年輕時,我雖知道張若塵和閻無神都是一等一的天之驕子,但從來不認為自己比他們差多少,一直有一顆不服氣的相爭之心。多少年了,這顆死掉的相爭之心,好像又蠢蠢欲動。”

    “天下之劫,有人做領袖,有人扛大旗。”

    “有人走在前面,就該有人跟在后面。而不是現在這般,一人扛大旗,眾人皆逃離。”

    “這天下之劫,我也想扛一肩!

    “我斷定,神界必然藏有大秘。冥祖和帝塵不敢進入神界,是因為他們是長生不死者的對手,長生不死者就等著他們進入神界對決,從而占盡優勢,甚至可能布下了陷阱。”

    “而我,不是長生不死者的對手,只是一小卒罷了!”

    “祖母,元辰無法繼續陪你了,這一生功過榮辱,就此畫上一個句號吧!”

    殷元辰向神妭公主行禮一拜后,化為一道光束,飛出通天神殿,伴隨天地祭壇的光柱,直往神界而去。

    曾投靠永恒天國,對神界,他是有一定了解的。

    時空人祖坐在主祭壇頂部,可眺望整個星海,星云斑斕,浩闊無邊。

    但熵()

    耀后,經歷連番始祖對決,就連這燦爛的宇宙都有些破爛了,千瘡百孔,天地規則混亂,真正有了末日景象。

    身前,是一張棋盤。

    棋局已到尾聲,黑白棋子錯落。

    “嘩!”

    一道光束落下,出現在時空人祖對面的座位上,凝化成第二儒祖的身形。這兩老者。

    一個仙風道骨,一個儒雅清癯。

    整個宇宙的古往今來,似都匯聚于棋盤之上,談笑間,左右一個時代和一個文明的繁華和沒落。

    時空人祖兩指間持一枚白子,凝視棋盤,尋找破局之法,笑道:“你來得正好,你的棋藝比我高,幫我看看這白棋還有沒有救?”

    第二儒祖俯觀全局,片刻后,搖了搖頭:“黑棋是先行者,有不小的優勢,布局嚴密,四伏殺招。這白棋就算躲得過其中一殺,也將死于二殺,三殺。所有的氣,就被封死了,必輸無疑。”

    時空人祖道:“連你都看不出一絲活路?”

    “走到這個地步,我來也沒用。除非悔幾步,或可一試。”第二儒祖道。

    “在我這里,沒有悔棋的規則。”

    時空人祖將棋子放回棋罐,問道:“煉化三棵世界樹,可有沖擊天始己終的希望?”

    第二儒祖笑著搖頭:“只是吸收天地之氣和天地規則的速度變快了一些而已,就我這樣的資質,永遠都不可能進入天始己終。人祖如何看冥古照神蓮?”

    時空人祖雙瞳充滿睿智光華,道:“冥古照神蓮一定不是第十六日!”

    “世間有兩個冥祖?”

    第二儒祖有些意外。

    “不好說!”

    83中文網最新地址

    時空人祖道:“但這株冥古照神蓮,一定不是與我斗法無數個元會的那位幽冥之祖。那位,已經死在地荒。”

    第二儒祖道:“這株冥古照神蓮還是稚嫩了一些,太沉不住氣。其實,第十六日身亡,是真的讓我們放松了警惕。她但凡繼續隱藏下去,坐看當世修士與神界你死我活,說不定真能坐收漁利。”

    “或許是動情了吧!”時空人祖道。第二儒祖抬頭,微微詫異。

    時空人祖笑道:“開天辟地恒古道,七情六欲在其上。意識的誕生非常奇妙,只要有意識,就會有七情六欲,誰都擺脫不了!昔日,后土娘娘就是動了情,所以選擇己終。”

    “人祖竟然是這么看冥古照神蓮的?”第二儒祖顯然對此不太認可。

    他就不是一個會被七情六欲左右的人!

    時空人祖笑道:“因為我也有七情六欲,否則這世間得多無趣?誒,我感應到了,她來了!”

    兩人目光,齊齊向南方星空望去。

    第二儒祖眉頭一緊,凝重道:“張若塵擺明是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來的無定神海,他若再次逆轉道法,以奇域的毀滅力,恐怕不是尋常始祖神源可以比擬。人祖也未必扛得住吧?”

    “這孩子,意志比當年的不動明王都更堅定,亦有大決心和大氣魄。他若玉石俱焚,換做在別處,我也壓制不住。“時空人祖語氣中,帶有一絲忌憚。

    第二儒祖道:“已經交鋒過了?”

