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荒文學網 > 官場:步步高升 > 第450章 年年挖路!百姓有意見啊!

張海龍突然接到通知,縣里要召開擴大會議,所有的科級干部都要參加。

當張海龍急匆匆趕到會議室的時候,發現已經坐滿了人,連縣長沈露露都在,他加快腳步走到第一排坐下,心里暗暗嘀咕:沈露露怎么來的這么早?

一般情況下,縣長都是最后一個進入會議室,很少先到的。

張海龍還發現蘇美玉板著臉,很不高興,也不知道咋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陸陸續續又來了幾個干部。

沈露露掃視了一圈,然后對著話筒說:“人都來齊了,現在開會!”

大家都坐直身體,豎起耳朵聽。

沈露露目光炯炯的掃視著全場,說話鏗鏘有力:“最近我收到不少百姓的投訴,說縣城的路面每年都要挖開,然后持續幾個月才修好,給百姓出行帶來了極大的不便利,百姓很疑惑,在修路的時候,就不能提前做規劃,把地下設施弄的完善一些?避免年年挖……城建局的局長來了沒有?交通局的局長來了沒有?”

“來了!”

“在呢!”

城建局的局長和交通局的局長都站了起來。

沈露露冷聲問道:“你們來解釋一下,為何道路要年年挖?就不能提前做一下規劃?”

城建局的局長苦笑道:“我也想做規劃,但沒用啊,因為上面經常做改變,比如去年吧,上面下了條文,要求地下鋪設直徑超過一米的管道,那就改吧,好不容易改好了,把挖開的路也修好了,今年上面又變主意了,發條文說鋪設一排管道不夠用,要鋪設兩排管道,其中一排管道用于排污水,另一排管道用于排生活垃圾,沒法子,只能再挖開重新鋪設……我也沒辦法啊……”

交通局長也跟著訴苦:“上面動動嘴皮子發布命令,我們就要忙的翻跟頭,不要要出人出力,還要出錢,所有的工程款都由我們自己來承擔,有時候拿不出來,就只能去銀行貸款,到現在為止,貸款都沒還上呢……”

沈露露眉頭一皺:“這么說來,都是上面的責任?你們沒有任何責任?”

“額……也不是這樣……我們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丟丟責任……”

“對對對,我們有責任……”

城建局長和交通局長可不敢說自己沒責任。

沈露露問:“你們都有什么責任?”

“啊……這個……”

兩個局長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沈露露冷聲說道:“上面的命令先不說,就說工期!明明半個月能完工,偏偏拖了幾個月!你們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沈縣長,你有所不知,工程比較復雜,要考慮方方面面,不是那么容易的……”

“呵!”

沈露露冷笑道:“你們是欺負我不懂工程對吧!隨便你們說,我也分辨不出真假對吧!”

“不不不,我們沒這個意思。”

兩個局長急忙擺手:“我們說的都是真話啊。”

“狗屁真話!”

沈露露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怒聲喝道:“你們是怎么想的,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沒有上面的命令,你們也會找各種理由去施工,因為施工可以撈錢!我沒說錯吧!”

“冤枉啊!我們沒撈錢啊!”

兩個局長一起喊冤,還指天發誓。

沈露露不為所動,冷聲說道:“不只是你們,全國各地,喜歡施工的干部大有人在!一個工程的成本需要一千萬,你們直接報一個億!多出的九千萬直接分了!”

“沒有啊!沈縣長,你不能冤枉我們啊……”

兩個局長急了:“我們沒這樣做過啊!我們一心為民,沒有貪過一分錢啊!!”

“一心為民?”

沈露露滿臉不屑:“你們說說看,你們這些年,給老百姓做了什么好事?只要你們說出十件……不,說出五件來,我就相信你們是一心為民的好官!”

“啊……這個……”

兩個局長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

“我就知道你們說不上來!”

沈露露冷哼一聲,對審計局局長說:“你明天,不,今天就派人去城建局和交通局查賬,把這些年所有的工程都查清楚!三天之后,我要答案!”

審計局的局長急忙點頭:“是,我知道了。”

兩個局長臉色慘白,身體開始發抖,如果不是扶著桌子,都要摔倒了。

沈露露對兩個局長說:“如果查完,你們是清白的!我不但向你們道歉,我還會辭職!反之,如果查出你們不清白,哼哼,那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噗通!”

兩個局長再也堅持不住,跌坐在椅子上。

沈露露看向其他人,冷聲說道:“你們都聽著,以后上面的命令,合理的可以聽,不合理的不用聽!如果上面要追究你們的責任,讓他們直接來找我!我來跟他們交涉!我才是安平縣的縣長!如何規劃縣城建設,我說了算!都聽到了嗎?”

“聽到了……”

“接下來說另外一件事!副縣長蘇美玉工作上出現了失誤,現在當著大家的面做檢討!以后大家引以為則!都認真點,別出現失誤!”

沈露露說完,端起茶杯喝了起來。

副縣長蘇美玉站起身,深深吸了口氣,然后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紙,開始作檢討。

一共幾百字,念了好一會兒才停下。

張海龍嘆了口氣,他能體會到蘇美玉此刻的尷尬和憤怒,他也能看出沈露露是故意針對蘇美玉,故意讓蘇美玉丟人現眼,但他卻什么也做不了。

蘇美玉的心一直向著縣委書記金文雅,縣長沈露露肯定不能給蘇美玉好臉色了。

而且沈露露打心底瞧不上蘇美玉,如果不是金文雅壓著,張海龍幫忙說好話,蘇美玉早就被沈露露搞垮了。

同樣是女人,差不多的年紀,但是論能力、論心機、論人脈關系……沈露露都比蘇美玉強太多,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沈露露要想收拾蘇美玉,太簡單了!

但是蘇美玉想要反抗沈露露,卻非常難。

蘇美玉如果聰明,就應該離開縣政府,去縣委工作,這樣就可以避開沈露露的刁難。

但問題是,調動起來難度太大,而且縣委里暫時沒有蘇美玉合適的職務。

所以,目前只能熬著……

說到底,還是縣委書記金文雅不夠給力,不夠強勢,壓制不住沈露露,才導致蘇美玉受氣。

想必,蘇美玉心里對金文雅也是有怨言的,但她已經上了金文雅的船,很難再改換門庭了,再說了,就算蘇美玉想要投靠沈露露,沈露露也不會要她。

目前,蘇美玉除了忍氣吞聲,沒有別的辦法。

就在張海龍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

張海龍偷偷瞄了一眼,是吳永貴發來的信息,看完信息后,張海龍變了臉色……