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混元道君 > 350,神庭道侶
  “公道?什么公道!”

  丹辰子踏前一步,冷言如刀:“我教首席弟子在你玄真派遭遇襲殺,你還敢來要什么公道!幸虧他已成金仙之位,神通高妙,盡斬來敵,否則若有個三長兩短,你們玄真派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你——”李雙城萬沒想到太白真人敢當著十八宗和天道宮如此說話,頓時被氣得面色通紅,幾近吐血。

  十八宗來客也全都神情大變。

  場中唯有呂鈞陽不動聲色,看著眾人神情變幻,他甚至在心中冷笑,若是天道宮首席在其它門派遇襲,恐怕比丹辰子的態度還要過而有之。

  這就是仙門大派的底氣!

  萬載傳承,鎮派道器,金仙神通,玄門正法,無論哪一個都非十八宗可比,這也是在東華神州,自有規矩,若在其它三州,哪個敢如此行事!

  他冷眼旁觀,也不說話,因為玄真派還沒演完呢。

  李雙城面沉如水,此時在他心中五味雜陳,已不知來五行教是對還是錯,雖然此舉聲勢浩大,人數眾多,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卻不堪一擊。

  還好,有天道宮為后盾。

  他深吸一口氣,平靜了心態,才出聲說道:“原來王首席已成金仙,那我玄真掌門何其愚蠢,竟敢襲殺大派金仙?”說到此處,他轉過身,面向眾人,又道:“諸位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只憑他與萬星河便敢如此行事嗎?”

  “以周真人性格,萬不會做下此事。”

  “萬星河修煉的是星靈神道,戰力有限,而且是下品金仙,給他個膽子都不會出手。”

  “王奇即成金仙,怎么會認錯人,把魔門弟子當成了自家師妹?”

  “若他亮出金仙身份,想來周真人是不敢妄動的,無論萬歲山許他什么好處,都沒有性命重要。”

  ....

  眾人各抒己見,然而不管他們怎么議論,五行教的四位金仙卻面不改色。

  直至眾人聲音漸消,柳圣意才開口言道:“各位,若真想知道內情,還需等王真人回來再說。”

  “不知他去了何處,何時歸來?”

  “其言云游天下,煉罡凝煞,歸期不知。”

  眾人一聽不由得心中暗罵,忒也無恥,這煉罡凝煞最費光陰,少則十年八載,多則遙遙無期,再者只要五行教不說,誰又知道回沒回來,而且到了那時,事過境遷,誰還記得周景云,說不定玄真派都沒了呢。

  須知那十八宗也并非一成不變,若沒有金仙鎮守,被他人奪了山門福地,運氣好的躲起來休養生息,運氣差的嘛,自然是滅派之禍。

  古往今來,十八宗沉沉浮浮,起起落落,不知換了多少家呢。

  “既然如此,還請真人昭告天下,言我玄真派沒有擒人而賣,如何?”李雙城退而求其次,這也是他此次來五行教的真正目的,至于什么嚴懲兇手之類的,不過是漫天要價罷了。

  王奇是什么人!

  那是曾經煉氣第一,仙門首席,更是現在的大派金仙,就算是犯了錯,只要不是欺師滅祖的大罪,門派根本不會懲罰,頂多是象征性的閉關思過罷了。

  柳圣意聞得此言,只是輕笑一聲,搖頭道:“李真人,真相如何,未可知也,假若是周景云與萬歲山合謀襲殺我教真人呢?你可做好了準備!”

  李雙城心中凜然,他身后的長老更是面色劇變。

  正于此時,呂鈞陽突然開口,說道:“據我所知,王奇曾去過我天道宮想用功德換取一元重水。”

  他一說話,眾人都靜了下來。

  柳圣意不明其意,問道:“不知此話何解?”

  呂鈞陽并未回話,而是李雙城出言說道:“掌門為了北地拍賣會,特意去天道宮換了一些寶物,其中便有一元重水,他身死之后,我派清點寶庫時卻發現少了此物,想來是被王真人取了,不知這算不算殺人奪寶。”

  “哈哈,我五行教的金仙去殺十八宗掌門而奪寶?簡直滑天下之大?。”任凡天大笑。

  其他人聞言也是暗自搖頭,這個理由確是差強人意。

  不過眾人之中,還是有位老者開口說道:“是不是殺人奪寶,只有王真人才清楚,即便是金仙亦有所求之物,萬一此寶正是他之所需呢。”

  “在下也有疑問,如果真是萬歲山與周真人合作襲殺與他,何故最后說擒人而賣?”一位中年修士出言詢問。

  李雙城見有人聲援,報以感激的目光,隨后又道:“當時大戰之后,唯掌門逃了出來,卻于眾目睽睽之下被斬殺當場,若只是擒賣五行教弟子,王真人的殺性也太大了吧。”

  “嘿嘿,參與拍賣的金丹全部殺完,恐怕真有不可告人秘事,而且王真人能無聲無息地在短短數息光陰內斬殺五位金丹,實是不可思議,莫非.....有人相助不成!”