    時空人祖點頭,繼續道:“先前相見時,他就動了念頭。但,老夫以早就布置在無定神海的空間秩序壓制了他,以此告訴他,在這樣的空間秩序和規則下哪怕他逆轉道法成功,老夫也已經從空間維度拉開距離,足可保住性命。他這才打消了念頭!”

    第二儒祖是以分身投影,降臨的無定神海。

    不敢以真身前來,就是因為知道此刻的張若塵,處于最可怕的狀態。

    那股絕然的意志,第二儒祖相隔無盡星域都能()

    感受到,寒意十足。

    一旦他和人祖的真身處于一地,張若塵一定不會有任何猶豫,要將他們二人一并帶走。

    雖說,時空人祖有自信,在無定神海可以從張若塵自爆己身的毀滅風暴中逃出生天。

    但那也只是他的自信。

    在第二儒祖看來,人祖掌控宇宙億萬載,從未敗過,這樣的心境難免會輕敵。而張若塵,雖少年之身,卻古今一品,已經超脫于人祖的掌控之外。

    此刻張若塵和冥古照神蓮匯合一處。

    古今一品加九十七階,這樣的陣容,人祖又該如何應對?

    第二儒祖轉頭,向身旁的時空人祖看了一眼。只見,他依舊微微含笑,眼中沒有忌憚,反而流露期待的神色。

    木靈希栽種在星塵谷中的那株神木,能夠孕育出生命之泉,乃是因為,它是用接天神木的一根樹根培育而成。

    據木靈希所說,多年來,只有紀梵心找到過她。

    接天神木的樹根,是紀梵心給她的。

    此刻。

    一襲白衣的紀梵心,站在神木的樹干下方,戴著面紗,腰掛天道笛,整個人都充斥一種靈性的氣息,將整個星塵谷都化為了仙靈世界。

    她身旁,神木的根須如虬龍一般古拙蒼勁。

    腳下的山丘高地,生長出大片五顏六色的奇花,生命之氣是那么濃厚。

    張若塵沿山谷前行,前方地勢逐漸開闊,如走進畫卷。

    終于看到站在神木下方的她。

    就像第一次見到百花仙子一般,她是那么的神秘和清冷,眼睛是不含雜質的透徹,卻又好像藏著古往今來所有的故事。

    張若塵走在花海和青草間,衣袍沾上了濕漉漉的花瓣和草葉,在嘩啦啦的水聲中,沿生命之泉溪流,向山坡上走去。

    樹下。

    紀梵心天籟般的聲音響起:“我本不想來的,因為我知道,你必輸無疑。”

    不開口的時候,她就算近在眼前,也給張若塵無限的距離感,陌生得好像從來不認識她。

    似永遠都靠近不了她。

    但她這一開口,無論聲音多么冰冷無情,張若塵都感覺自己熟悉的那個百花仙子又回來了!于是,他道:“那為何又來了呢?”

    “因為我知道,你必輸無疑。”紀梵心道。

    短短一語,讓張若塵心情復雜難明,一股暖意徘徊于胸腔,不禁想到當年在劍南界本源神殿修煉劍道圣意時她所說的那番話:“你不必有這么大的心理負擔,若心中無情,我絕不會獻身于你。既然心中有情,那么現在我做的任何決定,都會自己負責。若是將來有一天,我們漸行漸遠,離你而去,或不再理你,你就別再來找我。因為,那代表我心中對你已無情。”

    張若塵登上山坡,站在她對面的一丈開外,心中萬千情緒,到嘴邊只化為一句:“梵心……好久不見……”

    “是你不來見我。”紀梵心道。

    張若塵欲要言語。

    紀梵心又道:“是你不再信我,哪怕有了睨荷,你也覺得我別有目的,是在利用你。信任崩塌,你也就覺得我們漸行漸遠,覺得我心中無情。”

    “可是啊,我一直在劍界等你,而你卻化身生死天尊隱藏起來,想要看我和神界相爭。張若塵,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那份感情,變心的是你,而非我!”

    “或許是你愛的人太多,就更容易變心吧!”1

    張若塵只感覺心痛如絞,因為紀梵心字字皆精準刺在他心口,想要反駁,卻根本開不了口。

    紀梵心看他如此苦楚,幽幽一嘆又道:“但,愛的人太少,只愛一人就容易把自己陷埋進去()

    ,看不得他受傷,看不得他獨自面對艱險。明知此來,會落入人祖的算計,卻還是義無反顧的來了,因為她想到了太多他曾經的好,怎能忍心看他赴死而去。”。

    “當愛得太真,就會選擇性的只記兩人之間美好的回憶。想到了那一年的自己和那一年的張若塵,就不知不覺來了這里。”

    “張若塵啊,你說,感情怎會這么不公平?”

