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官運從遇到美女書記開始李初年童肖媛 > 第1050章 政治任務
    童恩廷只好道:“陳部長,我和芳蘭來這里,是關于肖媛的婚姻大事。”陳部長只能故作不知,問道:“婚姻大事?這可是肖媛的終身大事啊,我也想聽聽,幫肖媛把把關。”童恩廷不想說,但在陳部長的步步緊逼下,他又不能不說。“陳部長,黃副省長夫婦向我們夫婦正式提親了。”沒辦法,童恩廷只好將黃副省長搬了出來。“黃副省長夫婦向你們夫婦正式提親?”“是的,是他們的兒子黃敬尊和肖媛的婚事。”“黃敬尊什么態度?”“他非常愿意,他喜歡肖媛已經很多年了。他要是不喜歡肖媛,黃副省長夫婦也不會向我們正式提親的。”“肖媛什么態度?”“肖媛有點兒不同意。”“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怎么還有點兒不同意?什么意思?”童恩廷只好道:“肖媛現在不同意,但我們正在給她做工作。”“你們做工作,肖媛就能同意了?”“差不多吧。”“好了,我知道了。這是你們的私事,我就不過問了。”“陳部長,實在不好意思,因為這點私事,還要煩勞您操心!”“我是肖媛的領導,我操心也是應該的。老童,要不要我勸勸肖媛?”“陳部長,這太好了。您親自出面,肖媛應該會答應的。這樣也就免得她媽和她爭吵了。”“老童,我盡力而為吧。好了,我現在就給肖媛打電話。”“陳部長,您多操心!”陳部長隨即掛斷了電話。陳部長在和童恩廷通電話的時候,雖然語氣平和,但他的臉色早就變得非常難看了,心中也是非常生氣。但陳部長這個級別的領導干部,在控制情緒方面,早就功力深厚。只要他不想表露出來,別人還真就覺察不到。陳部長之所以這么說,就是為了避免童恩廷夫婦向黃副省長說他干預此事。同時他還主動說幫忙去勸說童肖媛,這就讓童恩廷夫婦更抓不住他的把柄了。為了避免和黃副省長爆發直接沖突,陳部長不得不采取這個策略。但陳部長并沒有給童肖媛去電話,更沒有勸說她,而是點燃上一支煙,坐在那里認真思考了起來。思考了一會兒,他決定還是再給童肖媛去個電話。想到這里,他撥通了童肖媛的辦公電話。當陳芳蘭得知陳部長要幫忙勸說女兒,她很是高興,道:“自古以來,婚姻大事都是講究門當戶對。能配得上咱們女兒的,也只有黃敬尊了。那個李初年算是個什么東西,他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童恩廷和陳部長通電話的時候,表現得極為圓滑。這是他的性格使然,也是他多年在官場中養成的習慣。但他的內心卻是不贊同老婆這么做的。他的觀點還是傾向于尊重女兒個人的意見。但老婆太過強勢了,他不能和老婆硬杠,只能采取迂回策略。童恩廷道:“芳蘭,你也別這么心急。咱們女兒的脾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不同意的事,別說是陳部長了,就是云書記勸說她,也未必有效。”陳芳蘭直接訓斥了起來:“閉上你的臭嘴,要不是你把女兒給慣成了這個樣子,她敢不聽我的嗎?”“你怎么又怪我了?”“不怪你怪誰?你在外邊滑,可你在家里也滑。你背后地里搞的那些小動作,別以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慫恿女兒在婚姻大事上自己做主,她敢這么反對嗎?”童恩廷本以為現在抓住機會,能勸說動老婆,別再這么逼女兒了。可沒想到卻是適得其反。他不敢再輕易說話了,但陳芳蘭卻不依不饒,將他給罵了個狗血淋頭。就在這個時候,童恩廷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一看來電顯示,忙沖老婆道:“你別再嘮叨了,陳部長又打過電話來了。”一聽是陳部長又打過電話來了,陳芳蘭立馬閉嘴。童恩廷按下了接聽鍵,道:“陳部長,咋樣?”手機中傳來陳部長那一貫的沉穩聲音:“老童,我剛給肖媛打了個電話,但情況不容樂觀啊。”“她還是不同意?”“是啊,我把該說的都說了,但肖媛就是不同意。老童,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陳部長,請說!”“我本來還想成人之美,但我沒想到肖媛的態度如此堅決。不論說啥,她就是堅決不同意。我看你和芳蘭也不要再逼她了,把她逼急了,她可能會向省委遞交辭呈。到時候就不好收場了。”“陳部長,芳蘭什么脾氣,你也應該知道。我倒是沒啥,可她不行啊。”坐在身邊伸著耳朵偷聽的陳芳蘭,立即沖老公皺眉瞪眼,還咬牙切齒地伸手指著他,嘴里不停地罵著,只是沒有發出聲來而已。陳部長道:“那你把手機給芳蘭,我和她說。”“好,陳部長。”童恩廷急忙將手機遞給了陳芳蘭,道:“陳部長要和你通話。”陳芳蘭只好將手機接了過來,臉上立即就蕩漾起了笑容,道:“陳部長,您好!”“芳蘭同志,你今天和老童去蒼云縣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本來我也想成人之美,幫著你們勸說一下肖媛。但肖媛態度卻是極其堅決,說啥她也不同意。這畢竟是她個人的終身大事,還得尊重她個人的意見。你也就不要再逼迫她了。”“陳部長,我沒有逼迫她。只是我這女兒太任性了,我是在勸說她。這么好的一門親事,這死丫頭太不知道好歹了。”“你可以勸說她,這是你的權力,我不干涉。但絕對不能影響她的正常工作。芳蘭同志,肖媛已經和我說了,你已經嚴重影響到了她的工作,她可是主政一方的縣委書記,你這么做就有些過分了。”陳部長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他最后這句話說的已經很不好聽了。“陳部長,你放心吧,我不會影響她的工作的。”“你是不是還想再勸說她?”“是啊,黃副省長夫婦還等著我們回復呢。”“你不是已經答應下來了嗎?”“我答應了不算數,這是肖媛的婚姻大事,還得她答應才行。”“我也幫你們勸說她了,問題是她不答應啊。”“陳部長,這件事您甭管了。今天怎么著也得有個結果,不然,黃副省長那邊怎么交代啊?”陳芳蘭竟然把女兒的婚姻大事,當成了一項政治任務,這讓陳部長更加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