  終于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如果有顏真人相助,那將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性質,等于兩個門派開戰,而且是以大欺小,同為玄門正宗,若無正當理由便行此殺戮,神州共誅之!

  這種情況下,除非是王奇真的遭到襲殺,但他最后又說擒人而賣,而現在已證實了那女子并非五行教弟子......

  此種種疑問,實是叫人理不清頭緒。

  柳圣意心中微嘆,暗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的,其實他心中也不太相信王奇能無聲無息地干掉五位金丹,雖然他也曾與王奇交過手,但無論是五殺道劍,還是那能破碎虛空的力量,都不可能做到沒有法力溢出。

  他看向說話的中年修士,目光微冷,這人是南天宗的方明遠,其門派與萬歲山交好,想來必是萬歲山授意,才問出此話。

  他微一思量,正欲回答,卻感身后山門陣法有靈機波動,其越來越強,竟有道紋顯化,只見一縷火焰憑空生成,此火內中金黃,外有月白,湛藍,暗紫,赤紅,種種色彩交織一起,迷離恐怖,幻生無盡。

  忽而火焰爆裂開來,如煙花綻放,五彩繽紛,星星點點,萬般芳華。

  “不知是何人相助于他?”隨著聲音的落下,顏采真自火焰之中現身,她看了一眼眾修士,最后目光落在了呂鈞陽身上。

  “見過顏真人。”呂鈞陽躬身一禮。

  “見過顏真人。”眾人齊聲禮道。

  歸一境的金仙真人,在瓊華都算是最頂級的修真者,若是再上一級,便要登天而行,去往天外虛空,追求元神大道。

  無論敵我,面對這等修士,都要表現出絕對的尊重,這也是對大道的尊重。

  “純陽劍仙,你陪他們來此可是要找王奇的麻煩?”顏采真直言不諱,她可不在乎那什么十八宗,雖然這些宗門中也有厲害的人物,卻比不上自家劫數,但擁有極品靈器的當世劍仙不一樣,便是她與其對戰也沒有把握。

  呂鈞陽站直了身體,說道:“一派掌門被斬于眾目睽睽之下,不可不查,今雖魔劫已去,但有西州戰昆侖,北域攻禪院,你五行教亦有炎州羽族虎視眈眈,神州實是處于險境之中,不能再亂了。”

  他這一番話說得眾人點頭不已,這也是現在的真實情況,仙門大派在神州威信極高,若因為此事壞了聲譽,敗了名聲,惹得人人自危,如何抵御魔門進攻?

  顏采真知道這并不是危言聳聽,對于他們來說,殺個二流門派的掌門不算什么,但對于神州修士,可是天大的事兒,若不能明白其中是非曲直,哪能心安,屆時生出種種猜疑,謠言滿天,必會影響到兩州戰局。

  萬一魔門入主神州,天下大亂,王奇就是罪魁禍首,而且若今天不說清楚,純陽劍仙必會去尋找王奇,要是擾亂了王奇的金仙之路,二人大打出手,無論哪一方戰死,五行教與天道宮的關系都會變成敵對,屆時.....

  面對可能產生的嚴重后果,顏采真思慮片刻,開口說道:“那一戰,我并未參加,而且....王奇心有浩然之氣,非殺人奪寶之輩。”

  顏真人的前一句話使得眾修士心驚不已,如此看來,那位曾經的煉氣第一,確是神通廣大,但后一句,又讓他們感到疑惑。

  于是李雙城說道:“顏真人說沒有參加此戰,我等是相信的,但怎么知道王奇不是殺人奪寶呢,自古人心難測,在道途所需的稀世奇珍面前,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動心與否,何況一個外人!”

  “因為......”顏采真微微一笑,繼而說道:“彼,乃吾之神庭道侶也!”

  “什么?”

  “神庭...道侶!!”

