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李初年童肖媛 > 第1051章 推薦職務
    陳部長道:“芳蘭同志,你要是這樣,我可得批評你了。這畢竟是肖媛個人的婚姻大事,你們做父母的也得要尊重她個人的意見才行。強扭的瓜不甜啊。”“陳部長,我懂您的意思。但這畢竟是我女兒的大事,我和老童也得上心啊。畢竟我們就這一個女兒。”陳部長煩了,道:“芳蘭同志,該說的我都和你說了,你看著辦吧。但有一點,你不能影響肖媛的正常工作。她不但是你的女兒,還更是主政一方的縣委書記。你自己也是一名黨員領導干部,黨的紀律你是清楚的。你要是影響了肖媛的工作,省委就要追究你的責任。”陳芳蘭頓時一愣,陳部長最后這句話說的實在是太重了,讓她很是忌憚。陳部長說完這番話,就直接掛了電話。陳芳蘭還以為陳部長怎么得說聲再見后掛電話吧,但陳部長卻是直接掛了。這擺明了陳部長對她已經很是不滿了。陳芳蘭扭頭看著童恩廷,道:“陳部長直接掛斷電話了。”童恩廷道:“看來陳部長是生氣了。”陳芳蘭不禁有些擔心,陳部長是能夠左右她仕途命運的人,她不能不考慮陳部長的態度。但今天如果沒有結果,她該怎么向黃副省長答復呢?昨晚吃飯的時候,她可是滿口答應下了這門親事。陳芳蘭也是個非常要面的人,不論怎樣,她還得再努力一次。不然她沒法向黃副省長夫婦交代了。她沒好氣地將手機丟給了童恩廷,道:“不行,咱們還得去勸說女兒。”童恩廷很是為難地道:“芳蘭,難道你還去和女兒吵嗎?”“你這個廢物。”陳芳蘭罵完這句話,掉頭朝外走去。童恩廷擔心女兒,急忙跟了過去。但當陳芳蘭和童恩廷剛走出接待室,就看到了臉色冰冷的女兒,站在了接待室的門外。童肖媛沒說話,臉色冰冷地進了屋,陳芳蘭和童恩廷又急忙跟了回來。童恩廷還特意將接待室的門關上了。童肖媛道:“我最后再說一次,我絕對不會答應這門親事的。你們也別逼我了,再逼我,我就向省委遞交辭呈,這個縣委書記我不干了。”“你嚇唬誰呢?不干就不干。但這門親事,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媽,我最后一次叫你媽。你如果再逼我,我就和你斷絕母女關系。”“你?”“我很忙,你們不要打擾我的工作。”說完,童肖媛掉頭徑直走了出去。陳芳蘭氣的渾身打哆嗦,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道:“這個女兒我白養了,我養了個畜生。”“你給我閉嘴,有你這么罵女兒的嗎?”陳芳蘭抬頭一看,發現老公的臉色變得很是猙獰。“童恩廷,還反了你了?”陳芳蘭忽地一下站了起來,就要撲過去撕扯老公。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推開了,童肖媛從門外走了進來,她目光冰冷地看著自己的母親。“陳芳蘭同志,這里是工作場所,不是你家。”陳芳蘭震驚了,她沒有想到女兒竟然對她直呼其名。童肖媛看著老爸,道:“爸,你能不能別這么窩囊?過不下去,就趕緊離吧。”“女兒,你的意見我會慎重考慮的。”陳芳蘭更加震驚了,她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女兒,滿臉的不可思議。童肖媛道:“你們來看我,我很感激。但你們還要再提及這門親事,恕不奉陪。”說完,童肖媛掉頭走了出去。門外等著的是喬含香,童肖媛和喬含香徑直朝樓下走去。看到老婆還處于震驚之中,童恩廷道:“你要不走,我可走了。”說完,童恩廷掉頭也走了出去。“媽呀,反了,都不聽我的了。我這個一家之主還怎么當啊?”說完,陳芳蘭也快步走出了接待室。童肖媛和喬含香又趕到了縣軸承廠。童肖媛走進了會議室,魯志東在這里。“魯副書記,這里的情況怎樣?”“啟兵已經將林祺的父親帶了回來,正在突擊審訊。這老家伙原先是市軸承廠的副廠長,也是個老江湖了,很懂體制內的事。嘴巴很緊,審訊了這么長時間,還沒有招供。”就在這時,成國棟快步走了進來。他在樓上看到了童書記來了,便急忙趕了過來。童肖媛問道:“成部長,郭飛都招了嗎?”“招了,郭飛全招了。還有王剛也都招了。現在就剩下林祺了。只要林祺的父親招了,林祺也就頂不住了。”“好,那就抓緊接著審訊。我就不信,那一千多萬是林祺父親借給他岳父的。”陳部長坐在辦公室里,臉色陰沉著,他還在生陳芳蘭的氣。對童恩廷和陳芳蘭,陳部長是非常了解的。陳芳蘭現在是省檢察院副檢察長兼任反貪局的局長,她的工作作風還是可圈可點的,敢說敢干,雷厲風行。但就是個性太強勢,也有些勢利。童恩廷說話做事很是圓滑,但他的原則性不強,比較得過且過。就在這時,辦公電話響了。是云書記的秘書打來的電話,云書記請陳部長到他辦公室去一趟。陳部長立即起身,匆匆來到了云書記的辦公室。看到陳部長來了,云書記起身從辦公桌后邊走了出來,呵呵笑道:“陳部長,請坐!”兩人面對面坐在了沙發上。云書記的秘書給兩位領導沏上茶,便退了出去。云書記道:“陳部長,讓你過來,是商討一下樞宣市領導班子調整的事。”陳部長道:“楊全疆在樞宣市的任期馬上到點了。”“地市級的領導班子調整,歷來都是大事。由誰來接替楊全疆的位置,而楊全疆又該怎么安排,這都是一環緊扣一環的事。省委要早做安排。”“云書記,上個星期老書記給我打了個電話,他提及到了楊全疆的工作安排問題。”老書記也就是上任的省一把手。楊全疆早年間,曾經干過老書記的秘書。云書記不動聲色地問道:“老書記什么意見?”陳部長道:“老書記提議讓楊全疆同志到省人大擔任常務副主任。”云書記的臉色沉了下來,道:“這可是個副部級職務,得要由上邊來任命。咱們只有推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