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84章 突破的檸檸

  色欲之妖發出慘叫,一道天雷落在它剛發出來的枝干上。

  綠色的枝干很快失去生命力,變得干涸,卷著保鏢的枝子應聲斷裂,撿回一條命的保鏢重重地砸在地上。

  接著,又是一道雷,這次是劈在了樹干上,紅色的樹干迅速變得干涸。

  金克木,天雷剛好克它。

  色欲之妖發出慘叫,于檸趁機拎著桃木劍竄過去,一劍劈在了它的人臉上。

  綠色的汁水從臉上噴涌而出,色欲之妖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揮舞枝干纏著于檸的脖子。

  于檸被它纏得窒息,手里的劍卻越握越緊,體內奔涌的金氣讓她似乎有源源不斷的力氣,手腕上的玉鐲也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林錚見她被樹枝纏著脖子,過去對著樹干一通踹,見于檸臉都被樹枝纏紅了,林錚手里又沒別的趁手武器,索性一口咬下去。

  兩顆尖銳的虎牙就嵌入了粗糙的樹枝里,金光順著樹枝打進樹干。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大樹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地上趴著吉爾高登,還有他身邊落下的果子,以及被樹干撐破的天花板大洞,于檸會以為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夢。

  孵化的五欲之妖被她和林錚干掉了

  “這玩意怎么變小了?”

  林錚撿起落在地上的果子。

  剛于檸把它從樹里取出來時,有一個拳頭那么大,現在就剩核桃大小了,也不會亂動了,安安靜靜的躺在他的掌心,就像是個不起眼的文玩。

  “它的能量消耗光陷入沉睡了,必須要毀了它,否則當它再次吸收人的欲望,還會孵化的。”

  于檸用桃木劍撐著身體,剛引了兩道雷出來,她的體力已經耗盡了,但身體里那股金氣還在亂竄,她的情緒也變得亢奮起來。

  “怎么毀?”林錚扭頭問于檸。

  于檸伸手抓起果子放嘴里,她和他同時瞪大眼。

  這動作根本不是出自于檸的本意,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要吃這個。

  是體內那道金氣慫恿的,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別亂吃東西啊!”林錚想幫她扣出來,但只聽咕嚕一聲。

  二人面面相覷。

  吞下去了

  “接下來怎么辦?”林錚都懵了,現在帶她去醫院洗胃,還來得及嗎?

  “我也不知道”

  于檸說完,太陽穴突然鼓了起來,原本纖細的身體也驟然變大一圈,看得林錚目瞪口呆。

  這至少變胖了五十斤一百斤?

  副作用這么大的嗎?

  比起體型的變化,于檸就覺得渾身的經脈像是要被撐碎了,她的身體顯然是禁不住這么大的能量。

  但每當她覺得自己要炸開時,她體內那股霸道的金氣就替她撐著,那果子帶來的能量撐碎她一寸筋脈,金光就幫她修復一寸。

  她的身體在冷與熱之間來回交替,巨大的疼痛讓她蜷縮成一團。

  林錚從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眼見著她痛苦卻幫不上她,情急之下把剛咬破的手指塞她嘴里。

  雖然他不懂修道這些,但是他的血好像還挺管用的,太奶說過,他的純陽之身能破解林家百年的詛咒,所以他不能跟任何女人發生關系。

  這純陽的血不知道能不能幫到她。

  血順著她的喉管下去,滋養了體內原本就有的金氣,這金氣本就來自他,現在遇到他的純陽血又變得磅礴,于檸痛苦的表情漸漸平息。

  林錚見血有用,索性從保鏢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將掌心劃破,用更多的血去滋養她。

  整個過程雖然痛苦,但他對她做的一切,她全都看在眼里。

  “夠了,別再給我血了”

  林錚看她脹大的體型恢復到之前的模樣,猜到她沒事,心便放下,意識漸漸模糊,身子一輕,倒在了她的身邊。

  于檸也徹底陷入了黑暗。

  林老五帶著大批保鏢沖上來時,只看到這一層滿地狼藉。

  地上歪七扭八的倒著很多人,他一眼就看到靠在一起的大哥和于檸。

  “哥!!!檸檸!!!”林老五沖過去先是試圖叫醒他哥,林錚毫無反應,又恢復成之前植物人的狀態。

  于檸卻在他一聲聲呼喚中幽幽轉醒。

  她睡過去的時間并不長,只有不到十分鐘。

  醒來時,疲憊全無,身體里充滿了豐沛的力量,她驚喜的發現,她阻塞的點全都被沖開了。

  她凝氣成功了!

  這個發現讓于檸欣喜若狂。

  她努力了兩年都無法突破的點,終于破了!

  “檸小祖!你們沒事吧——我去,這是核爆了?”墨小葵坐著輪椅滑過來,看著天花板上多出來的大洞還有這一地坑洼驚呼。

  “我跟林總裁跟色之妖干了一架——林總裁!”于檸想到林錚,心一擰,忙去查看他。

  林錚為了引天雷,滴了兩滴血在符上,后面又給了她血幫她消化果子!

  一張符,至少消耗10年壽元,兩張符就是20年壽元,加上后面幫她消化果子的于檸臉色大變,她不會把林總裁直接弄死了吧?

  于檸趕緊查看昏迷的林錚,她看不出他的面相,只能替他把脈,脈象平穩有力,比他之前昏迷的時候還要穩健。

  看著不像是少了二十年壽命,于檸有些疑惑。

  他看著不像是有事的樣子,但具體情況,還是要把他帶到三師兄那檢查才知道。

  于檸突然想到之前琥珀說的,要用壽元就找林錚,他命長——難道跟這個有關?

  “我去!這哪來的糟老頭子!”林老五的驚呼引得眾人側目,于檸順著他的聲音看過去。

  一個滿頭白發皮膚褶皺牙齒掉光的老頭正跪坐在地上,對著鏡子看著自己皺巴巴的臉哀嚎:

  “我的青春!我的青春!”

  “這是——?吉爾高登?”墨小葵勉強從聲音里判斷出這人的身份。

  這老頭子看著得一百多歲了,蒼老不堪,跟之前的模樣大不相同。

  “這是怎么回事?”墨小葵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到了。

  “被果子反噬了。所有被果子附身過的宿主,強行剝離后,都會付出雙倍代價,他氣數已盡,快要老死了。”

  咎由自取。

  所有的欲望都要付出成倍的代價,成為欲望的奴隸,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對了,你大哥怎么突然醒了?還有你帶的這些人,是怎么回事?”

  于檸問林老五。

  “這事要從跟你們分開,我回房說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