  眾修聞得此言,俱皆瞠目結舌,心神震動,就連五行教的四位真人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甚至最熟悉顏采真的莊昔塵,也是一幅見了鬼的表情。

  在她想來,此二人最多心生情愫,互有傾慕,哪料到竟然是神庭道侶!

  道侶二字世人皆知,與人間情侶相差無幾,但若加上神庭二字,則是天下少有,須知神念相合,并非易事,要兩個人完全相信對方,心無旁騖,并且沒有任何私欲,才能做到相融為一,否則稍有差池,便是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古往今來,道侶幾多,然能神念相合者,如鳳毛麟角,寥寥無幾。

  當兩人神念融合時,能感知對方的一切,其所作所為,所念所欲都一覽無余,而且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從另一方面說,可能比對方更了解對方。

  所以,顏采真說王奇不是殺人奪寶,那就絕對不是殺人奪寶,甚至比王奇自己說都要真實可信。

  呂鈞陽呆立了半晌,忽而躬身一禮,道:“如此,恕在下冒昧打擾,告辭!”言罷駕起云光,飛天而去。

  他來此地主要是為了善惡之分,而今王奇竟然是擁有浩然之氣的修士,那還查個什么。

  所謂浩然之氣,乃天地之正氣,道德之操守,擁有此氣之人哪會做殺人奪寶的勾當,不管那一戰的原因是什么,都必然是玄真掌門的過錯!

  十八宗真人此時也反應過來,驚訝之余紛紛行禮,跟著說道:“冒昧打擾,我等告辭。”說完后還看了看李雙城,眼中皆有不屑之意,這老小子叫他們來討公道,卻是這般結果,說出怕不讓人笑掉了大牙。

  這些人不會去質疑顏采真,因為歸一之境,精氣神與肉身法力完全融為一體,根本不可能說謊。

  眾人相繼離開,唯有玄真派三人長拜不起,李雙城垂首而道:“周景云為一己之私欲,貿然參與仙門之爭,死有余辜,待回去之后,我派必會通告天下,以正王真人之名。”

  他這么說,便是定了此次玄真之戰的性質。

  門派之爭,自古有之,你若置身事外,被秧及魚池了還能討個公道,可若是參與其中,那就是生死由命,怨不得旁人。

  “哦?你不怕得罪了萬歲山?”顏采真輕笑。

  李雙城嘆息一聲,道:“封山百年,以避其事。”

  “既然如此,便去吧。”

  三人再行一禮,騰云而去。

  顏采真轉過身來,望著那四位還有些震驚的眼神,開口說道:“歸一之境,說難,也不難,順心而向,順意而行,緣法到時,自然便成了。”

  她言下之意,與王奇神庭相合不僅是自家道途,更是心意所成,只是話出口時,臉上現出一抹紅暈,莫看她修行了數百年,可這么正大光明的承認自己有了道侶,還是破天荒頭一遭呢。

  柳圣意聞言搖了搖頭,說道:“道侶啊,離我甚遠,甚遠矣.....”話音未落,人已消失不見。

  丹辰子則是笑了笑,說道:“我那徒弟倒是好福氣,怪不得你幾次三番為他說話,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他心情極為高興,大笑而去。

  任凡天亦出言恭喜,只是回轉洞府時,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但歸一境還離他太遠,三重外相境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成呢。

  待幾人離去,只剩下莊真人,她上前一步,再次打量了一番顏采真,有些憂慮地說道:“今日之事,必將傳遍神州,情起情滅,都是劫難,你可做好準備了?”

  金丹四重歸一境在此瓊華界已算最頂級的修士,就算手持道器,布下陣法也難以襲殺,在門派之中更是定海神針,鎮壓氣運之人,可現在顏采真自言有神庭道侶,那王奇便是她的破綻。

  一旦王奇身死,情劫爆發,后果不堪設想。

  然則顏采真聽到此言,卻是微微一笑,輕言道:“若他能成就雙一品金仙,這世上誰又能殺得了他,就算我死了,他也能長存于世!”

  “莫要說這種話兒,平白添堵,你可是歲數九千載的金仙真人,怎能輕易言死。”莊昔塵面有不悅。

  顏真人輕輕一笑,道:“不過一說罷了。”她抬起頭,看向遠方,眼光似乎穿透了界域,直達無垠無盡的虛空,良久后才嘆息一聲,道:“九千載?.......相對于那亙古不變的星空宇宙,億萬歲月,又算得了什么,轉瞬即逝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