    “不是這樣子的,梵心,不是這樣子的……”

    張若塵想要解釋。

    紀梵心打斷他要說的話:“我此來不是與你探討感情與對錯,你真想解釋,等到這場對決后吧!到時候,當著睨荷的面,你好好解釋解釋,當年為什么要生她,抱有什么樣目的?為什么你回來三萬多年也不認她,不見她?她不是你親生的嗎?”

    “這話可不能亂說!”張若塵道。紀梵心白了他一眼。

    都到這個時候,他最在意的,竟然是這個。

    張若塵道:“造成這一切,真就是我一個人的原因?你向我隱瞞了太多,九死異天皇是怎么回事?你秘密培養天火魔蝶、魔音、接天神木,沒有與我講過吧?尸魘、石嘰娘娘、瀲曦他們的情況,你早就知道吧?”

    “你若對我坦誠一些,我怎會猜疑于你?”

    紀梵心道:“以你當時的修為,以時空人祖的精明睿智,我不認為告訴你真相是一件正確的事。當時的你,遠沒有現在這般成熟穩重。”

    張若塵道:“你說,生睨荷,我抱別樣目的。但你呢,你何嘗不是以此來更深的隱藏自己?”

    紀梵心黛眉蹙起:“真要這般相互指責和攻擊下去,就沒有意思了!不如我們二人先打一場,讓人祖和顏庭丘他們看看笑話?”

    短暫的安靜后。

    張若塵道:“我想知道,冥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與祂,到底是什么關系?”

    “你去過灰海,你心中沒有猜測嗎?”紀梵心道。

    張若塵道:“我們能不能不要再猜謎語了?”

    紀梵心能夠來到這里與張若塵相見,便是做好了坦誠以對的準備,道:“我們都是那株蓮,冥祖是第十六日,我是前十五日,我們性命與共。”。

    “她本是比我強的,所以能夠將我禁錮在碧落關。認為我的存在,會是她的弱點事實上,似乎的確如此。換做是她,她絕不會對任何男子動情,心境會無懈可擊。”

    “但從當年不動明王大尊設局開始,她一連數次遭受重創,傷勢不斷加劇,與神界的斗法中,落入了下風。”

    “沒有時間了,距離量劫只剩數十萬年。”

    “于是,她回到碧落關,準備吞噬我,以恢復元氣,甚至想要實力更上一層樓。”

    “可惜她低估了我,我的精神力已達到九十七階,反將重傷了的她關進碧落關。”

    紀梵心講述的這些,張若塵早就從乾闥婆那里了解到七七八八,如今不過是進一步證實。

    “冥祖真的死了嗎?”張若塵道。

    “在你認為的那種狀態下,她是死了!”

    紀梵心繼續道:“三萬多年前,冥祖恢復了一定實力,從碧落關中逃出來。逃出來后,她與我見了一面,并沒有大打出手,而是制定了一個計劃。”

    “她讓我,別阻止她發動生死小量劫。若她成功,她將登頂宇宙,掃平神界。”

    “若她失敗,則大概率會隕落,以此可麻痹神界。只要我一直隱藏下去,讓當世修士與神界拼個你死我活,再出其不意出手,就有極大概率笑到最后。”

    “只要我不死,遲早有一天,她能夠從粒子狀態歸來。

    “這就是你想知道的全部!沒有那么多()

    驚心動魄,有的只是人性上的博弈,與信心不對等的算計。”

    張若塵道:“可惜冥祖的算計,似乎失敗了!你的確是她最大的破綻,都已經為你鋪好了路,但你卻沒有按照她的想法走。等我與神界兩敗俱傷,你再出手,必定成為最后的贏家。”

    “因為我想和你一起贏!”紀梵心的這一句是脫口而出,并且直勾勾看著張若塵。

    張若塵對上紀梵心的目光,頓時,為之屏息。

    不知該如何言說此刻的心情。

    這可是一尊精神力九十七階的存在,而她的感情,卻又是那么的真摯,讓人心虛,讓人愧疚,就好像自己都認為自己配不上她這份真心。

    紀梵心道:“其實,冥祖根本沒有想到,你有一天可以達到現在的高度,一個長生不死者都要重視的高度。沒有人比我和時空人祖更清楚,這絕非你的上限!!”

    “這也是我來的原因,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起贏的機會!怎么?感動了?要打動今時今日的帝塵的心,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

    頓了頓,紀梵心看著張若塵,那眼神有執著,有睿智,有溫情,柔聲道:“可是我很清楚,若今日面對死局的是我,張若塵一定會義無反顧的持劍而來,與我生死與共,不會像我那般猶豫不決,一直拖到現在。在這上面,我又不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